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社會部落

Avant-garde!
Subscribe

國民教育不能簡單化

九月 09, 2012 By: 白光 Category: 理論探索, 社會透視

先旨聲明,老白認為國民教育是需要的。現政府推動「德育及國民教育科」的錯誤主要就是從根本理念上,將「國民身份」絕對化和簡單化。

本部落另一位作者栢齊的《第二種忠誠》一文對於那種「以『國家利益』為名,通過各種建制,將其置於其他準則之上,動員人民輸誠為其付出」,有「洗腦」成份的國民教育,分析得頗為透徹。尤其是當科目的指引含有關於情感教育方面,不能不讓對於大陸黨國不分深懷疑懼的港人感到,政府推動的「國民教育」,實際上就是要灌輸一種絕對化的「國民身份」意識。當然,就國教科的指引而言,它比起大陸開宗明義的「愛國主義教育」仍然有一段距離,但是在香港這個普遍恐共的社會中,這種形式的國教科,港人的疑慮並非杯弓蛇影。

當代世界仍然是以國家為本位,絕大部分人一出生就會有一個國民身份。但是,並非所有國家體制和政權都有正當性,國民身份本身也並無絕對正當性。香港人所接受的社會政治倫理,比較傾向於「社會契約」一類的理論,就是國民與國家之間的關係,並不是絕對的,而是一種契約形式,通過授權與行權,權責並重的關係。特區政府推行國民教育,但卻無從國民身份的本質去討論,就把簡單化的國民身份硬推給學生,是整個國教科的一個硬傷。反國教者企硬要求政府撤回整個科目,除了因為科目中的某些內容盲目鼓吹愛國或者對共產黨歌功頌德,更是因為不認同對國教科將「國民身份」絕對化。

國民與國家之間的關係,只是個體與群體的關係之一。個體與群體之間,從家庭,到鄰里、社區、學校、公司等,有不同層次的關係,父母子女、鄰居、街坊、師生、賓主等,絕對「親疏有別」。通常越小的群體,其中的個體之間的關係就越密切;至於國民與國家之間的關係,除了在每年繳稅,使用公共服務和投票等情況以外,其實相當疏離。要所有國民都非常認受這種關係,甚至上升到愛的層次,殊不簡單。然而成立國教科的前設,卻是把這種關係絕對化、簡單化了,也就形成了一道政府與市民之間,對於相互關係的認知的鴻溝。隔著這道鴻溝去談國教科的內容,根本無從談起。

要拆解現在政府與反國教者之間的僵局,必須先認清這種對於國民與國家之間的關係的不同認識。

然而,現在推行的國教科的前設雖然有問題,但平心而論,在世界仍然以國家為單位的當代,國民身份仍然是有現實意義的。老白相信教育應該有傳道、授業、解惑的功能,持平並帶有批判性質的國民教育,還是需要的。這個與生俱來的國民身份本身是硬推給我們的,只要背負著這個皮囊,喊多少句來生不做中國人,今生還是要面對現實的。無論是認同中華民國還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政權,甚或是港英政權,本質上還是有個國民身份隨身。尤其是中國處在落後與發展之間的狀態,學生在本身處世之中,容易對國家和自身的處境感到困惑。學子華哥話齋,「中國人就係一個命運好難預測的人」,我們的教育是應該讓學生們早一點接觸和思考一下的。

國民教育是複雜的,因為國民身份本身就複雜非常。妄圖推行把國民身份絕對化、簡單化的國民教育,是不會成功的。至於到底如何界定國民身份,和如何教導學生思考國民身份這個題目,有很大探討空間。而由於由政府推動,強制全部學校推行國民教育這個行為,本身已為「國民與國家」關係作了一種定義。因此,是否全面(就算是有無限「開展期」)推行國民教育,還是以其他方式讓學生認識複雜的國民身份內涵,也是應該深入討論的。國民教育不能簡單化。

請在此留言

*
To prove you're a person (not a spam script), type the security word shown in the picture. Click on the picture to hear an audio file of the word.
Click to hear an audio file of the anti-spam 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