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社會部落

Avant-garde!
Subscribe

參與執膠 看到希望

八月 06, 2012 By: 青峰 Category: 新社專欄, 社會透視

8月5日星期天,我響應網上呼籲,和一位友人到大嶼山協助執膠,體會到的,不是普通的清潔行動,而是香港的希望。

當日早上應網上號召,到了中環往梅窩的碼頭集合。百多名互不相識、大部分是20多歲的年輕人,單憑一個心、一份感覺,以及各人手中的筲萁、鏟等簡單清潔工具,就自然地走在一起。到了梅窩,知道其他地方更需協助,便一起乘車到塘福,沒發現膠粒,就齊齊徒步到水口。由於資訊不靈,在水口沒發現大量散落的膠粒(但有一袋膠粒,重25公斤,袋子幸運地沒有破爛),就一起清理了數十袋塑膠垃圾。事後,聽到愉景灣再有大量膠粒,數十人就立即分批乘車增援(我還因擠往車頭向司機詢問確實的下車車站,被一些乘客埋怨,我只好一邊賠不是一邊問)。到了愉景灣,見膠粒多而分散,眾人一邊撿拾,一邊互相交流執膠心得,希望改善執膠效率,同時探視其他可能有大量膠粒的地方。整個過程,未見政府人員提供任何協助。

如政府想做,不但有能力加大清理規模,還會請受資助的自願團體動員義工清理。可是,政府聲稱7月26日已知有膠污染,卻在8月3日網上群情洶湧之下才被迫高調地擺擺「關心」姿態,分明見災不救。

政府不協助,不是全因為懶。而是民間自發的執膠行動違反了政府不予處理的取態。政府不救,人民自救,就自然是反政府了。你們為了愛香港而參與反政府的執膠行動,我們當官的還會幫忙嗎?

至於一些受政府資助的所謂青年構構或義工組織,在大量青年義工自發到海邊清污時視而不見,完全暴露為政府馬首是瞻的本質,與慈善、關心社會的原則扯不上邊。看見這樣的「非謀利」團體,就令我想起一名年約40、自詡有十多年青年工作經驗的中產社工,嘲笑我批評社會不公現象,還挖苦我與他年齡相約卻「咁似D八十後」,這或可一定程度上反映以公帑資助的建制中的社福機構,與社會,尤其是年輕一代的脫節程度。

這次自救行動,意義不在於單純的清潔香港、保護環境,而是考驗民間在緊急情況下的自救和動員力量,也是對真正愛港力量的檢閱。來自年輕一代的、真正愛護香港的香港人,是阻止社會繼續沉淪的力量,是香港的希望所在。

後記:
執膠當日,我晚上八時許回到家,在家附近隨便吃個晚飯。吃飯時,坐在對面的是一對父女。期間,朋友致電給我,詢問執膠情況。我一邊說,前面的女孩很留心聽,還跟她的父親說,說完後再望著我細心地聽。我沒有聽到他們父女說甚麼,但女孩的表情和舉動讓我感到欣慰,因為這天所付出的微不足道勞力,一定沒有白費。

請在此留言

*
To prove you're a person (not a spam script), type the security word shown in the picture. Click on the picture to hear an audio file of the word.
Click to hear an audio file of the anti-spam 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