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社會部落

Avant-garde!
Subscribe

埃及香港不能簡單類比

八月 20, 2013 By: 青峰 Category: 社會透視

自前獨裁者穆巴拉克於2011年倒台後,埃及局勢持續不穩。上月,軍方發動政變,推翻由穆斯林兄弟會支持的民選總統穆爾西,引起強烈反彈。近日,埃及軍方殘酷鎮壓穆斯林兄弟會及穆爾西的支持者,造成重大傷亡,震驚世界。遠在地球另一邊的香港,見此亂局,近期就多了聲音指民主會引起社會混亂云云。這類言論其實十分荒謬。撇開西方民主國家一向為世界各地絕大多數已移民、希望移民的人(當然包括香港人)的移居目的地不談,將香港和埃及兩個完全不同的地方作簡單類比,就已經是大笑話。

埃及香港千差萬別

二戰後埃及國內政治,主要表現在軍人長期獨裁執政。1952年,納塞爾發動軍事政變上台,他病逝後的繼任者薩特(1981年遇刺身亡)、穆巴拉克,都是軍人出身。由1952至2011年近59年間,埃及最高行政首長都是終身執政,只有去世、行刺、革命,才能結束其政權。軍人干政、刺殺、革命,試問香港有沒有這種情況?

經濟、社會的情況,兩地也是有千差萬別。埃及軍方除了政治外,在經濟上也享有多種利益;在宗教上,埃及不但要處理國內不同宗教、相同宗教教派的矛盾,還要面對極端宗教主義的威脅,如極端分子就曾多次發動針對外國遊客的恐怖襲擊。香港難道也有上述的現象嗎?香港,至少目前仍然是國際金融中心、有較健全的法律和各種社經制度、各種宗教互相包容。將埃及和香港強作類比,又因而將民主與混亂掛鉤,即使是為反智而反智,是不是也反智得太過分了?

30年來民主發展迥異

如果硬要強行將埃及民主和香港民主拉在一起談,或者1981至2011年是一個可作一點對比的時代。1981至2011年穆巴拉克在埃及實施獨裁統治,期間腐敗和特權橫行,民生日困,最終迫使人民不要命地冒險革命。可是,30年腐敗獨裁的統治陡然結束,各種本來被製造、被掩飾的政治、社會、經濟積弊和矛盾也一下子爆發。長期腐敗獨裁,成為埃及今日亂局的最根本原因。

反觀香港,近30年的民主發展與穆巴拉克時代的埃及完全相反。香港1982年起開始實行代議政制,第一次區議會選舉也於同年舉行,此後民主選舉逐步擴展。與西方民主傳統深厚的國家比較,香港今天的民主政制雖然還十分幼嫩,但這30年來,社會透明度增加、民意對施政的影響力日增、廉潔度位處世界前列、經濟持續向上,即使1997至2003年經濟受金融風暴和疫症打擊,社會仍十分穩定,沒有如一些同期受金融危機衝擊的國家般爆發動亂。這一切都證明,民主發展不但沒有影響香港繁榮穩定,更在非常時期幫助維持社會安定。

香港須重新認識世界

看到埃及生亂,香港就出現奇怪的反智論調,並有不少和應,反映這個社會有相當一部分人昧於國際大事。數十年來,埃及人對外曾一度承擔了領導阿拉伯世界與以色列作戰、對抗西方的重責,犧牲很大,對內則長期受貪腐獨裁宰制。相比於埃及人,香港人數十年來算是幸福的。或者因為過於幸福,香港人想起埃及,每多只能想到旅遊玩樂,除此以外一無所知,更大問題是不想知,而更大更大的問題,是無知、不想知之餘,卻又要亂作對比、散播謬論。這對於擴闊香港視野、為香港未來開拓國際發展空間,只會有害無益。香港必須拋開狹隘眼光,重新認識這個世界。

本文刊於2013年8月20日《香港商報》。

請在此留言

*
To prove you're a person (not a spam script), type the security word shown in the picture. Click on the picture to hear an audio file of the word.
Click to hear an audio file of the anti-spam 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