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社會部落

Avant-garde!
Subscribe

香港會出現供水危機嗎?

六月 17, 2011 By: 青峰 Category: 社會透視

============================

大部分人都好像以為香港可以永遠穩坐東江水這艘釣魚船,沒有對水資源危機提高警覺。加強保護自然生態、堅持食水公營、重啟海水化淡,刻不容緩。

============================

入夏以後,長江中下游發生特大旱災。這次旱災,除了進一步暴露中國水資源的匱乏外,也同時向香港的供水作出了紅色警示,特區政府和廣大市民絕不可掉以輕心。

源源供水非理所當然

香港教育界流傳一則笑話。話說有老師問學生:「水從哪兒來?」學生回答說:「水從水龍頭出來。」笑話原意是慨歎香港學生知識貧乏,在富裕環境之下,以為一切物質的供應都是理所當然。其實,學生的可笑答案,正是成年人思維的反映。

香港自開埠以來,淡水供應一直是大問題。英國人統治時期,不斷興建水塘以助儲存雨水,但這種「睇天做人」的方式,受天氣影響,令香港經常出現缺水和需要實施限量供水的情況。香港人稱限量供水為「制水」,老一輩的香港人,對1963年每四天供水一次,每次四小時的制水苦況,依然記憶猶新。同年,中國向香港伸出援手,開始鋪設東江水管。1965年首期工程完成,東江之水正式越山而來。從此,香港有了穩定的自然淡水供應,雖然在七、八十年代曾實施制水,但情況遠遠沒有六十年代般嚴重。今天,東江水佔香港總用水量約八成。

1982年以後,香港就沒有再實行制水,令不少人抱着大安主義的心態,以為東江水一定可以長流不息,扭開水龍頭就一定有源源不絕的淡水流出,這其實和「水從水龍頭出來」的答案一樣可笑、無知。

從整個世界來看,氣候變化、污染、高原地區積雪減少和雪線上移(高原的積雪是河水之源,如黃河、長江的源頭都在青海的高原)、雨量減少、河川水流減少等,令地球的淡水資源日益枯竭,已威脅到人類的生存。從中國來看,人口龐大,經濟急速發展令用水量急增,加上污染嚴重和濫建水壩等問題,令中國早成貧水之國。長江是中國第一大河、世界第三大河,也可以出現如此可怕的旱災,誰能保證包括珠江水系在內的中國其他水系不會出現類似旱情?從香港鄰近地區來看,不久前即有前車之鑑。2009年第四季珠江流域大旱,其中西江旱情嚴重,影響對澳門的供水,令澳門用水一度告急。同年10月,天文台台長李本瀅在電台節目上發出「預警」,指氣候反常令雨量分佈變得極端,部分年份乾旱,部分年份多雨,預料未來20至30年是「旱年」,華南地區降雨量會減少,華南和香港有機會出現食水短缺。

由世界、中國,到鄰近地區,上天不斷在告訴我們:「沒有人能夠保證供應香港的東江水可以千秋萬世。」既然東江之水越山來不是永遠和必然,香港就要未雨綢繆,不能臨渴掘井。

保自然  護淡水

未雨綢繆可分兩方面。首先,是嚴格保護香港現存的淡水資源。根據水務署的數字,香港現有17個水塘,最高總存水容量為5.86億立方米。如能保護好香港的水塘,一旦廣東出現大旱,東江水供應困難,水塘的存水就會成為比地產物業更貴重的救命甘泉。

要讓香港生生不息,就要保護香港的本地淡水資源;要保護香港的本地淡水資源,就一定要保護香港整體的自然生態。自1863年建成薄扶林水塘起,水塘就成為香港的生命。香港的水塘不可能孤立存在。各大小水塘,是配合整體自然環境,包括泥土、樹林、草地、山坑、各種動植物等,建設而成的。故此,這就很容易理解水塘附近的廣闊地區,大多納入郊野公園的範圍,受到1976年頒布的《郊野公園條例》保護的原因。不保護香港的自然生態,怎能利用自然環境為水塘引水、集水、儲水、護水?香港約有四成的土地屬郊野公園,其中一個主要作用,就是要保護香港的水塘、香港的水源,也就是保護整個香港的生命。早前有學者和商界人士鼓吹向郊野公園開刀,甚至填平水塘,用作興建樓房以「解決」住屋問題。政府如接納這種建議,等於是置香港於死地。香港可以一天沒有房地產,但香港人不可以一天沒有水喝。

