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社會部落

Avant-garde!
Subscribe

馬克思「國家消亡」— 葛蘭西「Hegemony霸權」與「世界中國社會主義」視野下的中國香港特區本質含義(16) — 公民社會民主Democracy範疇「解構」香港特區需要「全方位深刻結構改革」要求「對應戰略水平大升級」及「特首範式轉變」

八月 22, 2011 By: 魯凡之 Category: 理論探索, 社會透視

〈16〉
「托洛茨基第4國際」反對組建「世界反法西斯納粹統一戰綫」,並且認為「世界資產階級的自由市場經濟部份」與「世界資產階級的法西斯納粹部份」都是「世界資產階級整體」的「組成部份」,因而必須及只能「全部整個地反對」〔參看《第4國際》的《過渡綱領》等文件〕——在「第2次世界大戰」前夕及期間反對組建「世界反法西斯納粹統一戰綫」誠然是重大政治錯誤,但托洛茨基在此嚴重錯誤之下,亦有其正確之處:

〔A〕反對「斯大林蘇聯/斯大林國際」將自「1917年社會主義10月革命/1919年列寧建立第3共產國際」以來、各國共產黨其時已持續約20年的「社會主義革命運動/左派工人農民勞動者運動/被壓迫民族反帝反殖革命運動」,在「一切都要通過統一戰綫」的荒謬要求下,譴責之為實等同「放棄革命/自動結束革命/至少是嚴重犧牲革命」;

〔B〕反對「斯大林蘇聯/斯大林國際」以此為其奪取20年來的各國共產黨領導權及革命運動領導權,將之納上「斯大林主義蘇聯新帝國附庸傀儡之路」;

〔C〕反對「斯大林蘇聯/斯大林國際」以此為其「新帝國主義政治籌碼」,與「美英法『聯盟國』自由市場資本主義陣營」以至「德日意『軸心國』法西斯納粹」作「討價還價棋子」,進而尋求擴大「蘇聯新帝國主義/大俄羅斯覇權主義」在世界上的侵略。

時至今日,托洛茨基——「托洛茨基主義第4國際」最早以1種「系統認同馬克思——列寧」的社會主義理論〔「馬列主義」其中1派理論〕批判「斯大林蘇聯」為「工人官僚國家墜落的資本主義復辟」——其「蘇聯政治再革命理論」及相連繫的「社會主義不斷革命理論」,整體地說雖然「有對有錯」,然其所分析關於「背叛國際及本國社會主義Socialism——Communism公社主義革命」的「工人墜落官僚之蘇聯必亡」、預視「偽社會主義工人國家官僚資本主義復辟之蘇聯必亡」,卻已被有關的最後歴史事實驗證為正確判斷。

然而,「晩期托洛茨基」——「托洛茨基主義第4國際」的主要政治意義,乃基本上在於作為1種「社會主義民主左派反對派/馬克思主義反對派/列寧主義反對派」的「反對派意義」;「托洛茨基主義思潮/激進學生運動/激進工人運動」在「1968至1978年巴黎——資本主義世界『反建制』左派人民運動」扮演有重要角式,其主要政治意義也在於「反對派」——「托洛茨基主義第4國際」除了其著名理論家曼德爾〔Ernest Mendal〕的《晚期資本主義Late-Capitalism》有一定理論價值、「托洛茨基派工會」在法國等有較明顯眏響、一批「1968巴黎『托派』學生運動份子」後來加入法國社會黨〔已脫離「托洛茨基派」〕而其中的若斯潘〔Joseph Jospin〕曾成為法國左派社會黨〔民主社會主義〕政府總哩之外,1968年迄今已愈42年,「托派」及「前托派」能「超出反對派意義」的作用不大;「傳統托洛茨基主義」曾提出在先進資本主義國家模倣「1917年俄國10月革命」的「兩京起義/雙重政權模式」,「1968年巴黎人民運動」後有改提為「人民運動/雙重政權模式」之類,都只屬「教條主義」的「小團體空談」而已,「托洛茨基主義派」對今後的「世界往何處去?」根本已再無「獨特的合理見解」——「後蘇聯終亡」的「托洛茨基主義第4國際」亦因失去其「第1批判議題實體」及「國際社會主義Socialism——Communism公社主義運動陷空前低潮」而亦「陷入無實質前景形態」〈雖然「托派侯選人」在2007年法國總統普選裏,首次超過暴跌至只得不足2%選票〔已類近終亡〕的「法國共產黨〔前斯大林主義〕侯選人」〉。
過去斯大林〔斯大林主義〕批判托洛茨基〔托洛茨基主義〕為「極左派」,然而——

托洛茨基的「孟什維克淵源」、「西歐式社會民主黨傾向」、「股份制國有企業主張」——等,卻都顯示其「社會主義中派右派」成份;

