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社會部落

Avant-garde!
Subscribe

速制定長遠全面中產政策

十一月 28, 2011 By: 青峰 Category: 社會透視

「M型社會」、「中產向下流」、「負出最多,得益最少」,被視為香港中產的寫照,也成為社會上民生、經濟議題中的老生常談。立法會最近辯論議案,探討援助中產事宜。提出動議的議員表示,中產經常埋怨「交稅有份,福利無份」,如果政府不照顧他們,怨氣將會更大,影響政治穩定。區議會選舉後,政黨在高呼地區工作重要之餘,亦不忘表示會多關心中產。

香港一些中產人士生活壓力大,對他們提供適當支援,相信大多數人都會讚成。但奇怪的是,說了那麼多年,社會上的中產論述,似乎主要仍停留在交稅多、福利少之上。政府雖口說中產重要,至今卻最多只限於細眉細眼的短暫措施,未見長遠而全面的中產政策。

找出最需要幫助的中產

中產的定義是甚麼?甚麼人屬中產?不同中產之間有何分別?哪些中產最需要支援?哪類支援最應中產之急?諸如此類的基本問題,各方少有觸及,以致討論多流於表面,未能搔著中產癢處。

以定義為例,學者和政府其實都做了工夫,但至今未能定出一套各方接受的中產準則。在缺乏共識下,社會大眾一般對中產亦只能有概括印象:家庭月入數萬、教育水平較高、在機構擔任中層職位、對生活品質有較大要求、重視子女教育、工作量多、生活壓力重、怨氣較大等等。

替中產下一個全民接受的定義,或須作更深入的學術研究和社會討論,非一時三刻可成,而中產問題日多,政府不可能待有了學術結論,才姍姍來遲地制定支援政策。但是,中產也有不同類型,總不能把月入十多萬元的中產家庭也視作支援對象吧!因此,短期內的首要工作,就是找出中產人士中最需要幫助的一群。

目前哪類中產最需要幫助?這可從入息和住屋﹝居住問題為港人壓力之源﹞考慮,《2011-2012施政報告》其實已有啟示。根據報告,居屋和置安心計劃的資助對象,是月入高於公屋入息申請資格但少於四萬元的家庭,由此推敲,家庭入息四萬元以下、無資格入住公屋、租住私樓、只有一個自置物業並仍在為該自住樓宇供款的中等收入家庭,應為重點幫助對象。

這類家庭的苦況是顯而易見的:子女教育、供養父母、租樓供樓、各類保險供款、在職進修、生活雜費、繳交稅項等等,都是龐大而必不可少的開支,每月區區三四萬元根本是捉襟見肘;想儲多一點錢來「積穀防饑」近乎妄想,難以應付經濟逆轉危機;遇到減薪失業,往往遭受迫遷之苦,正在供樓的更會面臨銀行收樓、家庭財產和多年奮鬥化為烏有的噩運。

政府要再加一點推動力

政府要幫助這類家庭,教育津貼、減薪俸稅、適度退稅、提高供養子女和父母免稅額等各種優惠,自是指定動作。當然,最重要的還是住屋問題,除了加快興建居屋等資助樓宇外,當局應通過適當財政資助或與銀行共同制定對策,避免中產業主因減薪失業等一時之困而失去正在供款的自住樓宇。1997至2003年經濟不景期間,大量中產業主因銀行收樓而失去自住居所,導致家庭經濟萬劫不復,是各方必須緊記的慘痛教訓。

支持中產的各種短期和中期措施自應盡快實行,不過,長遠來說,政府應與專家學者、關注組織合作,從香港實際環境出發,為中產訂立較清晰的定義,從而制定一套長遠而全面的有利中產政策。香港在這方面的研究已有一定基礎,關鍵是政府是否願意再加一點推動力。

中產是穩定社會的基石,近年多種研究都指出,中產下墜的「M型社會」容易出現不安。令人擔心的是,香港目前有加快走向「中產下流」和「M型社會」的危險趨勢,中產怨氣日重正是這個趨勢的有力反映。如何讓本港成為一個兩頭小,中間大的「橄欖型」健康社會,是擺在市民和政府面前的一大挑戰。

本文刊於2011年11月28日《香港商報》:

http://www.hkcd.com.hk/pdf/201111/1128/HZ15B28CLEA.Pdf

請在此留言

*
To prove you're a person (not a spam script), type the security word shown in the picture. Click on the picture to hear an audio file of the word.
Click to hear an audio file of the anti-spam 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