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社會部落

Avant-garde!
Subscribe

政府如此紀念五區公投是否有點滑稽?

五月 18, 2011 By: 小龍 Category: 社會透視

今日是五月十八日,是五區公投一週年之後的三天,本來時間已經過了三天,實在沒有甚麼好寫。畢竟有很多人在部落格及飛卜裡進行回顧及深入分析事件的前因後果及影響。不才自問學識有限,且當時身在外地,不知事態之全部,再插一把咀都只是鸚鵡學舌,貽笑大方。本不欲獻醜於人前,而愛神遊太虛之中。偉大的特區政府於昨日提出防止議員動輒辭職,背棄選民的絕招,卻是比弱智更弱智,不才實在不得不加一把口,探討一下。

五區公投已經經歷了一年有多,而政府諸賢亦在苦讀各國政治學名著之後,終於在加治隆介之議中,尋找到封殺五區公投的絕招。為免議員們因各古靈精怪的理由而放棄選民對他們的期望,政府決定不再進行補選,而是由未能當選的名單內找出最高票數者自動頂替。這個情節正是加治隆介之議第二期出現,因當選的議員在當選後不久暴斃,而後本應落選的主角加治隆介頂替他的位置。政府做的正是效法這個情節以「節省公帑」(用六百幾億去起高鐵,卻節省那幾百萬,甚至幾十萬競選經費)。究竟外國有多少先例,基於甚麼情況之下才作頂替而不作補選,不才實在懶惰,不想多作查證。但這個危害香港市民生命彩產安全的建議,卻絕不能落實。

替補機制的啟動,最先出現的一定是政治暗殺,甚至黑金政治的復活。選舉是一個人民授權的儀式,代表當選者得到了該區大多數的人民的認同才可以成為代表。替補機制卻增加了過程的僥倖性,假若落選者心生歹念,在落選後向當選者下手。報章為存厚道而說會增加抹黑及司法負擔,但若當選者品行清高,負面宣傳及陷害無從下手,則只可把心一橫,在當選者頭上開個小洞。政治暗殺若如因此而猖獗起來,則不單止危害從政者的生命安全,甚或小市民的生命亦受威脅。須知道暗殺者若行弒失敗,將會脅持人質或向群眾開槍以搏取逃走機會。另外,不法集團若要陷害落選者,亦會傷害當選議員。在替補機制之下,最大得益者當然高票落選者。所以他們遭到陷害的可能性亦大大提高。不管警力及司法亦會因為替補機制的出現而增加額外的工作量。而一般遠離政治的小市民亦因為替補機制的出現而要面對性命威脅。政府為了阻截五區公投再出現的可能性而不惜與市民,警方及司法系統對立。為一己之便而放棄其基本責任,究竟這個政府是太愚蠢,還是太惡毒?

再者,替補機制本身能否取代補選反映民意?在加治隆介之議中,主角因為當選者在選舉後不久暴斃而得到替補的機會。但他的替補本身亦有一定的合理性。其一,因為主角替補的時間是在選舉之後數天,當選名單仍然在處理中,如果再重新動員及進行選舉的確過分滋擾群眾。其二,主角得到的票數遠高於最低當選門檻。在這兩個情況之下,或許大家會認同加治隆介的這個替補。但政府的建議卻是任何時間及情況之下都可以啟動這個機制。西諺有云:「政治三天已太長。」議員有四年任期,假如兩年之後,議員因事去職。究竟當年的落選者是否仍然有當年的民望去支持他擔任議會工作?另外,事隔兩年,當年的落選者或許因為當年某些議題而決定透過參選而發表意見。但兩年之後,某議題已經告一段落,究竟落選者是否有意願去擔任議員也是一個疑問。而且,替補者的理念與當選者可以是南轅北轍,自由主義者的當選者若去職而由左翼立場候選人替補,究竟民意會否因而伸張?所以,為封殺「公投手段」而不惜扭曲民意,有如因噎廢食。在極特殊的情況之下進行替補或是節省公帑的好方法。但不斷用「浪費公帑」為理由去扭曲民意,卻未免降低香港人的格調。

