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社會部落

Avant-garde!
Subscribe

衹有「新馬克思主義〔政治人〕 社會民主主義特首」 可救轉香港大困局 (4)

八月 01, 2011 By: 魯凡之 Category: 理論探索, 社會透視

問:如果北京中央不能以「中國社會主義現代化改革」反對「資本主義現代化改革」、不能以「中國社會主義主導下作資本主義合理補課」反對「走資本主義道路」,怎麼辦?

答:那便「新馬克思主義〔政治人〕香港特首」肯定不在邏輯之內。事實上,中國的「社會主義道路」早就已是危如懸卵,中國的「社會主義憲法」〔馬克思主義憲法〕實在已「很大程度虛文化」;胡錦濤所言「反對『改旗易幟』」已成為「談何容易」,那不是物質層面的「第3世界式資本主義局部現代化成果」所能掩蓋及代替的。

雖然香港這個地方,「從官到民」都勘稱是「舉世最支持」美式新殖民主義包括「弗列特曼自由市場萬能謬論偽說」的地方--此所以,弗列特曼也標舉香港為「經典資本主義Classical-Capitalism典範資本主義的最後堡壘」--

2008年後迄今未了的「世界金融大海嘯」發生後,為什麼香港的「曾蔭權政府」最缺乏「必要的政府干預調節市場」動作呢?實正呈示著香港作為「弗列特曼最後堡壘」的「自由市場萬能謬論教條主義作祟」現像,尤其「世界金融大海嘯〔美國金融大海嘯〕弗列特曼自由市場萬能主義總崩盤」後,香港的「泛民主派當前代表人物」〔尤其是「公民黨」、其次是「民主黨」、「社民連」〕大多都難免處於「美式新自由主義價值崩盤矛盾」的狀態中;大概只有「走非親美路線」〔有「走新中產階級路線」、也有「走勞工基層路線」〕的少數有些例外,但這卻才是「泛民主派」的應走路向--2010年6月之後的「民主黨」主流有較明顯轉變,由「李柱銘典型親美英路綫」轉為「司徒華相對民族主義路綫」vs 香港「泛民主派」還有個「新興資本財團--天主教權--港英殖民地部份前高層官僚--親美民主派代表人物連體化」的「近年演變方面」的問題--亦即是「泛民主派蛻化變質方面」的問題--那是某種有可能演變為類似於泰國「他信/反他信式新興資本國際化〔西方買辦官僚裙帶集團〕民主運動親資本領袖連結體」的「類似顏色革命〔同模同構同性質〕全民普選力量」,在香港的具體環境下,便可能與美國、英國的「新保守主義右派〔新自由主義〕反社會主義政治勢力」以及台灣的「反共極右派政治勢力」加強掛鉤,在香港籍著「全民普選特首及各級議員」吸扯大量選民作為「反共拒共民眾運動〔右派人民運動〕群眾基礎」,以發展推動中國主體「全面走資本主義道路」〔改旗易幟〕的某種「官民資本媒體輿論全方位結合」的「另類香港資本主義特區新政治」--香港「泛民主派」當然不應走這樣的「歪路」,但卻非不可能有部份「全面變質了的泛民主派」會這樣走--

根本的問題是,中國主體內部有推動「全面走資本主義道路」〔要求正式「改旗易幟/砍社會主義憲法招牌/砍馬克思主義」〕的強大政治經濟社會綜合力量;明顯地,中國各式「走資派」一定會高度利用「香港資本主義特區」,而香港資產階級及其代理人,也肯定會興高彩烈地盼望中國「社會主義變質蛻化/資本主義道路復辟100%全面完成」。

有趣的是,但假若香港特區的「全民普選特首政治」走上「先進現代化資本主義社會」合乎內在客觀發展規律的某種「社會主義初級階段形態」的話,那便對當前中國主體「仍在走」的「走資本主義道路力量」〔要求「改旗易幟」--「改社會主義之旗,易馬列毛主義之幟」的「全面走資力量」〕構成為「客觀阻截」而發生「衛護《中國憲法》堅持社會主義--反對走資」的重大作用〔至低限度,假若華南有「全面走資本主義道路」的一天,也離不開「國際先進現代化資本主義香港」的「國際促進走資作用」,若「地產金融病態資本主義香港」成了「瑞典式半社會主義半資本主義香港」的話,那華南「即使想全面走資」也是在「客觀上走不成」的〕,但卻又「有趣地」仍是「一國兩制」。

請在此留言

*
To prove you're a person (not a spam script), type the security word shown in the picture. Click on the picture to hear an audio file of the word.
Click to hear an audio file of the anti-spam 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