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社會部落

Avant-garde!
Subscribe

馬克思「國家消亡」— 葛蘭西「Hegemony霸權」與「世界中國社會主義」視野下的中國香港特區本質含義(20) — 公民社會民主Democracy範疇「解構」香港特區需要「全方位深刻結構改革」要求「對應戰略水平大升級」及「特首範式轉變」

八月 31, 2011 By: 魯凡之 Category: 理論探索, 社會透視

〈20〉
1963—1964年的「國際共產主義Communism公社主義運動大論戰」,除了以中國和蘇聯2國共產黨之論戰為中心外,中國和意大利2國共產黨之論戰亦很矚目;其實整個大論戰的第1主題,始終都是馬克思——列寧的「無產階級專政」問題,1966—1976年由毛澤東本人作主席的中國共產黨發動及直接領導的「文革」〔正式名稱是「中國無產階級社會主義文化大革命」〕,其整個大運動的第1主題,也始終都是馬克思——列寧的「無產階級專政」問題。

在「國際共產主義Communism公社主義運動大論戰」之後14年,亦正是「中共11大」宣佈「官式結束『第1次文化大革命』」的同1年——1977年,法蘭西出現了西方「先進現代化資本主義社會」關於「無產階級革命專政命題」的迄今為止的「大思想家級最後論述」〔已經33年〕——

著名的「結構馬克思主義」哲學大師、其時是法國共產黨「黨內左派反對派—毛澤東主義Maoisme支持者」阿爾都塞,他就著1976年「法共22大」所宣佈「新政綱取消『無產階級專政』」,專門寫了一本理論性小書《論法共『22大』》,批判其時仍實質追隨「蘇共路綫」〔已是所謂「勃列日涅夫主義」的「半斯大林主義」〕的法共,竟然在資本主義社會也「取消爭取『無產階級專政』前景」即「取消爭取『最終揚棄資本主義』的前景」;那麼,「1個社會主義者」如何理解「自己在資本主義社會現實生活」裏的「基本境況」呢?那還能成為「1個社會主義者」嗎?更不要說「1個馬克思主義者」了!正因為「資本主義社會有階級壓迫/資產者作為1個階級對社會多數人的壓迫」、正因為「反抗資本主義社會的壓迫尤其階級壓迫」,現代的「資本主義社會」才會有「社會主義者」!如果現實上「資本主義社會的資產階級壓迫尤其政治壓迫」仍帶有「資產階級專政」的性質——即使用葛蘭西「減了壓」的名詞「資產階級霸權Hegemony主控權」〔1968至70年代「文明的資產階級右派統治的法國」,仍然要將在巴黎街頭派發「毛澤東主義激進小報」的「新左派」大哲學家薩特拘禁幾天;右派政府長期裝在巴黎「托洛茨基派」合法的「布萊希特Bretch書店」門外的錄映監視器,要到1978年「相對中間派」的德斯坦政府上台才折除—–等等〕,那麼,作為資本主義社會「1個馬克思主義政黨」宣佈「取消爭取『無產階級專政』前景」,只意味著什麼呢?只意味那已不是「1個馬克思主義政黨」,而已蛻化為「1個社會黨式的『純粹議會左派』政黨」〔當時法共及同年開始冒現的「歐洲共產主義Euro-Communisme」正是此意〕。

但在現代法國、西班牙以至整個泛西歐,共產黨「重走社會民主黨路綫」是「先進現代化資本主義社會」的「階級結構變化/新中產階級膨漲」必然「鏈鎖効應」,但也同時必然產生「社會民主黨/社會黨」在普選中加速擊潰「較具勢力的共產黨」的過程——25至33年前的「歐洲共產主義3大黨」,在今天,法共、西共都已淪落至微不足道的他步,社會主義政黨在法、西都是「社會黨獨領風騷」;只有深具「葛蘭西主義」傳統的意大利共產黨除外,但「蘇聯終亡/東歐變天」後,意共亦已自我攺組為「社會黨性質」的「左派人民黨」而一再當選執政——並且正因為「葛蘭西主義」傳統的廣泛映響至今,意大利「各式左派」有著比今天「社會黨國際International Union of Socialist Parties」即使是「最左」的法國社會黨,也更有著較多的「傳統馬克思主義」結合「新馬克思主義」討論,亦會有接觸「無產階級革命專政」之類的「老馬克思學說核心/傳統馬克思主義命題」。