托洛茨基作為「布爾什維克10月革命第2號領袖」、「彼德堡10月革命武装起義總指揮」、「蘇聯紅軍之父」——等,則顯示其「標凖社會主義左派典範」型格——托洛茨基《被背叛的革命》一書認為:「蘇聯國有制企業」並無需要作「所有制再變」而重點在「政治體制民主化改革/同1個工人階級可有多個政黨」即可有「社會主義工人國家多黨制」;這可理解為即「無產階級專政國家多黨制」,「社會主義國有制/公有制企業」雖可結合「股份制」但無需作「所有制再變」,遂呈示某種「社會主義國有制/公有制職工股份制企業自治形態」,即「社會主義企業工人階級」並非「理念型Ideal-Type無產者」,而是「社會主義國有公有制企業本位分紅者」仍維持「社會主義國有制/公有制經濟基礎」,是為托洛茨基所構想的「社會主義蘇維埃〔勞動者代表會議〕政治多黨制工人國家」——但托洛茨基並不反對馬克思、恩格斯、列寧的「無產階級革命專政」範疇,即馬克思、恩格斯所提出的「巴黎公社式勞動者市民革命公義大平等共同體/社會主義國家自我革命朝向消亡功能/聯合起來的公民個體權利由限制而最終消滅資產階級法的所有權Property產權」範疇;列寧則在此基礎上突出強調「理念型Ideal-Type無產者革命精英Elite特異材料頭腦社會主義前衛Avant-Garde先鋒人格」及其「現代社會化組合」,才是此「最後的大歴史鬥爭過渡完成」的「領導核心社會力」——列寧完全清楚仍然「毎日毎時都在自發產生小資本主義」的「社會主義企業工人階級」總的説不可能是「國家消亡/產權消亡」的「領導核心社會力」,雖然「無產階級專政國家」在現實上可以是「工人階級國家」或是「工農勞動者國家」,但「無產階級革命專政國家」與「社會主義工人國家」是2個雖有重疊但更有區別的範疇,後者不一定含有「導向國家消亡/導向產權消亡」功能——列寧與托洛茨基之間,是相互充份明瞭對方思想深處及彼此異同的〕vs

關於托洛茨基論說的「社會主義Socialism——Communism公社主義革命多黨制工人國家」,我看關鍵在于「社會主義 Socialism——Communism公社主義的多個革命黨/執政黨/反對黨/國有公有制職工不同社會力構成利益集團黨【雖然 不能形成資本利益集團黨/因為不存在資本主義私有企業】 社會不同功能集團黨」在開放「普遍民主選舉政治」的整體格局裏,如何有「實權的列寧式無產者革命機制」以「持久統合【產權消亡/國家消亡/就是民主Democracy希臘羅馬共和城邦商業利益法制本質終亡/資產階級法的消亡〈此乃 『馬克思無產階級革命專政根本義——葛蘭西式Hegemony 覇權根本義』〉國際Commune公社聯盟】」不容「資本主義復辟/生產財Property產權私有復辟/資產階級法的復辟」

托洛茨基於1929年被斯大林放逐離開蘇聯,其後才提出的「反對組建世界反法西斯納粹統一戰綫」,就真的帶有「極左派」性質——但他認為「世界資產階級的自由市場經濟部份/法西斯納粹部份」都是「世界資產階級整體組成」,因而必須在原則上「全部整個地反對」的基本觀點,却是正確的「馬克思——列寧社會主義左派理論」觀點,然而由此引伸出在「世界大戰」形勢下不區分「理性法制民主公民社會自由派資產階級」與「近乎暴力取締公民社會」之「法西斯納粹資產階級」,拒絕因為「保衛理性法制民主公民社會」〔斯大林——朱可夫——赫魯曉夫等肯定不是由此出發vs葛蘭西——陶里亞蒂——意大利共產黨則卻是明確由此出發〕在「特定歴史時空」裏,與「自由派資產階級」戰略合作「組建世界反法西斯納粹資產階級統一戰綫」,便的確是「極左派」了;

托洛茨基在「人民武裝起義中創建蘇聯紅軍」以及於「軍事Communism時期」主持鐵路運輸,「以鐵腕方式迅速恢復全國交通幹綫供民用軍用」顯示其「左中右政權都需要」的「軍事行動組織才能」;

托洛茨基在《文學與革命》一書的寫作,又顯示其「左中右文化凖則都肯定」的「現代西方文化藝術高水平認知」〔魯迅文藝理論就深受其映響〕——
總合地看,托洛茨基是1名「現代西方式『俄羅斯文化』烏克蘭猶太『異端左派』社會主義自由派『高級知識份子頭腦』以及『強悍軍事行動方式』天然揉合的『革命家氣質』特異人格」〈列寧臨終稱他為「蘇共全黨最有才華的人」〔當然列寧本人除外〕,絕對是有客觀跟據的〉。

請在此留言

*
To prove you're a person (not a spam script), type the security word shown in the picture. Click on the picture to hear an audio file of the word.
Click to hear an audio file of the anti-spam 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