新社會部落

Avant-garde!
Subscribe

修理張五常!

九月 12, 2009 By: 安東尼 Category: 社會透視

張五常昨天在其投資博客的專欄裡一篇“民主是导致香港经济前途困难的第一原因”說香港經濟的困難第一個就是因為政治体系正在向民主投票的方向走,說如果民主投票没有一个上佳宪法的维护,会带来不少困难, 意思大概是我們一直以來都只是執著於有無普選這問題而對港人明確的權利介定討論是缺乏的。可這說法似乎不大適用於香港, 因基本法講明保障人權, 投票權, 產權, 新聞自由, 言論自由等等各項權利; 香港也是國際人權公約的簽約地區!

張引述科斯定律说,清楚的权利界定及维护是市场运作的先决条件。民主投票,如果没有一个清楚的权利法案执行与维护,市场的运作一定会受到损害。不知道張五常說的香港欠缺權利清楚介定的又是哪一點? 如果香港的法律都未能把人民的權利有一個清晰的介定從而否定民主的話, 那麼同樣實行普通法的英聯邦國家行的民主又是否要質疑?

香港一直以來都行英式普通法, 對一般的人權保護是有的, 但反而是回歸後港人的政治權力因臨立會推行公安法等惡法而削弱了。即香港本來已有民主普選的權利, 但港府當時卻是反其道而行削弱公民權, 破壞實行民主的條件。中央及港府執意阻礙民主動力, 又何來循序漸進? 張五常說沒有權利法把人的權利都有一個清楚的定義就會造成虛有民主的分饼仔政治。但就算沒有民主普選, 香港的分餅仔政治已經一早被功能組別的封建主義制度化了! 與其說是"民主是导致香港经济前途困难的第一原因", 不如說是封建制度衍生的高地價政策窒礙了香港的經濟發展! 就是因為地產商的諸侯割據, 香港的搵錢之道就只有炒樓搵快錢, 因租金貴, 這市場的運作並不鼓勵風險較高的實業發展, 更不要講創業!

張五常用中國的發展中國家情況來類比香港發展民主的問題完全就是比喻不倫, 香港的公民社會本就比大陸成熟, 實行民主選舉所造成的分餅仔亂局自不會像大陸的村縣直選一像混亂。買票等分餅仔舞弊也在香港受到一定程度的媒體所監督。當然, 這不能保證香港實行雙普選會是毫無瘕疵, 但總比功能組別的封建分餅仔的權力分配遊戲好!

4 Comments to “修理張五常!”


  1. 麻鳩次郎 says:

    很同意安東尼兄的觀點。

    若說一套不良的政治制度會如張五常說導致「分餅仔政治」的出現,那麼現行香港的反民主制度就是一個實證。

    在現時香港的四不像制度,地產商、大財團、依附權貴的概得利益集團分盡了社會上的「餅仔」,香港市民尊嚴與生活不斷被剝削。

    由此可見,分不分「餅仔」不是一個釐定政治制度是否合適的指標,真正的指標包括了以下幾點:

    1) 能否體驗天賦人權,人類生而平等?

    2) 能否彰顯社會公義?

    3) 人類能否尊嚴地做人?

    4) 能否讓人類自由思考、自由討論、自由地追尋真理?

    爭取民主是艱辛的,痛苦的,要全方位爭取,串土必爭。

    爭取民主的過程就是要如安東尼兄一樣,反駁不盡不實、扭曲概念的言論,讓公眾能全面思考。

    1
  2. 讚!!!

    2
  3. VICTOR says:

    一、同意安東呢所說,香港已有它自已的<>,就是<>和<>(BILL OF RIHGTS),對香港人的財產權有清楚的介定。而且根據現有憲制安排,<>是不能透過港人公投修改的,所以,根本不存在張所担心的問題。

    二、張又提到,香港立法會功能組別已有「分餅仔」的情況出現,這沒有錯。但「分餅仔」的情況不是普選造成結果,卻恰恰是沒有普選制度所造成的,張不能倒果為因。

    3
  4. 木人 says:

    我看過一篇張五常教授反對大陸實行新勞動合同法、最低工資的文章, 我想知道樓主的看法 .張五常教授的 文章是這樣的,

    經濟發展與保障最底層人民收入的關係

    有一位朋友提出這樣的問題:張五常教授反對新勞動合同法、最低工資等,他是基於這一法律對中國的經濟發展有害的立場來提出這樣的意見的。但經濟發展的最終目的不應該就是保障最底層的人民的收入嗎?或者新勞動合同法、最低工資等是出於這樣的考慮而推出的呢?更進一步,當中國的低廉勞動力的優勢失去之後,我們怎麼參與國際競爭,保持我們的競爭力?

