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社會部落

Avant-garde!
Subscribe

半威權政治下的普選

五月 27, 2011 By: 凱域 Category: 環球視野

原文發表於2011年5月26日「蘋果日報」

普選不是萬能,人人皆知,但普選可以迫使政府重視民意,這不容否認。上星期六晚,新加坡新內閣宣誓就職,其中十四個部長,十一個換人,包括不受民眾歡迎的副總理黃根成和國家發展部長馬寶山。就連建國元老李光耀和前總理吳作棟都辭去資政職務,離開內閣。在就職演說中,總理李顯龍一改星政府以往的傲慢態度,說會廣納民意,增加民眾參與,並會承認和改善施政失誤;他更會全面檢討現時所有重要政策,處理醫療、房屋和新移民等問題,亦會削減長期為人詬病的「天價」部長薪金。更重要的是,他調整了施政理念,承諾建設一個公正公平的社會,在經濟發展的同時,更重視改善民生,使社會上沒有人會落後。究竟是甚麼促使新加坡政府作出這些重大轉變?

這一切都源於五月七日的國會大選。在這次大選中,執政人民行動黨雖然仍贏得八十七席中的八十一席,得以繼續執政,但得票率卻下跌到只有約六成,是獨立以來最低。而反對黨的議席則由兩席增加到六席,更歷史性地奪下一個「集選區」,使外長敗選下台,這是人民對執政黨發出的重要警號。政府必需改善施政,回應人民的訴求,否則將來就有可能失去政權。可見即使在新加坡這樣的半威權社會,普選仍可以發揮監督政府的作用。

反觀沒有普選的香港,政府施政缺乏人民有效監督,情況似乎比新加坡更差。政府可以不理民意強推政策,或選擇不回應市民的訴求。市民對興建高鐵意見有分歧,政府靠「功能組別」議員的支持在立法會強行通過撥款;社會上有不少聲音要求復建居屋,它當作聽不見。最近政府更打算修改選舉法例,剝奪市民補選立法會議員的權利。

社會上有部份人士認為,實行普選只是表面民主,並不能根本解決香港面對的結構問題,他們認為香港需要的是更徹底的社會經濟制度改革。我不反對這些改革,但認為我們並不能放鬆對爭取雙普選的堅持。從新加坡的經驗可見,選票仍然是市民用以制衡政府和迫使其回應其訴求的有效秘密武器。

請在此留言

*
To prove you're a person (not a spam script), type the security word shown in the picture. Click on the picture to hear an audio file of the word.
Click to hear an audio file of the anti-spam 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