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社會部落

Avant-garde!
Subscribe

馬克思「國家消亡」— 葛蘭西「Hegemony霸權」與「世界中國社會主義」視野下的中國香港特區本質含義(17) — 公民社會民主Democracy範疇「解構」香港特區需要「全方位深刻結構改革」要求「對應戰略水平大升級」及「特首範式轉變」

八月 23, 2011 By: 魯凡之 Category: 理論探索, 社會透視

〈17〉
「毛澤東中共〔反對『斯大林國際』錯誤指揮及『利用中國革命』之〕遵義會議派」接受「斯大林蘇聯」與「美英法『聯盟國』自由市場資本主義陣營」組建「世界反德日意『軸心國』法西斯納粹統一戰綫」、主張在中國組建「共產黨與國民黨合作抗日民族統一戰綫」,但反對〔王明代表「斯大林國際」在中國及中共黨內提出〕「一切都要通過〔國共兩黨〕抗日民族統一戰綫」〔參看《毛澤東選集》第3卷〕——

〔A〕「毛澤東中共」反對「斯大林蘇聯/斯大林國際」將自從「1921年中國共產黨成立/並成為列寧第3共產國際成員黨」以來、中共其時已持續領導超過15年的「中國社會主義革命運動/左派工人農民勞動者運動/民族反帝反殖革命運動」,在「一切都要通過統一戰綫」的荒謬要求下,對中國革命實在構成嚴重的危險,毛澤東明確地公開反對「斯大林國際」的「一切通過統一戰綫」主張vs

前此,於贛南「中央蘇區跟據地」及「長征」途中,中國共產黨的工農紅軍統帥、多次成功擊退蔣介石國民黨軍隊所謂「圍剿」的毛澤東,竟被「共產國際特派中共中央軍事顧問」〔蘇聯特務/德國人〕李德〔Otto Braun〕剝奪軍權〔其時已由「蘇聯傀儡」博古主持的「中共中央」支持〕,抨擊之為「遊擊逃跑主義」、「流氓主義」、「富農右傾路綫」等,然後便「瞎指揮」紅軍與軍備及兵力皆遠優的蔣介石國民黨軍隊「打硬碰硬」的「正規陣地戰」,於「逢戰必敗」導致失掉「中央蘇區跟據地」而被迫「長征」後,仍堅持「雞疍擊石頭」的「逢戰必敗」荒謬戰略戰術,以至「湘江戰役」損失紅軍達5萬人,原來的30萬紅軍到貴州時已剩下不足3萬人,犧牲愈95%;毛澤東才能部署「遵義會議」〔1935年〕實質上等同「中國紅軍陣前反蘇軍事政變/中共工農民族派反斯大林國際政變/中共革命左派反蘇聯政治買辦偽左派兵變」,才奪取回「共產國際特派中共中央軍事顧問」〔蘇聯特務〕李德的軍權、「共產國際斯大林主義於中共第2號代理人/蘇聯傀儡」博古「靠邊站」,重再實行毛澤東在「紅色軍事割據/農村包圍城市/最後奪取城市」總戰略下的「人民戰爭持久戰略戰術」,在「中國社會主義革命/左派工人農民勞動者革命/民族反帝反殖革命」瀕陷「全軍覆滅」邊緣,逐步扭轉危局全面朝向「革命奪取全國政權勝利之路」。

可以說,毛澤東也是「歴史詭異地」等同「1個人」有効堅持「中國既必須反東西洋國際資本帝國主義/亦必須反蘇聯新式帝國主義」、而其時的「中國社會主義革命運動」在「中共必須充份獨立自主/民族解放主要依靠自己」前提上卻仍然客觀上需要「蘇聯支援力」〔即使「斯大林主義/斯大林國際/斯大林蘇聯」已成了「新式帝國主義/冐現官僚資本主義蛻化/偽社會主義」〕的整體策略——

周恩來、瞿秋白、朱德、彭德懷等其時的「中共高層非蘇聯附庸派」總合起來,也缺乏毛澤東那種堅決反抗「斯大林蘇聯/斯大林國際/蘇聯新霸權」的認識和意志vs

陳獨秀等「托洛茨基派」雖能反抗「斯大林蘇聯/斯大林國際/蘇聯新霸權」,但卻又脫離當時中國「反國際資本帝國主義鬥爭」仍然必須連合「蘇聯抗衡力」的現實vs

張國燾在「長征」期間,曽以遠強於「中央紅軍」的軍力「自行另立中央」,對抗當時「共產國際特派軍事顧問Otto Braun李德所在—共產國際斯大林蘇聯附庸博古所在的中共中央」,也是脫離當時中國「反國際資本帝國主義鬥爭」仍然必須連合「蘇聯抗衡力」的現實——張國燾後更籍機離開延安,投靠「蔣介石國民黨」及「美帝國主義」去了vs