在今天,跟據觀察到的有關基本事實,可以說:

法共已實質崩潰vs法國社會黨亦無新出路〔即使於2012年的總統普選裏,將很有可能當選〕vs法國「新馬克思主義/後馬克思主義/民主社會主義/後現代新左派」全皆不見得有什麼真實的新出路;

西方共產黨已全面崩潰vs西方社會民主黨也無新出路〈在由2008年迄今2010年的「美國及世界資本主義金融大海嘨」以及2010年又爆發「歐洲資本主義債務金融危機」裏,英國,西班牙,希臘等多國都是「工黨/社會黨政府」在無能觸動「資本主義生產方式」前提上只能扮演「另類資產階級政府」角式,英國工黨更在普選中垮台,而「正統資產階級右派保守黨」竟然可以在空前的

「資本主義金融1再大危機」裏當選上台;希臘雖亦1再全國大罷工抗議政府在債務危機收縮國民福利開支〔實質支援金融資本家]市民遊行示威1再演變成騷亂,但任何政府在無能觸動「資本主義生產方式」前提上,卻都只能如此!社會既不革命、亦難續作更深入的改良——那己是社會及「人民自發性」不敢亦遠沒有足夠認識能力去進行的革命,社會及人民各構成部份都只懂得為自己部份的利益抗議,但「資本主義生產方式」卻客觀地「日趨全局性病入膏荒『天文數字相對過剩資金』成為『賭場必勝大莊家』國際金融資本巧取豪奪〔全球化資本無國界]不斷爆發危機」vs現代資本主義社會「絕大多數國民人格類型/商品拜物教『偽個性解放』更趨『欠缺全局關懷』」〉vs西方「新馬克思主義/後馬克思主義/民主社會主義/後現代新左派」亦全皆不見得有什麼真實的新出路。

在「現代先進資本主義社會」的「全民民主普選政治」裏,因為「選民絕大多數是受資本僱傭的中下階層」〔中間階級Middle Class中產階級多數亦是僱傭勞動力市場出賣者,雖可得較高工資以至少部份資本利潤轉移/工人階級Working Class勞工階級〕於具有「批判資本主義傳統/社會主義運動悠久」的歐洲尤其是西歐與北歐〔在美國則沒有這種條件〕——這是支持長期標舉「民主社會主義/福利國資本主義混合經濟」的「工黨/社會民主黨/社會黨興起」並「間竭當選執政」的「社會力/階級基礎」。

但在「現代先進資本主義社會」的「全民民主普選政治」裏,亦因為「選民毎日毎時都在自發產生小資本主義人格類型」〔包括「股民」,在美國已佔人囗50%有多〕,加上「資產階級覇權Hegemony主控權」即使在「民主社會主義政黨執掌政權」時期,也仍然在社會全局尤其經濟基礎、阿爾都塞及「西方馬克思主義」理論家們所謂「意識形態國家機器」〔包括私營傳媒、學校、教會等等〕領域牢固地存在——這些都促使「工黨/社會民主黨/社會黨資本主義化」而只能與「正統資本主義政黨」輪流當選執政,不可能真正觸動「資本主義生產方式」。

我在前面已作過分析,「現代資本主義社會Bourgeois-Societe市民社會」的「資產階級結構覇權主導/資本主義生產方式規控」〔馬克思《資本論》開宗明義就解剖掲示其本貭為「現代商品拜物教」〕,使「市民社會相對解放了的公民個體民主權利」〔甚至可「理念型化」之為「法律上完全解放了的公民個體民主自主權」〕於實質上脫不出在「資本主義市場經濟規律客觀操控下」作為「非人化Alienation異化商品」向「資產階級〔總資本利潤〕出售」、在「商品市場經濟規律操控下」作為「人格商品化〔亦『人權異化為市場弱勢賣方權/人權商品化為人自身作為資本議價權』〕千萬種多樣形態」的「偽個性解放〔偽人權〕自我蒙蔽呈示」。