    當時我的回答大致是這樣的。你這樣的提問,似乎是把經濟發展與保障最底層人民收入這兩件事看成是互相對立的。可是,要保障最底層人民的收入,就得發展經濟。經濟不發展,蛋糕不做大,永遠也不可能讓他們分得更多的蛋糕。

    而中國要怎樣發展經濟呢?這就要從中國目前的實際情況出發。中國的實際情況是什麼?就是中國有著大量的低技術、甚至是無技術的勞動力,純粹只能靠出賣體力來參與生產,因此其成本很低廉。現實的情況就是這樣,你有大量的廉價勞動力,你用不用來生產?你不利用起來進行生產,你的成本就高,在國際市場上就失去一大競爭優勢;反之,就可以在國際市場上佔有很大的優勢。這個答案,我相信任何一個有生意頭腦的商人都知道該如何選擇。所以我國主要靠發展勞動密集型的製造業來發展經濟,是符合經濟學上比較優勢定律的理性選擇。只有這要遵從經濟規律來發展經濟,才能使我們的經濟發展得最快、最好,也就能令我們的蛋糕更大。此其一。

    其二,你說要保障最底層人民的收入,但怎樣才能保障他們的收入?最底層的人,沒有技術,只有體力,所以他們的勞動賣不起錢,收入很低。怎麼提高他們的收入?你可以有兩個選擇:或者是國家出錢把他們當懶人養起來,或者是讓他們有工作的機會,自食其力地養活自己。前一個選擇,姑且不論養懶人肯定不是個好選擇,就算是,我們作為一個發展中國家,也沒有那麼多錢去養起一大堆懶人。後一個選擇,不但可以讓他們得到收入,而且還可以讓他們通過工作而學習到技能,從完全無技術、純粹靠出賣體力變成有一點點技術,再從有一點點技術慢慢地學習到更多、更高的技術,積累起屬於他們自己的人力資本,從而從底層擺脫出來,獲得較高的收入。

    今天上午我們一開始的時候就介紹了經濟學上的「收入分配理論」,解釋了要素收入是怎樣決定的,解釋了無所謂剝削的存在。所以你們不要以為工人的工資是由老闆決定的,老闆不能決定它們,決定它們的是「收入分配理論」這經濟規律。如果政府以為它弄個新勞動合同法、最低工資出來,就可以「人定勝天」,即使違背經濟規律也能成功地提升最底層人民的收入水平,那麼改革開放之前的計劃經濟早就應該更加成功才對。事實卻是,如果政府人為地強迫老闆提升工人的工資,而這個工人根據「收入分配理論」就是不值這麼多錢,老闆的選擇就只能是把這個工人炒掉。好比說,自從新勞動合同法實施以來,我就見過這樣的實例:一個老闆,他一直在猶豫要不要購買一台價值100萬的機器,因為這機器太貴,所以他很猶豫不決。當新勞動合同法出來之後,他再也不猶豫了,馬上就買下了那台機器,然後就以這台機器替代了相當一部分低技術的勞動力,也就是把那部分工人炒掉了。在此之前,這些人即使收入低,但還是有收入;在此之後,這些人連工作也丟了,一分錢收入都沒有了。所以你說,新勞動合同法是保障了他們的收入,還是害他們失去了收入呢?

    然後,你問到如果以後中國失去了廉價勞動力的優勢之後怎麼辦。什麼時候中國會失去廉價勞動力的優勢?那是中國所有的無技術、低技術的勞動力,都通過工作而學習到技能、提升了自己的租值(人力資本)、於是同樣是根據「收入分配理論」而使得自己的收入不再低廉的時候。如果有一天,中國到達了這樣的境地,那我們應該拍掌稱快,為中國高興才對。因為這時中國不再是發展中國家,不再需要跟越南、印度這些國家在低端產品的市場上進行競爭——正如現在的發達國家不會再與我們在這些產品上競爭一樣。我們的競爭力沒有消失,我們的競爭力轉移到中、高端產品上而已。但是,這應該是由市場自己發展,通過把所有無技術、低技術的勞動力全部「改造」完畢之後自行升級而成,而不是政府搞幾個新勞動合同法、最低工資之類的手段就可以揠苗助長的。

    4


請在此留言

*
To prove you're a person (not a spam script), type the security word shown in the picture. Click on the picture to hear an audio file of the word.
Click to hear an audio file of the anti-spam 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