假若替補機制最終得到通過,為什麼只可套用在地區直選的立法會議員身上,而功能組別卻免於這個機制?政府提出技術性的理由,但其政治性的用心卻比司馬昭更不懂得去掩飾。因為直選議員本身是經過每個香港市民授權才可以登上議事堂。但三十個功能組別議員中,有十四個本身卻是自動當選。究竟他們用甚麼方法去排除其他競爭者?或者這些議席是為一小撮有「為香港貢獻最多的人」的酬庸?亦即是說他們捨棄這個議席的機會成本比直選議會大很多,根本為會為政治理念而放棄之。政府為了這個小小的政治理由而要突顯它的當然支持者存在的荒謬。究竟政府是否利用這個議題挑起市民對功能組別的質疑,並暗中著手為廢除功能組別鋪路?政府這一手明修棧道,暗渡陳倉之舉,為即將來臨的選舉年挑起了首個政治性的論戰。為一眾將近失業的政治評論員提供就業機會。傳媒該向林局長送上致謝信。

基本法的「行政主導」原則底下,議會的職能比起十四年前大幅被閹割,因此議會影響力有限。市民對議會的期望既然是近乎零的時候,其實代議士們要玩甚麼遊戲,我們真是管他的。奈何有人提出這個危害市民生命,並威脅有志者參政的議案,卻竟有議員支持,我們對香港如此低質數的從政者實在感到悲哀。而有功能組別票的社會中上層人士更需要好好警惕這群議員。社會安全及公義是維持良好營商環境的必要條件條件。他們為挫止一少撮喜歡搏出位的神經質議員而出賣你們的人身安全。所以別以為你們手上有第二票就高人一等,第二票今日可以連你們的生命都可以出賣,他們有甚麼做不出來?

再者,雖說補選是浪費公帑,但背後卻推動著大量的經濟活動,紙張,出入口,印刷,設計甚或教育,通通會在選舉中獲益。政府「浪費公帑」的個理由,正是跟曾俊華的名句「政府有錢,市民會有錢」相呼應著。由此可見政府的經濟思維比梁惠王更為狹窄。相對之下,替補機制若讓與主流民意相違背的人走進議會,並協助政府通過一連串出賣市民利益的法例,導致政治危機連年,外資,國企紛紛撤資逃亡,香港的地位有如唐末的長安,成為世界經濟的棄市,這個損失沒有人可以承擔。而特首更會有心理準備,在黑幫橫行及市民怨聲載道的情況之下,收到北京的溫馨提示。這種情況的起因,卻當年只是為了出氣而通過了一個小小的替補機制,這種因小失大,可真讓懂得精打細算的香港人面目無光。

其實補選也好,公投也好,都是一種民間表態的一種方法,如果社會的出氣孔被堵塞,壓力無從宣洩,政府面對的將會是暴動。公投後一週年,社會氣氛並沒有因此而出現大的改變,主要原因在於社會主流的保守性極強。每個人非常清楚自己不喜歡北京政府及其傀儡香港政府,奈何基於強大的軍力及經濟實力底下而敢怒不敢言。所以即使只有五十萬選民走出來投票,但社會當年仍是炒得很熱,即使基於種種原因沒有去投票,至少亦趁機討論以宣洩他們對現實的不滿。公投過後,他們因為發洩完畢而回歸現實。政府無需特別大張旗鼓,像麥理浩般推出一連串政策重塑香港社會。替補機制是政府枉作小人,或許代議士們的質數實在太低,不能為我們作這個重要的決定。他們之中應否找五個人出來請辭,將這個決定交給大眾?

請在此留言

*
To prove you're a person (not a spam script), type the security word shown in the picture. Click on the picture to hear an audio file of the word.
Click to hear an audio file of the anti-spam 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