此外,淡水是生命之本,是最重要的公共資源,故絕不能將水務私有化。可以想像,如將水務私有化,除了引起加價等民生問題外,私人公司極可能,甚至是一定會在原郊野公園的土地、水塘附近發展地產,將香港的生存化作私人地產暴利,後果不堪切想。

重啟海水化淡

另一個未雨綢繆的方案是海水化淡。任何人都知道,一旦東江水供港出現問題,水塘存水絕不能應付香港的用水需求。因此,香港急需另尋「水路」。香港是沿海城市,故海水化淡是一個必須考慮的供水途徑。

在香港,海水化淡不是甚麼新鮮的事物。1975年10月,樂安排海水化淡廠建成,1977年9月全面投產,每日生產18萬立方米淡水。後因成本太重等因素而停產,更於1992年拆卸。樂安排海水化淡廠雖然經濟效益不彰,但亦為香港帶來寶貴的海水化淡經驗。

回歸後,香港恢復海水化淡的研究。2004年起,水務署重新開始研究海水化淡,於屯門和小西灣試驗以逆滲透濾膜技術將海水過濾成為淡水的可行性。2007年1月10日,當時的環境運輸及工務局局長廖秀冬,在立法會回應議員提問時表示,海水化淡成本高昂,但隨着科技發展,有下降趨勢,如配合可再生能源如太陽能使用,有助降低營運成本。她更形容海水化淡是「有希望的方向」,有望成為本港長遠其中一項供水來源。同年10月,水務署發表《協議編號CE97/2002(WS)──香港開發海水化淡設施試驗計劃研究──勘察工程》的研究報告。報告對海水化淡持正面態度,認為「在香港以海水化淡作為策略性水源的經濟成本及其好處是值得考慮的」,並建議「建造一座中型的海水化淡示範廠,在某一社區提供化淡水,並可從中取得居民的意見及爭取更多時間以研究在氣候轉變及不同因素下供水的可靠性。」(見報告第8頁)

在長遠供水一事上,當年的廖秀冬、環境運輸及工務局、水務署,以前瞻的眼光,為香港的長遠福祉着想,研究海水化淡的可行性,並作出有益而可行的建議,實應大加表揚。

臨渴掘井追悔莫及

生命離不開水,在百多年的發展中,水塘及與之相配合的自然生態,一直是香港的生存命脈。同時,香港過往有海水化淡的經驗和研究,現在更可借鑑新加坡等沿海國家最新、最便宜的海水化淡技術。可惜,水塘及郊野寶地,日漸受到地產擴張的威脅,前景未明。而2007年以後,海水化淡一事似無進一步跟進,政府不提,民間對此也沒有大聲呼籲。大部分人都好像以為香港可以永遠穩坐東江水這艘釣魚船,沒有對水資源危機提高警覺。種種短視現象,着實令人憂慮。

如待水荒爆發時才臨渴掘井,屆時香港經濟、社會民生必會受到無法估計的打擊,甚至可能觸發社會動亂和政治危機,追悔莫及。面對中國以至全球氣候變化和水資源枯竭,香港必須在供水危機出現前未雨綢繆,臨渴掘井不但不是出路,更極可能是死路。

本文刊於《香港商報》2011年6月17日:

http://www.hkcd.com.hk/pdf/201106/0617/HA09617CLEA.Pdf

請在此留言

*
To prove you're a person (not a spam script), type the security word shown in the picture. Click on the picture to hear an audio file of the word.
Click to hear an audio file of the anti-spam 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