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社會部落

Avant-garde!
Subscribe

馬克思「國家消亡」— 葛蘭西「Hegemony霸權」與「世界中國社會主義」視野下的中國香港特區本質含義(18) — 公民社會民主Democracy範疇「解構」香港特區需要「全方位深刻結構改革」要求「對應戰略水平大升級」及「特首範式轉變」

八月 24, 2011 By: 魯凡之 Category: 理論探索, 社會透視

〈18〉
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後,1950年毛澤東首次出國訪問蘇聯,斯大林稱毛澤東為「先生」而不是「同志」,但基於「共同反對美國帝國主義」的大戰略需要,中蘇2國共產黨政府的《中蘇友好同盟條約》,仍是由周恩來和莫洛托夫簽署,蘇聯被迫接受要於5年後〔1955年〕完全交回「國民黨政府承認蘇佔」的旅順軍港及中長鐵路予中國;不久前於「歐洲共產黨情報局」刊物發文章擁護斯大林批判「南斯拉夫鐵托反對『莫斯科中心』為修正主義」的劉少奇率團訪蘇,同團的高崗向斯大林當面指毛澤東為「中國托洛茨基」;1950年代毛澤東在中國實行其於1940年提出以抗衡「斯大林主義」的「新民主主義」只屬「半蘇聯模式」而「相對自由化」;毛澤東安排「西方式民主黨派」作「監察中共機制」更與「斯大林主義」在蘇聯東歐槍決「西方式民主黨派領袖」完全相反;毛澤東式「農業合作化運動」更明確批判「斯大林蘇聯集體農莊『竭澤而漁/剝壓農民』單純行政命令主義」; 1953年斯大林在「猶太醫生陰謀疑案」陰影下逝世,形勢劇變;1955年「蘇聯新政治買辦」高崗〔斯大林著意扶殖之為「中國東北王」〕在中共垮台並自殺;1956年「蘇共20大」赫魯曉夫上台作《秘密批判斯大林政治報告》——以「無產階級專政消亡論〔蘇聯已是『全民國家』進入共產主義Communism公社主義〕『土豆燒牛肉』改善生活就是共產主義Communism論〔3和1少〕實投靠美國資本帝國主義」開展「蘇聯國家官僚資本主義資產階級復辟」為劇變核心的「赫魯曉夫主義」〔其實仍是1種「半斯大林主義」、「蘇聯帝國主義調整版」〕出台——同年舉行的「中共8大」期間,毛澤東對訪問北京的南斯拉夫共產主義聯盟代表團公開說:他「在『8大』只是『跑龍套』」,而當「主角」的是劉少奇;《中共「8大」決議》則將毛澤東一向強烈反對的斯大林〔赫魯曉夫承襲〕所謂「社會主義社會『階級鬥爭熄滅』論」和赫魯曉夫主義的「唯生產力論」寫上。

1956—1957年,毛澤東明確支持波蘭「反蘇起義再上臺」的波共〔統一工人黨〕第1書記哥穆爾卡〔波蘭鐵托〕對赫魯曉夫的鬥爭,華沙一再高調邀請毛澤東訪波助其反蘇,毛澤東亦-再答應接受邀請,但終未成行〈當與其時毛澤東雖已蘊醸全面反蘇、但在1956—1957年的具體條件仍未能對蘇聯決裂的全局戰略考慮有關——要過3年的1960年毛澤東才借「列寧主義問題」對蘇聯挑起公開論戰,1963年才將對蘇聯的公開大論戰升級為全面決裂,1966年才將「既反美覇資本帝國主義/亦反蘇霸社會帝國主義」的「新世界革命路綫」落實為「文化大革命」,通由「反美蘇2覇國際戰略下的階段性戰術運用」以「文革總計『反蘇』多於『反美』」實現「中國革命戰術性『拉美帝一把』轉為『第一重點反蘇』」的「共產國際以來愈50多年中國革命」終於在「反資本帝國主義世界革命」過程中亦「擺脫蘇聯帝國主義」的「大戰略轉栘充份完成」——「文革大歷史本質」之1——「文革」中後期距离1956年毛澤東對「鐵托主義『反蘇』南共」說自己只是「『中共8大』跑龍套」而「主角是劉少奇」、明確支持波蘭「反蘇起義再上臺」的「波蘭鐵托」哥穆爾卡,至少已愈15年;而「毛澤東文革」於1967年亦像1956—1957年支持波蘭的「哥穆爾卡反蘇自由派」〔此所以赫魯曉夫及其支持者攻擊毛澤東1956年「鳴放運動」為所謂「資產階級自由化」〕那樣、明確地支持捷克斯洛伐克「反蘇民族獨立革命/社會主義自由派和平大起義」的「捷克超鐵托/超哥穆爾卡/杜布切克」領導的「布拉格之春」——1991年後「東歐/波蘭捷克變天」的演為「全東歐資本主義復辟/美帝附庸國化」則是再過25年以後的事〉。