但「理性法制上軌道」的「現代公民社會/市民社會」的「公民Citizen—Bourgeois市民」及「公民權力運動——市民反抗運動」,卻可以具有「反對資產階級覇權〔反對資產階級專政〕合法性」——

「理性法制上軌道」的「現代公民社會」,是1種「民主法制階級鬥爭形態社會/市民運動反抗資本利潤覇權鬥爭形態社會」。

「現代先進資本主義社會」仍然存在「資產階級覇權Hegemony結構主控/資本主義生產方式規控」的現實,用「老馬克思學說——傳統馬克思主義」的術語,便是在本質上仍然存在「資產階級專政」——雖然在經過「1968巴黎/西方『新左派』反資本主義『人民運動』大衝擊」之後的泛西歐,在經過「社會黨/工黨/社會民主黨多次執政——民主社會主義/福利國資本混合經濟結構改革」之後的泛西歐〔「弗列特曼主義/正統資本主義復辟」雖將有關歴史進步成果打掉相當部份,但未能完全打掉,而「高度放任金融資本導致全球大海嘨」則使「弗列特曼主義/市場萬能偽說」陷於「不攻自破」〕,已可「名詞相對緩化」地稱之為「資產階級覇權Hegemony主控權結構」;阿爾都塞在法國批判長期追隨蘇共的法共於「政綱取消『無產階級專政』」,認為那是對資本主義社會現實上仍存在的「資產階級專政」〔資產階級覇權結構全局主控〕的「虛假合理化」,但阿爾都塞對被「斯大林vs托洛茨基惡鬥」以後「全世界共產黨」長期扭曲了的「馬克思學說核心/無產階級革命專政命題」,卻也沒有能作出「阿爾都塞的詮釋」。

我於1989年曾2次造訪阿爾都塞的大弟子巴里巴爾〔Etienne Balibar〕在巴黎的家〔其時阿爾都塞已嚴重精神失常10年〕,巴里巴爾〔1971年已從法共退黨,後成為法國及西方的著名「新馬克思主義」哲學家/政治理論家迄今〕也已不見其言說「無產階級革命專政命題」。

然而,「現代先進資本主義社會」仍然存在「資產階級專政」〔資產階級覇權結構全局主控〕的現實〔「落後發展的資本主義社會」更不待言〕,就是1種客觀社會存在的跟據,使不管在「社會科學意義」還是「現實政治意義」的「馬克思學說核心/傳統馬克思主義主題」的「無產階級革命專政——由限制而終結資產階級法權——取締資本主義生產方式——巴黎公社式國家消亡命題」,都仍然在實質上「不可抹去」。

我所作的介定是 :

「馬克思學說核心」的「無產階級革命專政」本質在於「推翻國際資產階級霸權Hegemony結構」並在世界範圍通由「理性法制公民社會Civil-Society民主立法」逐步限制「資產階級法」的「私有生產資料產權」以最終取締「資本主義生產方式」實現「公民社會介定的個體公民權利〔人權〕市民個體民主權利」〔社會主義民主普世價值觀/揚棄「市場自我出賣權」〕聯合起來「最終揚棄國家〔使社會毎1個體成員都有條件將自己作為「個性的個人」確定下來〕以建立無生產資料產權〔「無產權」並非「共產權」〕每1公民個體皆擁有「法定保障思想出版言論人格獨立及私隱」生活資料管有權〔高科技訊息網絡多元文化〕毎1無產者〔棄物累者/非物役者〕皆有條件由「自存者Being-in-Itself自在存在」有可能「自我提升」為「自為者Being-for-Itself自為存在個體」的「自我『內在精神革命』超自我」的「新物種存在主客體1體」全球地方公社Commune聯盟」的「世界革命——最終揚棄產權/揚棄國家」亦意示著「最終揚棄專權vs民主孖生範疇/揚棄古希臘羅馬市民社會「利益集團代理人/代議士選舉Democracy民主傳統型模」之「商業利益法制源流/揚棄資產階級法的產權Property所有權/自然無產權」

請在此留言

*
To prove you're a person (not a spam script), type the security word shown in the picture. Click on the picture to hear an audio file of the word.
Click to hear an audio file of the anti-spam 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