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社會部落

Avant-garde!
Subscribe

尊嚴是阿拉伯革命火苗

十二月 15, 2011 By: 青峰 Category: 環球視野

阿拉伯革命轉眼週年。過去一年,世界各地有關「阿拉伯之春」的分析多如牛毛。一年過後,回顧革命源頭──突尼斯青年自焚事件,仍然可以看到這是一次由維護人類尊嚴而起的革命。

坎坷青年掙扎求存

觸發阿拉伯革命的人,是一位名叫穆罕默德‧博阿齊齊(Mohamed Bouazizi)、與反政府勢力毫無聯繫的26歲突尼斯青年。據包括阿拉伯世界的半島電視台(Al Jazeera)和多家國際媒體的報道、對其家人和朋友的訪問,可知博阿齊齊有著坎坷的人生道路。

博阿齊齊3歲喪父,母親後來改嫁,但第二任丈夫健康欠佳,未能覓得穩定工作。博阿齊齊在7兄弟姊妹中排行第二,哥哥在另一地方工作,家人主要由這位老二照顧。

由於家貧,博阿齊齊10歲起便在街上幫忙擺賣,19歲時綴學(非如一度所傳是大學生),承擔起全家人的生活和5名弟妹的學業開支。整個家庭,有體弱的、有失業的、有在學的,主要靠他在街上出售水果蔬菜的微不足道收入來支持。不過,博阿齊茲有時會將自己售賣的果菜免費送給比他更窮的人,可見貧窮無損其老實善良的品格。

不堪侮辱自焚控訴

可惜,熱愛家庭、勤奮老實、樂善好施的窮人,並沒有得到官方的絲毫憐憫。從小開始,博阿齊齊就經常因街頭擺賣、無錢行賄等原因而遭欺凌。警察經常以沒有許可證等藉口充公他的果菜,罰款、毆打、侮辱更是家常便飯。為了家人的生活,這麼多年來博阿齊齊都一直忍耐。

不過,人是有尊嚴的,不可能永遠忍受凌辱。2010年12月17日,博阿齊齊如常推著果菜到市場,途中受到警察干涉。一名女警掌摑他,其他男警毆打他,各人盡情侮辱他,還充公了他的果菜和秤。

博阿齊齊這次不甘受辱,但沒有採取激烈行動,而是和平地向政府部門討公道,唯人微言輕,申訴無門。正如他的妹妹事後說:「所有政府的門都為他關上。」在完全絕望之下,博阿齊齊用最後而唯一的方法──自焚,向當權者作出最無情、最嚴厲的控訴。博阿齊齊的母親說:「我的兒子自殺不是因為窮,而是因為受到侮辱。」

尊嚴烈火熊熊燃燒

在本阿里(Zine El Abidine Ben Ali )23年的統治下,受盡冤屈、凌辱的突尼斯人多如牛毛,社會早已處於火山口。博阿齊齊自焚的星星之火,立成燎原之勢,撼動了本阿里政權。本阿里見形勢危急,不得不到醫院探望,並聲稱會送他到法國醫治。但對一個習慣了欺壓人民和向人民「關上大門」的政府來說,這一切已來得太遲。

2011年1月5日,博阿齊齊傷重去世;1月14日,本阿里在人民革命的怒火下狼狽出走,國家的大門從此為這名獨裁者關上。隨後,轟轟烈烈的革命火焰在其他阿拉伯國家熊熊燃燒,甚至影響和鼓勵了阿拉伯世界以外的多國人民。

博阿齊齊的人生只有短暫的26年,然而他用自己年輕的生命呼喚了人類的尊嚴,足以光耀史冊。他的家人、突尼斯人、阿拉伯人、世界各地為人類尊嚴奮鬥不懈的人,都以他為榮。

人類尊嚴是普世價值

在兒子自焚一週年前,博阿齊齊的母親向《時代週刊》說:「我的兒子以自焚展示尊嚴。在突尼斯,尊嚴比麵包更重要。」兒子的壯舉、母親的說話、人民的革命,說明人類不分種族、國界、宗教、文化、貧富,都需要有尊嚴。人可以忍受貧窮,但不能容忍尊嚴受冒犯。阿拉伯人民革命,正是人類追求尊嚴的有力鐵證。

請在此留言

*
To prove you're a person (not a spam script), type the security word shown in the picture. Click on the picture to hear an audio file of the word.
Click to hear an audio file of the anti-spam 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