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社會部落

Avant-garde!
Subscribe

雌雄莫辨

七月 04, 2009 By: 栢齊 Category: 生活隨想

最近米高積遜之死成為坊間熱門話題,有朋友引用他Dangerous一曲的歌辭來形容所謂的「港女」:

“She’s So Dangerous
The Girl Is So Dangerous
Take Away My Money
Throw Away My Time
You Can Call Me Honey
But You’re No Damn Good For Me"

將之稍改一下,用來形容「港男」,例如近來「小甜甜遺產爭奪」和「火速搭上兩闊太」兩事件的主角陳X聰和黃X發,亦甚貼切。

其實,「港女」也好,「高級鴨」也好,「電車男」也好,很大程度上都是以雄性價值為主導的社會經濟體系的產物,這些價值包括以支配為本,崇尚權力和利益,賤視雌性價值如情感關係和情感的表達,忽視家庭不可計量的付出,壓抑母性的愛與關懷。在這些價值主導下,所謂笑貧不笑娼,金錢至上被奉為真理,連著名學者張五常亦嘗言婚姻和家庭關係的建立純粹基於經濟和產權的因素。在這個體系中,男性爭相出人頭地,互別瞄頭,都總想找一個溫柔賢淑,三從四德,易於支配的女性當妻子,所謂「男人做野,女人收聲」,相信是不少男性的暗自期盼,只是不宣之於口而已;至於女性,一方面現代社會解放了她們的生產力,讓她們有一定的經濟自主權,與此同時,社會的主流價值仍視女性居於次要和從屬地位,就算其本人並不那麼計較,可是其身邊的家人朋友大多仍視「嫁得好」為金科玉律,而給予其有形無形的壓力,在這相矛盾的情況下,女性保護自己的最好方法,自然是先「提高價碼」,讓自己立於不敗之地,亦可向身邊人交代,符合社會的主流價值。換個角度來想一想,在高唱男女平等的今天,又有多少個男性願意接受一個比自己社會地位高的女性作為伴侶呢?我們可以批評「港女」現實,「講金唔講心」;嘲笑「高級鴨」「吃軟飯」,「唔係男人」;鄙視「電車男」只懂將自己隱藏,「冇鬼用」,然而,我們是否更應先拋開性別之辯,正視和申斥這些現象背後所倚托的那些不合理的畸形的社會價值?

自人類進入文明時代,我們總會認為男人必然要如何如何,而女性又應是何等模樣。記得前陣子外出用膳,聽到鄰桌的人跟朋友提到妻子,認為家庭主婦整天待在家裡,孤獨一人時,「求求其其又一頓午餐」,生活刻板,日子並不易過,而照顧家庭和幹家務的「產出」亦不易計量,因而要體諒其處境和欣賞其付出,觀察透徹,可謂至理名言。一直以來,女性在社會各個角落所扮演的角色都不大被重視,例如前述家庭主婦的無形付出對穩定社會所起的作用;國家領導人和外交官的配偶透過外事活動,促進國家間的交流;戰爭時期女性在後方投入生產支援戰事;至於一些公認的「女強人」典範,其行為模式骨子裡更多是建基於雄性價值。所謂的「現實」,某程度是一種「橫豎要當小女人(以符合男性對賢妻的要求),何不有風駛盡利(在未婚前盡力提高價碼)」的強烈反彈,本質上是按照這套雄性價值觀行事,是一種「要不被人支配,必先支配人」的逆反心理,如同在金融資本主義掛帥的年代,人們不務正業,爭相炒賣,兩者俱是當今社會經濟體系所造成的病態現象。

又如,有朋友說香港社會對於弱勢個體,特別是那些天生反應比較遲鈍,口齒不伶俐的人的歧視亦非常嚴重,這其實亦出自一種競相出人頭地的價值觀和支配性心理,雄性特質中的自尊心強,固然有促使人奮發拚搏的優點,但在事事以經濟利益掛帥,奉支配為原則的社會經濟體系中,則容易誘發人內心弱肉強食的原始慾望,動輒互別瞄頭,踩住人上,才能滿足好勝心,對「七」人「愚鈍」的鄙視,對「女強人」和「男人婆」的「陽剛氣」嗤之以鼻,說到底都是在主流社會雄性價值觀下的一種不自覺的心理反射。

男性又好,女性又好,每個人內在都存有雄性和雌性的特質,只是比例不同。要從根本改變現今的社會經濟體系和主流價值,一方面,制度變革是必由之路,同時,我們亦須重新審視和平衡兩性價值,了解彼此的立場和處境,保留和發揚雄性和雌性特質中各自的一些好的價值,追求原始公社母系社會時期那種沒有階級,鮮有支配,自由平等,互助互愛的理想社會境界。

請在此留言

*
To prove you're a person (not a spam script), type the security word shown in the picture. Click on the picture to hear an audio file of the word.
Click to hear an audio file of the anti-spam 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