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社會部落

Avant-garde!
Subscribe

再議香港機場發展的空域問題───回應民航處處長羅崇文先生在《經濟日報》的專訪

七月 25, 2011 By: 真雲中龍王 Category: 社會透視

我們非常樂見,香港政府民航處終於履行責任,在香港機場發展的議題上解釋香港的航空政策,更直接回應了空域問題,這一小步是值得肯定的。然而,我們暫時還是有幾點,與民航處處長羅崇文先生商榷。

一般人以為,所謂的空域限制是「特定空域之內不同機場的飛機航道有衝突」,但在中國內地,空域限制有另一個現實景況,是四野無人的空域不能飛,飛機航道卻擠在一起的荒謬。中國解放軍空軍是中國空域的實質管理者,這是莊嚴認真地寫在《中華人民共和國飛行基本守則》之內,香港民航處聲稱「解放軍作出了很多幫助」,是肆意矮化中國解放軍空軍在中國空域問題中的實質領導地位,歪曲中華人民共和國人民代表大會政治制度及無視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政令。倘若羅處長並非存心替解放軍隱惡,那麼我們敬希羅處長認真研讀中國國情,孟子云「詖辭知其所蔽」,不可不察。

此外,羅處長稱「本港機場現時只有少於2成半航班的飛行路綫,需經過珠三角空域」。中港空域之間進出各有三個航點,進入大陸的點分別是羅湖、惠萊和湛江,而進入香港的就有珠海、惠萊和湛江,其中羅湖及珠海乃係珠三角地區,然而惠萊和湛江則不列入珠三角地區內。羅處長之言其實只闡述途徑羅湖航點及珠海航點的統計數字,難免令人低估中港空域限制。須知道,中港空域限制引申的航道問題,除了經羅湖航點引起的盤旋攀升外,還有香港西北空域狹小,進入惠萊和湛江的飛機不能在西北空域排隊,而要繞道東龍島與所有飛機一起排隊,這才是降落航機的真正瓶頸。而羅處長引用數據「當中只有12至13%的航機,屬香港來往內地的航班」更有失處長身份,眾所周知香港往來歐洲諸國及北美洲的航班,均須進入大陸空域,這「12至13%的航機」不就是說明了,中港空域限制不只影響中港航班,更影響香港國際航班?孟子云「遁辭知其所窮」,不可不察。

羅處長稱「全球不少機場均受地理環境限制,包括機場周邊山勢等,導致往返不同航點時,均不能以最短的直綫飛行」,更是混淆了大自然限制與人為限制。自古以來,人類為了克服大自然的挑戰和威脅,不斷探究求變,就是懷著人定勝天的豪情壯志,為人類理想生活而奮鬥;而香港飛機被逼盤旋升降,是因為中國解放軍空軍人為設立飛行高度限制。不移平山巒而繞道,是不能也;不解除空域限制而繞道,是不為也,非不能也。孟子云「邪辭知其所離」,不可不察。

人際溝通,首重誠意。《尚書.旅獒》云「志以道寧,言以道接」,不可不察。

民航處處長羅崇文先生在《經濟日報》的專訪

請在此留言

*
To prove you're a person (not a spam script), type the security word shown in the picture. Click on the picture to hear an audio file of the word.
Click to hear an audio file of the anti-spam 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