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社會部落

Avant-garde!
Subscribe

施政「公共性」及其他:〈為何新加坡的組屋政策是只賣不租?〉後記

十月 21, 2012 By: 栢齊 Category: 環球視野

(source: Inner Senses 栢齊的異度空間)

自日前刊載〈為何新加坡的組屋政策是只賣不租?〉一文後,筆者收到不少寶貴意見,在此一併感謝。其中有來自新加坡的朋友認為,〈為〉文源於外國人對該國房屋政策的美好想像,大抵受新加坡政府的宣傳所影響,忽略宏觀因素和該國獨特的政治、經濟和社會環境,例如政府對市場的態度、當地的經濟情況、生活成本和購買力等,去年執政黨在國會大選失利,房屋價格急升是其中的重要因素。筆者十分認同上述觀點。

筆者一直留意彼邦的政策動向、社會輿論和網上群體的意見,亦曾多次跟新加坡的朋友討論,〈為〉文是基於筆者粗淺的研究,加上相關討論醞釀而成,旨在點出新加坡房屋政策的「公共性」,例如將投資和用家市場分隔、具針對性的資助和監管措施等,並提出近年在政策可持續性方面的隱憂。

新加坡有本身的國情,政經社環境亦跟鄰近地區大不相同:個人稅負和各項公共徵費相對較高;執政集團壟斷公共資源分配;政府無形的手和市場槓桿微妙互動;政策諮詢和民意收集機制老化,政通人和失調;新移民和外來人口令公共開支壓力與日俱增,同時衝擊社會文化和核心價值;貧富差距擴大,堅尼系數達到警戒水平;鄰國快速發展令本身相對競爭力下降等等。與此同時,必須指出,組屋政策直至目前為止對國民安居和國家發展所起的正面作用。單從新加坡本身的情況來看,土地供應日益緊張,填海造地引起鄰國外交爭議,建造成本上揚,房屋價格不斷攀升,民怨加深。

然而,該國經濟多元,產業結構均衡,私人企業集中高價位住房市場,房地產只屬眾多產業的一環;房價不論相對鄰近地區,還是國民可支配收入,仍均處於較低水平,以至人文環境相近但發展水平落後甚遠的檳城,其房價漲幅更快更高(吊詭的是,新加坡人是該地房地產的主要買家之一);政府不時推出措施穩定房價和提供各項津貼,設法延續組屋政策;凡此種種,都是無法否定的積極因素,一個顯著的指標是,過去十年,該國人均實質收入增加接近兩成,領先四鄰,這些正是剛才所指施政的「公共性」所在,即在追求經濟發展的同時,把為國民提供各類「公共物品」(public good)納為必要政策考量因素。

就此而言,組屋政策視「全體」國民的居住需要為「公共物品」,有別於一般以照顧基層為主要對象的經驗法則,是世界各國公共行政的獨特案例,因此,外人對該國的美好想像,是有一定的事實佐證。更重要的是,縱使長期由一黨掌政,政治空間受限,然而,新加坡的政制和法治框架,基本沿襲內閣制民主國家,執政黨無論如何修訂法則以利勝選,仍須依法辦事,通過實際政績,爭取選民支持,以在定期大選中取勝,獲得國民授權,繼續掌政。去年國會大選失利,對向來信奉精英主義的執政者來說,是莫大警號,某程度上能促使其調整各項公共政策以更符合民意。因此,新加坡施政的「公共性」,以及傳承自內閣制民主國家的政制和法治框架,俱是仍處於民主進程起步階段的地區所無法相比而又羨慕不已的。

誠然,筆者並不認同獅城的家長式管治,而該國在各範疇的發展特別是政制和保障人權和言論自由的方面,仍有很多需要改進之處,在此筆者衷心期望彼邦能在保持施政「公共性」的基礎上,廣開言路,聆聽不同聲音,邁向全面民主,從而真正實現「民為貴,社稷次之,君為輕」的民本理想。

(Photo source: Wikipedia)

請在此留言

*
To prove you're a person (not a spam script), type the security word shown in the picture. Click on the picture to hear an audio file of the word.
Click to hear an audio file of the anti-spam 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