由1956年「蘇共20大/中共8大」之後直至1966年「文化大革命爆發」其間10年時間,中國便重再出現有些類似1935年「遵義會議」至1945年「中共7大」之間也是10年時間,由「毛澤東全面反帝〔包括反美日與反蘇覇之〕社會主義左派權力」vs「蘇聯新帝國主義吸扯中共內部附和『莫斯科中心』蘇深關係派權力」的某種「雙重政權」狀態;1935—1945年間是「毛澤東軍事實權/威望性的革命領袖虛權」vs「蘇聯政治買辦〔中國斯大林主義〕王明之類權力」,而1956—1966年間則仍是「毛澤東軍事實權/威望性的革命領袖虛權」vs「劉少奇黨政實權〔中國赫魯曉夫主義/實質附和『莫斯科中心』〕鄧小平輔政〔不問主義總體策略之實用官僚典範/主席制下特別重設總書記〕合作權力」的「雙重政權2個司令部」狀態。

1956年毛澤東發動「鳴放運動」,被赫魯曉夫公開抨擊為「資產階級自由化」,毛澤東誠然反對「中國民主同盟」等「西式民主派」在「鳴放運動」中將「輪流坐莊」之類可理解為要求「多黨制」的言論,並抨擊之為「資產階級思想」而在1957年轉為「收」;全局觀之,1956年「鳴放運動」之逆轉為「反對資產階級自由化」,最大的壓力當來自「赫魯曉夫蘇聯」及在中共黨內的「附和者」。其時的「共產主義陣營/中蘇同盟/莫斯科老大哥」關係畢竟仍然公開存在,雖然毛澤東與赫魯曉夫都在推動決裂,但多方面仍處於弱勢的中國/中共有強大力量反對「中蘇走向決裂」、「蘇式意識形態濃重」附和「莫斯科中心」的「赫魯曉夫修正主義——半斯大林主義」,附和「赫魯曉夫蘇聯老大哥」的「意見」,客觀上是必然存在並有其「能量」的。

事實上,劉少奇、鄧小平對「1957年資產階級右派」的態度,就比毛澤東嚴厲〔例如北京人民大學的「林希玲事件」,毛澤東只說「留校當反面教員,作思想批判」,但「蘇式意識形態濃重」的劉少奇卻說是「專政機關的問題」,結果是在毛澤東不知情下「判入獄20年」〕,實際主持「1957年反資產階級自由化」的,是鄧小平——29年後,已出任中共中央總書記的胡耀邦,在1986年發動「紀念毛主席『雙百』方針30周年」的「新鳴放」時,鄧小平就仍以「反資產階級自由化」之名立即打垮胡耀邦;可以作為歴史現像觀察岀,強硬擴大化鎮壓「1957年資產階級自由化」的,是1956年「中共8大」之後——1957年己掌握中國/中共實際政權、亦具體主持「1957年反右」的「劉少奇——鄧小平」。

1958年毛澤東按其全球反美帝〔亦已同時推動反蘇霸「3和1少/實質投降美帝」〕總戰略而「炮轟金門」激化東亞反美帝軍事前綫〔台灣海峽〕對抗形勢、支援伊拉克在西亞反美帝,不再與莫斯科〔蘇聯新帝國主義/赫魯曉夫修正主義〕在世畀上搞「協同行動」及所謂「全球緩和」〔赫魯曉夫主義:對資本帝國主義「要和」、對放棄革命路繞「要和」、對各國反動派勢力「要和」、對世界革命支持「要少」、對各國的反蘇獨立自由化力量「要強硬對付/軍事鎮壓」等等〕。

1958—1960年的「『大躍迸』失敗——農業大失收導致嚴重飢荒——農村人民公社『共產風』失敗」,其實也是在1956年「中共8大」確立「劉少奇掌黨政實權/鄧小平輔政主持宣傳〔主席制下特別重設總書記〕合作權力」〔周恩來的「政府總理權」在制度上要受「蘇式黨權」領導〕具體推動出來旳;毛澤東作為其時中共體制「主席制」的最高領導人〔但於1956年「中共8大」後基本上是「軍事實權/威望性革命最高領袖虛權」〕,於1962年的特別「7000人大會」上主動承擔了他作為「體制最高領導人」所應負的錯誤責任——但「後文革」的「鄧小平中共宣傳」卻將有關的「1958—1960年一切錯誤」都「推給毛澤東」。