全中國、全世界、全「第3國際」只有毛澤東「1個人」,能系統地提岀了「紅色軍事割據/農村包圍城市/最後奪取城市」總戰略及其「人民戰爭持久戰略戰術」並得到勝利,終迫使斯大林於1950年只好說「勝利者毛澤東先生〔不是同志〕不受批評」——

「第3國際」只有毛澤東「1個人」能做到「違反斯大林意志」成為「1國共產黨最高領袖」並有効擊敗「斯大林蘇聯霸權」的打壓而屹立不倒vs
托洛茨基就被斯大林打倒了vs

南斯拉夫的鐵托在後來雖也能夠有効「頂住斯大林蘇聯霸權」,但他上台時卻非如此vs

正是在「遵義會議」後翌年,「斯大林蘇聯/斯大林國際」提出了與「美英法『聯盟國』自由市場資本主義陣營」組建「世界反德日意『軸心國』法西斯納粹統一戰綫」、也在中國組建「共產黨與國民黨合作抗日民族統一戰綫」、但「一切都要通過〔國際的及本國的〕統一戰綫」的新策略和主張;可以完全合理地設想,年前才被「蔣介石國民黨」動用100萬軍隊由「圍剿」到「追殺」至大渡河畔「思考石達開」的毛澤東,95%工農紅軍犧牲後才能夠籍「變相陣前反蘇軍變」將「共產國際特派中共中央軍事顧問/共產國際斯大林蘇聯政治買辦附庸」拉下來的毛澤東,在新形勢下雖也主張中國應組建「共產黨與國民黨合作抗日民族統一戰綫」,但其心中構想的內涵及基本出發點肯定與斯大林相去甚大,對「蔣介石國民黨」的政治判斷及基本出發點甚至是南轅北轍,見識過「共產國際特派中共中央軍事顧問Otto Braun李德——共產國際斯大林蘇聯政治附庸博古之流」的「毛澤東中共〔遵義會議派〕工農革命左派」,已肯定不會真的相信「斯大林蘇聯/斯大林國際」,完全是可以推論到的情理之內;人們完全有跟據提出合理質疑——

「蘇聯KGB遠東局特務」Otto Braun李德,是否執行「斯大林蘇聯帝國主義」謀去掉「斯大林與蔣介石共同敵人毛澤東」、蓄意以「雞疍擊石頭」的「雞疍自討亡」必然効果,既借蔣介石國民黨軍隊消滅毛澤東創立的「工農紅軍」大部份,從而亦以之向蔣介石國民黨「送變相大禮」,爭取這個「中國半殖民地軍閥大地主專制政權」由「親西方買辦」轉變為「親蘇聯買辦」〔其時蔣經國仍在莫斯科〕,與「斯大林蘇聯傀儡王明博古控制的中共」為「相互制約」,從而落實「斯大林蘇聯」侵略中國的戰略?!

但當時在現實上,「毛澤東中共〔遵義會議派〕工農革命左派」顯然因中國的「反國際資本帝國主義鬥爭/反日本資本帝國主義戰爭」仍然必須連合「蘇聯抗衡力」;以及當時的中國,仍未形成「中國馬克思主義自己的成熟理論體系」去抗衡「掛著馬克思——列寧主義權威外殼」的

「偽馬列主義/斯大林主義」——這些因素都促使其時〔所謂「毛澤東思想體系」仍未正式形成〕的「毛澤東中共遵義會議派」,仍一般地不會與「斯大林蘇聯/斯大林國際/斯大林概念」作公開的正面對抗,但卻會在一些重要策略問題上作「實質對抗」,也在一些重要理論問題上作「不點斯大林之名的批判」——然而,在「一切都要通過統一戰綫」的現實政治重要問題上,毛澤東就要公開反對「斯大林概念」了。

