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社會部落

Avant-garde!
Subscribe

馬克思「國家消亡」— 葛蘭西「Hegemony霸權」與「世界中國社會主義」視野下的中國香港特區本質含義(19) — 公民社會民主Democracy範疇「解構」香港特區需要「全方位深刻結構改革」要求「對應戰略水平大升級」及「特首範式轉變」

八月 25, 2011 By: 魯凡之 Category: 理論探索, 社會透視

〈19〉
1966—1977年的「11年文革」,雖於華國鋒、葉劍英在1976年的「逮捕『4人幫』事件」大變後,1977年的「中共11大」宣佈「官式結束『第1次文化大革命』」後重再上台的「鄧小平路綫」所謂「全盤否定」,但不管「文革」在實際上怎樣錯綜複雜,不管毛澤東的「無產階級專政下繼續革命理論」怎樣「有對有錯」——我基本認為「文革」總的說「正誤參半」〔包括局部冒現『亞細亞專制形態反祖現像』大負面〕但「正」仍是「在前頭」而「正多於誤」;在「毛澤東本人頭腦」的真正「毛澤東思想:毛澤東詮釋的馬克思列寧主義」裏,其後期主體構成的「毛澤東『文革』大歴史實踐」,乃貫徹著他自20世紀30年代「等同1個人」反對「斯大林國際駐中共中央軍事顧問『太上皇/蘇聯特務』已破壞中國革命95%工農紅軍力量」〔實是1個「斯大林蘇聯控制中國大陰謀」〕、促成「遵義會議」挽救中國革命於「瀕亡邊緣」、終能扭轉全局「走上全國革命勝利之路」的原則精神:「既反資本帝國主義/亦反蘇聯帝國主義」〔中國至「文革」才充份克服「蘇聯帝國主義及其在中共內部自『共產國際』以來之強大附蘇力量」〕所延伸為「反『美蘇兩霸』總戰略」的中國作為「國際社會主義Socialism——Communism公社主義〔馬克思學說根本義〕反資本主義世界革命跟據地」的主要範式——乃始終連結著毛澤東批判「赫魯曉夫主義——半斯大林主義」的「無產階級專政消亡論〔蘇聯已是『全民國家/全民黨』〕斯大林〔赫魯曉夫/劉少奇/鄧小平承襲〕所謂「社會主義社會『階級鬥爭熄滅論』赫魯曉夫「唯生產力論」〔劉少奇/鄧小平承襲〕實際放棄國際社會主義反資本主義的世界革命〔3和1少〕逐步成為美國金融資本軍事帝國主義支配的世界資本主義體系依附者〔投降資本主義——全面走資本主義道路〕各式資產階級覇權〔資產階級專政〕復辟」。

利維-斯特勞斯所概括言之「歷史底層『非主體』無意識〔也就是『冥冥之中』自有『客體整體性』規律〕自行實踐為歷史」,從前面所分析之「馬克思現像」、「列寧現像」、「毛澤東現像」,都正是一些典型大史例子,那已經不是單純社會科學〔或單純科學〕可以完全解釋的了 = 阿爾都塞在《給馬克思》一書所說的:「人的歴史」乃是「不是人的歴史」複義理解——甚至可以「超出阿爾都塞本人的理解」去理解!

「鄧小平改革」只在中國作為「落後發展國家」仍客觀需要一定「居於次要比例程度」的「資本主義補課」——「社會主義發展」〔落後發展社會主義初级阶段〕的「資本主義補課」意義上,在中國具有「有限時空之內」的「相對歷史合理性」。

毛澤東在正確地「反對中國走資本主義道路」的大前提上,未能解決「中國落後發展社會主義」也是必要的「現代化資本主義補課」問題,以及更為重要的「西方式理性法制補課」——後者可以說是「中國社會主義公民社會文化大革命」的重要構成;鄧小平在實質上是「走資本主義道路」,毛澤東在「文革」既讓他「復出掌政經大權」亦批判他「走資派還在走」並沒有「批錯」,但他卻亦因為「走資」而能正面面對中國必要的「現代化資本主義補課」問題,也因為「走資」而沒有在「鄧小平改革」及「鄧式改革」設下「黨國幹部及家屬不能經商」——即不能成為「毛澤東文革」所作重點批判的「共產黨內資產階級」、沒有設置下「『資本主義補課』之為『補課』的國內國際『不能愈越』底綫」、不敢回應毛澤東批判他為「一向不問帝國主義
〔資本主義/霸權主義〕還是馬克思主義〔社會主義〕的問題」〔甚至是連「爭論」也不敢面對的「只能摸石頭過小河溪/稍大的河便不能摸著石頭過」的「無理論低層次實用主義」,雖然鄧小平將比他「更資本主義」、公然拜「弗列特曼Milton Freidman市場萬能論/美國式資本主義」為師的趙紫陽罷黜是對的,但後者對「1989年學運」的處理方法卻較合理〕、放棄中國應有的「國際社會主義 Socialism——Communism公社主義反資本主義世界革命 跟據地」重大責仼,「鄧小平改革」及「鄧式改革」依然遠未能面對「西方式理性法制〔超補課〕根本建設」是「中國社會主義公民社會文化大革命」重要構成的重大歴史命題——其總體効應是,今天中國雖取得「現代化經濟社會發展」的相當成績,但「社會主義發展失敗」,今天已經是勘稱「中國90%走資本主義道路」甚至「官商錢權交易貪污腐敗氾濫」,已成為「美國金融資本軍事帝國主義」支配的「世界資本主義體系」的「合作依附者」〈中國與「第3世界」的「國際資本主義體系『消費品出囗市場依附性世界工廠』低技術勞動集約生產力」再高也不可能淩駕或真威脅「美國金融資本軍事帝國主義世界覇權」,乃是「整體綜合結構〔包括經濟基礎及上層建築——生產方式及生產力〕Complex Whole複構整體〔非唯生產力〕決定歴史論〉——

