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社會部落

Avant-garde!
Subscribe

香港報章被十面埋伏而不突圍,自甘墮落與免費報何干?

九月 20, 2011 By: 真雲中龍王 Category: 生活隨想, 社會透視

壹傳媒推出免費報《爽報》,《東方日報》出動偵查隊伍圖文並茂「抽水」固然是「殺雞用牛刀」彰顯其無聊,而部份香港報章亦軟性含沙射影,則令我竊笑。

說好了的公信第一呢?
《明報》在星期日以〈報紙免費 社會付費〉為題,「分析」免費報對香港報界的衝擊,甚至「叮嚀」讀者不要「為區區六元,賣掉你的知情權」,《明報》認為收費報章值得珍重之處是深入報導社會議題的偵查報導,而免費報則礙於篇幅及規模負擔不起有水平的偵查隊伍。
這是詭辯。免費報無偵查報導,難道就代表收費報的偵查報導很好嗎?機場第三跑道造價一千三百億,比得上三峽工程,自詡「公信第一」的《明報》在六月二日至九月三日的「香港國際機場2030規劃」諮詢期中,其偵查隊伍只在六月二十二日刊登過機管局總裁許漢忠的訪問,及在八月五日報導〈機管局顧問報告曝光 建第三跑道污染物升一倍〉,其所有報導加起來的內容深度及篇幅比起我有份參與的機場發展關注網絡的面書專頁(Facebook Page)「反對機場第三跑道No3rdRunway」更不堪,而我們的內容是免費公開,更不巧我們這班小子被某資深民航專家(professionals)謔稱為「業餘興趣研習者」(interest group),那麼收費的《明報》的所謂偵查報導隊伍又是何德何能呢?不但偵查隊伍不堪,期間《明報》刊登了九篇議論稿件,其中贊成機場第三跑道者為七位,提出質疑的只有陳文鴻一位,提出另類建議的則有羅祥國一位,機場第三跑道造價一千三百億,比得上三峽工程,《明報》三個月約稿九篇,平均每個月只有三篇已經令人無奈,而千挑萬選後的7位壓倒性贊成,更令我質疑其侃侃而談「傳媒監察公權」從何說起。

施先生忽然講義氣?
在香港最大地產代理的大老闆施永青先生面前,我對於商業機構運作當然不敢班門弄斧,然而我還是知道,管理好上游供應鏈,才可確保原材料輸入無誤,不會誤了出貨「吉時」,誤了商機。施先生在上星期五(九月十六日),酸溜溜地剖白訴苦,稱「誰知我們這一跤竟不是摔在主戰場上,而是在印刷能力上」,埋怨黎智英屬下的印刷公司不再接受合約以外增加印刷量,令《AM730》有廣告都接不了。
其實,施先生以至各大傳媒的經營環境,一早就被十面埋伏:香港地價過高限制百業,導致產業結構狹窄,傳媒業不能置身事外,新辦傳媒鮮有財力自置物業廠房,老舊傳媒面對高昂開支則靠廣告為收入來補貼,最後自甘墮落依附權貴,不敢說廣告商(及其背後的權貴)不中聽的話。
猶記得施先生謂法例准許的事情,無理由不有風駛盡利,彷彿懂得鑽法律空子就是智者,黎智英白紙黑字與施先生簽約,幹嗎突然被指不義?如果有一天我要光顧 貴寶號買樓,突然家人入院周轉不靈,施先生可否講義氣免費幫我取消合約?
地產霸權百業受損,中環商廈租金高如是,工廠地貴如是,商場和地舖租金高亦如是,當視土地是生產工具,此工具被壟斷抬價,百業怎會不受損?傳媒既然都需要辦公室印刷廠,卻選擇與敵同眠與魔同行,被反咬又可以怪誰?哎呀,一起反大地主,又怕被抽廣告啊!

行業所限,無論透過傳媒發佈還是獲取資訊,其實我對傳媒需求極高,可是香港傳媒與發達國家接軌,一起不務正業,學院教授還是講監察公權,到了現實就是利益群體其中一環,實在悲哀,實在悲哀!

(蘋果呀,我投你稿的VERSION就不出括號內呢句詐:蘋果不是有海外資金贊助,有咩可能自置廠房丫,文匯報都係買個冷倉改裝詐。蘋果呢個LOGO,代表甚麼,讀者可以自己搵下囉~)

請在此留言

*
To prove you're a person (not a spam script), type the security word shown in the picture. Click on the picture to hear an audio file of the word.
Click to hear an audio file of the anti-spam 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