〔B〕「毛澤東中共」持續面對「斯大林蘇聯/斯大林國際」再次由此籍機派遣那些「共產國際斯大林派/部份是蘇聯政治傀儡」——包括「莫斯科頭號政治買辦」王明再回中國〔當1931年中共中央機關因「顧順章叛變」而遭大破壞時,上海「地下黨系統」在周恩來統籌下被迫全面徹往毛澤東作「中華蘇維埃共和國主席」的贛南「中央蘇區跟據地」時,王明卻自行聯絡其蘇聯老師米夫、得以跑到莫斯科去逃避「國民黨白色恐怖」並出任「中共中央駐共產國際代表」〕——王明重返延安,代表「斯大林國際」向「毛澤東中共」宣佈要組建「中國共產黨與國民黨合作抗日民族統一戰綫」及「一切通過統一戰綫」的「莫斯科指令」;「斯大林蘇聯國際」及王明是力圖再奪回自「1935年遵義會議」之後,「毛澤東名為只是軍事領秞/實為無名義最高革命領袖」的大權,王明標舉諸如「百分之百布爾什維克化」〔全盤蘇化〕—–之類措施,始終不懈地謀求將中國共產黨及革命運動重再納上「斯大林主義蘇聯新帝國附庸傀儡之路」——這一切,當然都受到「毛澤東中共〔遵義會議派〕民族反帝革命派」以包括「延安整風運動」在內「名為批判第2次王明路綫/實為批判蘇聯斯大林主義」的強力反對及有効回擊。

〈關於上述1931年「蔣介石國民黨」的「白色恐怖」迫使周恩來要統籌中共中央機關及上海「地下黨系統」全面徹往贛南農村「中央蘇區跟據地」之事,可以說,那是中共自1927年「國共第1次合作」的「北伐戰爭」期間反擊蔣介石軍事叛變的「上海3次武裝起義」丶「南昌8-1武裝起義」丶「廣州公社」模倣「巴黎公社」武裝起義皆失敗以來,中共的「城市暴動派」至此才真正終結其路綫,此路綫後期以瞿秋白、李立三、向忠發、王明等人之名義於後來被批判為「左傾盲動」,但其在實際策劃上的始終最具核心性者,是由巴黎回來才5年的周恩來vs瞿秋白的才華是文學、搞「城市暴動革命」確是「歴史的誤會」,並過份受「共產國際顧問」羅明那茲眏響,也和當時所有的中共領袖1樣不是真明瞭馬克思主義而受「斯大林版『偽列寧主義』簡化概念支配」,被「蔣介石國民黨」拘捕後槍決vs李立三被毛澤東對美國記者斯諾〔Edgar .Snow〕稱為「模倣列寧托洛茨基」,其實只是「機械模倣」一些策略提法的片面化形式而已vs向忠發則只因是「工人身份」,才被「斯大林國際」利用以提拔為「中共中央『空頭』總書記」,更於被國民黨捕獲後叛變,但仍被蔣介石下令槍決vs王明卻是「典型斯大林版『偽馬列主義』——『斯大林教條〔米夫製作〕嫡系』書獃子」以及「蘇聯政治附庸樣版」〉

〔C〕「毛澤東中共〔遵義會議派〕民族反帝革命派」〔相對於中共的「叛投附美國民黨者」及「蘇聯政治附庸派」而言〕,當然要反對「斯大林主義/斯大林國際」以「一切通過統一戰綫」之類作為「蘇聯新帝國主義政治籌碼」,與「美英法資產階級自由派資本主義——中國法西斯主義蔣介石國民黨聯盟」作「討價還價棋子」,尋求擴大「蘇聯新帝國主義/大俄羅斯覇權主義」在中國的侵略——「第2次世界大戰」後期幾次「美英蘇/美英蘇中〔蔣〕會議」,到戰後「斯大林蘇聯」要求中共「向蔣介石國民黨交槍」〔也正是主要因為毛澤東反對而被中共拒絕〕、宋子文代表國民黨政府赴莫斯科簽1946年《中蘇友好條約》以「蘇聯不支持中共/國民黨政府承認外蒙古獨立」作「互柤交換」,到1949年「蘇聯駐華大使館」隨國民黨政府由南京「撤遷廣州」有推波助瀾「新南北朝/分裂中國」之意,等等,都在在顯示「斯大林主義/斯大林國際/斯大林蘇聯」乃是一直尋求「蘇聯新帝國主義/大俄羅斯覇權主義」在中國的侵略。

請在此留言

*
To prove you're a person (not a spam script), type the security word shown in the picture. Click on the picture to hear an audio file of the word.
Click to hear an audio file of the anti-spam 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