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社會部落

Avant-garde!
Subscribe

香港須彰顯「五一」精神

五月 02, 2011 By: 青峰 Category: 社會透視

每年5月1日的「五一國際勞動節」,香港和世界上許多地方一樣放假一天,以示對勞動人民的尊敬。香港今年的「五一」,增加了一個新意義──正式實施最低工資以保障基層勞工。既然最低工資在「五一」這個大日子實施,正好藉此機會,檢視一下香港的「五一」精神。

「五一」工運可歌可泣

對於很多香港人來說,「五一」只是一天普通的假期。但大家可會知道,這一天假期,是勞動人民用鮮血換來的?

十九世紀,西方社會在工業革命之下,工人階級生活艱苦──居住、勞動環境惡劣,還要長期受超長工時(一般為十四至十八小時)的勞役和超低工資的盤剝,身心受到嚴重摧殘,醫療、子女教育等也缺乏保障。為了爭取自身和下一代的生存、尊嚴、前途,美國和歐洲的工人運動日益蓬勃。1866年,第一國際提出「八小時工作」的口號。1877年,美國爆發了本國歷史上第一次全國罷工,工人群眾走上街頭遊行示威,要求改善勞動與生活條件、實行八小時工作制等。1886年5月1日,美國全國估計有三十萬至五十萬工人參與罷工和示威遊行,芝加哥為是次運動的中心,聲勢最為浩大。當時流行一首《八小時之歌》,歌詞提到「八小時工作,八小時休息,八小時歸自己」,這是多麼合情合理的卑微訴求啊!

可惜,合情合理的卑微訴求並沒有換來合情合理的回應。大資本家抬出「破壞經濟」等藉口,向政府施壓,政府決定強硬對付工人群眾。5月3日,芝加哥當局在混入人群中的、有組織的罷工破壞者配合下,開槍鎮壓,多名工人死傷。次日集會,又發生不明來歷者向警察投擲炸彈,警察開火,多名群眾傷亡。事後,芝加哥當局借炸彈事件大力打擊工運領袖,有的被判監禁,有的被判死刑,有的在獄中自殺。運動雖然遭到殘酷鎮壓,但西方工業國家勞動群眾的爭取公義運動,卻更加風起雲湧。

1889年7月,正值法國大革命一百週年,第二國際第一次代表大會在巴黎舉行。由於1886年5月1日美國工運有重大意義,會上通過把每年的5月1日定為「國際勞動節」,得到廣泛認同和響應。隨後數十年,勞動人民持續奮鬥不懈,付出巨大犧牲,令西方工業國家逐步落實八小時工作制等多種勞工保障,社會上的公義仁愛得到更大提升,西方因而日益富強繁榮,至今仍然主導世界,也令「加強勞工保障會破壞經濟」這類無恥謊言不攻自破。

今天,當我們享受勞動節假期、享受各種勞動保障、享受經濟繁榮的時候,可千萬不要忘記「五一」這首用勞動人民鮮血譜寫,值得永遠傳頌的歷史讚歌!

「五一」精神與香港之恥

「五一」精神是甚麼?歷史告訴我們,「五一」精神就是維護廣大職工及其家人的合理權益,伸張社會正義,讓全民共享繁榮,簡單來說,就是人道、仁愛、公義。因此,香港在5月1日起實行以保障職工合理權益為目的的最低工資,正是「五一」精神的體現,是必須鼎力支持的。

然而,在正式實施前後,香港的最低工資卻受到全方位惡意抹黑,甚麼影響經濟、製造失業等一類百多年前針對合理勞工權益的謊言與誣衊,排山倒海而來。香港,一個極高生活指數的現代大城市,每小時二十八元的最低工資實在少得可憐,卻還是「負擔不起」。香港,一個政府庫房、外匯儲蓄、人均產值、富豪財產、商住樓宇和舖位的租金售價,都令全世界人瞠目結舌的現代大城市,竟然付不起這區區二十八元的最低工資。這一切說明了甚麼?這是單純的最低工資問題,還是不合理的社會經濟制度所造成的不公義問題?這到底是香港的光榮,還是香港的恥辱?

再說,西方發達國家在工人群眾的奮鬥爭取下,早已實行最低工資和限制工時,香港的最低工資竟然要到2011年5月1日才得以超低實施,而且至今連標準工時都沒有,只有沒完沒了無補假無補薪的超長勞動。香港的大部分打工仔女,在很多方面仍然處於十九世紀的落後、可憐狀況。這絕對是香港之恥!

香港,是告別恥辱,光榮地彰顯「五一」精神時候了。

本文刊於《香港商報》2011年5月2日:
http://www.hkcd.com.hk/pdf/201105/0502/HA05502CLEA.Pdf

請在此留言

*
To prove you're a person (not a spam script), type the security word shown in the picture. Click on the picture to hear an audio file of the word.
Click to hear an audio file of the anti-spam 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