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社會部落

Avant-garde!
Subscribe

從球迷衝突看波蘭之痛

六月 20, 2012 By: 青峰 Category: 新社專欄, 環球視野

有云「體育不應涉及政治」,但「應不應該」和「能不能夠」卻是兩回事。事實上,現代體育涉及的每每不只一時的政治,很多時更滲入長期的國族仇恨元素,2012年歐洲國家杯足球賽舉行期間發生的波蘭和俄羅斯球迷衝突,就是有力證明。這次衝突,不是一般的球迷鬧事,而是有著深深的歷史宿怨。

6月12日,本屆歐洲國家杯主辦國之一波蘭,在與同組的俄羅斯對決前,雙方球迷爆發衝突,多人受傷和被補。事發前,約5千名俄羅斯球迷在波蘭首都華沙市中心遊行,有人一邊慶祝俄羅斯獨立日(紀念蘇聯解體後取得獨立),一邊揮動前蘇聯旗幟,甚至高呼「這是俄羅斯城市」。此舉大大觸動了波蘭人的歷史創傷,無疑是對東道主作敵意挑釁。歐洲足協事後判罰俄羅斯足總12萬歐元及於下屆歐國盃外圍賽扣減6分,但相信難以平伏波蘭人心中之痛和恨。

俄蘇編織波蘭血淚

波蘭位處東西歐之間,地位非常重要,為兵家必爭。波蘭不是強國,卻不幸地夾在普魯士、奧地利、俄羅斯這些強權中間,常常成為大國爭霸的犧牲品。1772、1793、1795年 ,波蘭為俄普奧三度瓜分。但波蘭人不斷起義反抗,這在愈200年歷史的波蘭國歌《波蘭決不滅亡》中的「波蘭沒有滅亡/只要我們一息尚存/波蘭就不會滅亡/舉起戰刀/收回失地」等歌詞可以反映。波蘭人的不懈鬥爭令國家得以存續,惟更大苦難卻尚在後頭。

1939年8月,納粹德國和蘇聯簽訂秘密協議,密謀再度瓜分波蘭。9月1日,德軍攻入波蘭西部,觸發第二次世界大戰,蘇軍亦同時侵佔波蘭東部,波蘭再遭滅亡瓜分的厄運。1941年6月德蘇戰爭爆發,波蘭全境迅速被納粹德國控制。德佔期間,納粹在波蘭境內大肆殺戮,並設立集中營,數百萬人遇害。

蘇聯佔領波蘭東部時,對波蘭人同樣殘酷。1940年,蘇聯在俄境內的卡廷森林殺害2萬多名俘獲的波蘭軍官、知識分子、警察、公務人員等,是為「卡廷慘案」。由於他們大都是波蘭的社會精英,這場屠殺對波蘭打擊極大,成為該國歷史上一個永遠無法癒合的傷口。

戰爭結束前和結束後,波俄仇恨仍在不斷加深。1944年,納粹瀕臨戰敗,親西方的波蘭反抗軍於8月1日發動「華沙起義」。美英鞭長莫及,欲援無從。當時已攻入波蘭境內的蘇軍袖手旁觀,明顯借波蘭反抗軍之力削弱德軍,又假德軍之手消滅親西方武裝,坐收漁利。起義軍堅持了63日,終被擊敗,事後納粹悍然摧毀整個華沙作為報復。不久,蘇軍打敗德軍,控制波蘭全境。此後在整個冷戰時代,波蘭在蘇聯的宰制下熬過了45年。

然而命運沒有就此放過波蘭,2010年4月,當時的波蘭總統卡欽斯基前往出席紀念「卡廷慘案」70週年途中,專機於俄羅斯西部的慘案現場附近墜毀,卡欽斯基夫婦與隨行人員全部罹難。這既在波蘭的歷史傷口灑上一大把鹽,也再次觸動波蘭人對俄羅斯的仇恨情緒。

俄國未見真誠道歉

俄羅斯(包括蘇聯)在波蘭的慘重苦難中負有重要責任,但至今未有向波蘭真誠道歉、認罪。戰後,蘇聯以「解放者」和「領導者」自居,極力隱瞞「卡廷慘案」等戰爭罪行,更令波蘭人氣結。

八十年代末,蘇聯才逐漸將多一點資料曝光,可是仍然遮遮掩掩。以「卡廷慘案」為例,在蘇聯瓦解後的調查中,俄羅斯將所得的大部分文件列為國家機密加以封存,真誠致歉和悔意欠奉。相比於1970年西德總理勃蘭特在華沙代表德國人下跪謝罪,波蘭人無論如何都嚥不下俄羅斯人這口氣。

俄侵夢魘揮之不去

多年苦難,令波蘭嚴重缺乏安全感,對東方強俄更充滿戒心。脫離蘇聯的掌控後,波蘭為尋求國家安全,於1999年加入北約,又於2004年加入歐盟,成為西方陣營面向俄羅斯的最前線國家之一。

歷史上俄羅斯一直是一個有強烈擴張傾向的國家,隨著其力圖恢復蘇聯時代的超強地位,他日一旦與西方發生正面衝突,波蘭一定無可避免地首當其衝,苦難隨時歷史重演。這既是波蘭人永遠揮之不去的夢魘,也為日後的歐洲局勢加添不穩定因素。

本文刊於《香港商報》2012年6月20日。

請在此留言

*
To prove you're a person (not a spam script), type the security word shown in the picture. Click on the picture to hear an audio file of the word.
Click to hear an audio file of the anti-spam 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