1959年的「廬山會議」上,彭德懷提出批評「大躍迸」——農村人民公社「共產風」的3000言《意見書》,毛澤東雖不高興,但卻更不高興劉少奇在會上指責彭德懷「反骨」、甚至說「與其你〔彭德懷〕纂黨奪權,不如我〔劉少奇〕纂黨奪權」——其時真正掌握中國/中共黨政實務權的,其實是劉少奇〔本節之部份資料見陝西省社會科學院1位「老毛派」教授:張宏志《還清白於毛澤東》及其《續》2書,香港教科文出版社2006年版〕。

1959年赫魯曉夫公開表示「支持彭德懷」。

1959年蘇聯駐中國大使尤金向陳毅說及「中國可以有政變?」之語。

1959年赫魯曉夫訪華,於中蘇會議上提出在中國海南島榆林軍港建「中蘇聯合軍事基地」,即時被毛澤東拒絕;赫魯曉夫隨後不久,便宣佈全部撤回對華經濟援助及科技援助,撤回所有在中國的蘇聯專家包括原子科技專家。

1960年中蘇2國共產黨就「馬克思主義」尤其「列寧主義」開展論戰。

1963—1964年中蘇2國共產黨之公開論戰,演為世界各國共產黨的「國際共產主義Communism公社主義運動總戰略全面大論戰」,毛澤東主持中共理論發展,以中共中央、《紅旗》及《人民日報》編輯部名義就《蘇共中央公開信》發表了洋洋數十萬言之著名《九評》。

1963年中共中央、《紅旗》及《人民日报》編輯部發表《斯大林問題》〔即《9評》中的《第2評》〕,基本上與1956年的《2論無產階級專政的歷史經驗》一脈相承,毛澤東批判「斯大林蘇聯」已經開始「冒現官僚資本主義蛻化」、批判斯大林濫用「俄羅斯傳統文化土壤」對「領袖個人迷信」的產生及支持効應、批判斯大林「錯誤指揮過份干預中國革命/並帶來慘重教訓」以及「俄羅斯大國沙文主義」。

後來在「文革」期間,毛澤東曾於北京「天安門城樓」上對斯諾說:他根本不相信「個人崇拜」。

但毛澤東明白在「落後發展國家」,不濫用的「個人崇拜」有其「現實政治鬥爭功能」;他曾預視在蘇聯的具體情況下,赫魯曉夫會因「缺乏個人崇拜」而「很快被搞垮台」。

1964年赫魯曉夫被「勃列日涅夫政變」打倒垮台,蘇聯進入「勃列日涅夫/半斯大林半赫魯曉夫主義」連結「蘇斯洛夫/新斯大林主義」連結「柯西金/指令經濟電腦化技術國家官僚主義」之約20年「3結合時代」,以迄「安德羅波夫——戈爾巴喬夫改革」〔中有短暫而無力的「契爾年科/新斯大林主義復辟」〕及至於1991年「蘇聯終亡」。

1964年中國成功試爆首枚原子彈,打破了世界上的「帝國主義核壟斷」,成為世界上美蘇英法之後的第5個「核武器國家」、以及「第3世界/落後發展世界」的第1個「核武器國家」。

1964年周恩來率團〔包括賀龍〕訪蘇,蘇聯國防部長馬林洛夫斯基對賀龍說:「我們〔蘇共〕已『搞掉了』赫魯曉夫,你們〔中共〕也應『搞掉』毛澤東」,當周恩來知悉後,便立即向蘇聯政府提出正式抗議。

1965年毛澤東接見訪華的法國大文化人、文化部長馬爾洛說:他「孤獨地與群眾在一起」,馬爾洛意覺到他正要醖釀「一場關乎中國深沉命運的巨變」。

1966年毛澤東完成部署,中共中央通過《文革16條綱領》,毛澤東、林彪、周恩來、「中央文革小組」共同發動宣稱「巴黎公社精神」為原則宗旨的「中國無產階級社會主義文化大革命」,正式全面開展,毛澤東所稱的「中國赫魯曉夫修正主義/劉少奇——鄧小平司令部」垮台。

請在此留言

*
To prove you're a person (not a spam script), type the security word shown in the picture. Click on the picture to hear an audio file of the word.
Click to hear an audio file of the anti-spam 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