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社會部落

Avant-garde!
Subscribe

寫在六四·二十(一)

六月 04, 2009 By: 白光 Category: 社會透視

六四事件無疑是中國當代歷史中的重要事件,但是到今天,國人的反思還是留在比較膚淺的層次,這主要是因爲執政者一天不平反學運的定性,國人永遠都會圍繞著「平反」爭論不休。當然,主要的責任是在執政者——特別是體制内的強硬派——身上,正如「四君子」之一的周舵所說的一樣,他們應該佔了百分之八十的責任。但是體制外的強硬派也不是沒有責任的。個人認爲,體制外以柴玲和封從德等人爲首的強硬派,他們的躁動和幼稚,也是把整個學運摔進絕望的深淵有關的。

中國沒有經歷到發源于歐洲,因特殊經濟特變而引發的「社會現代化」,也沒有内生的政治和法律制度的建設,在國際列強雄踞國際舞臺的現代世界,一方面要吸收已經實現比較完整的「現代化」的經驗,同時又要保持獨立,避免成爲任何形式的帝國主義的附庸,在摸索的過程中,難免步履蹣跚,要拐不少彎路。

要持續的實現現代化,必須要有深刻的思想,要能掌握復合建構的現代世界體系、社會組織、法制,以致權力分配等理論,並且定出步驟,穩定地、分階段地實施。在中國自身發展的同時,借助外國的積極力量,以推動現代化建設,是可行的手段;但是妄想世界其他國家都是友善的,都會幫助中國現代化,無疑是癡人説夢。

當年體制内的溫和派,其實也有部分是支持政治制度改革的。不論他們是真心抑或假意,就算他們本身都其身不正,有份參與官倒、投機等不法活動,如果他們是真正推動了政治制度改革,那個結果一定要比當年鎮壓以後,全國噤聲,個個壓抑了民主的訴求,全國上下一律向錢看要好。再説,就算是老趙一家當年也腐敗,制度搞好了,還是可以利用制度把他給拉下來。

二十年過去了,躁動也應該沉澱下來了,全國向錢看的弊病叢生,走資的絕路也是走不下去的了。接著來,中國應該要思考怎樣實現總體現代化,在政治和法律制度上完善建設,在民主政治制度建設成熟以後,也就有了推動社會經濟改革、邁向更公平社會的動力。完善法律制度也有助讓國家在改革、發展的過程中維持在一個平穩的狀態下進行,避免躁動造成的激烈動蕩。

請在此留言

*
To prove you're a person (not a spam script), type the security word shown in the picture. Click on the picture to hear an audio file of the word.
Click to hear an audio file of the anti-spam 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