只有「全世界先進國〔尤其歐洲〕與「發展中國家」〔尤其中國與拉丁美洲〕公民社會 Civil-Society民主法制成長的「國際社會主義Socialism——Communism公社主義」的「反資本主義世界革命」可以擊敗「美國金融資本軍事帝國主義世界覇權」。

「鄧小平改革」在中國只有「有限時空之內」的「相對歷史合理性」,畤至今日,「鄧小平『資本主義式』開放改革30年」已經是「30年1個世代『早已夠鐘/過鐘』早已『嚴重過綫』中國現已90%走資本主義道路」而必須走出現代新形態、新整體性綜合發展水平、反對「唯生產力論/唯GDP總產值決定/唯經濟決定」、反對「改社會主義之旗——易馬列毛主義之幟」的

「中國社會主義公民社會理性法制文化大革命結構改造」之路vs

今天中國民間亦有合法而公開宣稱為「毛澤東派/民間左派」的團體、網絡、書店等等,但我從他們的出版物及言論看,他們其實是「愛國主義」、「民族主義」、「批鄧主義」、「民粹主義」多於「現代社會主義」、多於「國際社會主義」、多於「馬列毛主義」;其好些重要範疇的思想仍未成熟甚至錯誤:例如反對有「普世價值觀」——將反對「美國/西方當權者訛稱『人權外交』之類為『普世價值觀』」與「反對有『普世價值觀』」混為一談!在事實上,「社會主義Socialism」就是1種「普世價值觀」,連「社會主義Socialism就是普世價值觀」也不敢說、而卻反而大說「儒家保守價值觀」,這怎麼會是「國際及本國社會主義Socialism——Communism公社主義世界革命普世價值觀」的「毛澤東式左派」呢?又例如其1位「領軍人物」宣揚1種有趣的論點:提出「開放改革」可以「炒股致中富/變中產階級」然後做「中產階級社會主義毛派」論,這究竟是「中國特色的中產階級迷幻派」還是真的「毛澤東式左派」呢?——–等等。

時至今日,回頭再看40年前的「毛澤東『文革思想』」,雖然社會科學理論明顯不足,然而,其批判「背叛國際及本國社會主義Socialism——Communism公社主義革命」的「蘇聯式修正主義/背叛無產階級革命專政/國家官僚資本主義蘇聯必亡論」,預視「偽社會主義國家官僚資產階級復辟之蘇聯必亡」,亦已是被歴史事實驗證為正確的「重大判斷」。

如果我在前面所分析的1個中心性論點是確切的話:

「馬克思學說核心」的「無產階級革命專政」本質在於「推翻國際資產階級霸權Hegemony結構」並在世界範圍通由「理性法制公民社會Civil-Society民主立法」逐步限制「資產階級法」的「私有生產資料產權」以最終取締「資本主義生產方式」實現「公民社會介定的個體公民權利〔人權〕市民個體民主權利」〔社會主義民主普世價值觀/揚棄「市場自我出賣權」〕聯合起來「最終揚棄國家〔使社會毎1個體成員都有條件將自己作為「個性的個人」確定下來〕以建立無生產資料產權〔「無產權」並非「共產權」〕每1公民個體皆擁有「法定保障思想出版言論人格獨立及私隱」生活資料管有權〔高科技訊息網絡多元文化〕全球地方公社Commune聯盟」的「世界革命」不容許「資本主義生產財Property產權私有復辟」〔不容許「資產階級覇權Hegemony復辟〕乃是「大道之行也,天下為公,是謂大同」——「社會主義Socialism〔英語發音〕周祖理深」〔《周禮/周易》〕反對「商家必圖利深〔英語發音〕Capitalism資本主義」的必要內涵〈全人類語言皆本原自上古「老西周〔《穆天子傳》所記〕跨洲帝國」的中國語詞音義結構,因而西方語詞亦可還原為中國語詞音義,詳析見我之《大周期時空輪廻——〈周易〉1總方程式Programme寶鑑論》一書〉。

請在此留言

*
To prove you're a person (not a spam script), type the security word shown in the picture. Click on the picture to hear an audio file of the word.
Click to hear an audio file of the anti-spam 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