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社會部落

Avant-garde!
Subscribe

新移民與香港相互感恩

三月 14, 2011 By: 青峰 Category: 社會透視

財政司司長曾俊華於3月2日公布6000元的「派錢」方案後,意外地引起一股圍繞香港新移民的激烈爭論,令香港好像一下子出現了兩個對立的族群:新移民和本地人。不過,香港的發展歷程告訴我們:「這種對立是荒謬的,因為香港的本地人是來自新移民,而新移民和香港,更是一個兩位一體、相互感恩的故事。」

互利共生親密無間

近百多年來的中國,充滿苦難。香港在中國「3000年不遇」的大變動中,成為英國的殖民地。1842年正式開埠時,香港水陸人口僅10000多人。這麼少的人,可以在100多年間將香港建設成7百多萬人的國際大都會嗎?當然不可能。然而,新移民卻比魔法師更厲害,將不可能變成可能。

開埠之後,陸續有內地民眾到香港謀生、定居,逐漸將香港建設成一個世界知名的商埠。二次大戰後,大量內地人因內戰、政治等因素,到香港避難。逃難而來的,有企業家、知識分子、不同行業的工人……數以百萬計的內地新移民,不分彼此,同乘「香江號」輪船,在四十年代後期至六十年代初期,為香港的工業和經濟轉型(由以轉口貿易為主變成輕工業產品出口為主)打下雄厚基礎。

1962年,突然有大量內地人偷渡來港。當時的香港人大多生活艱苦,但沒有排斥、歧視,還因感同身受而多有同情。一些熱心市民,甚至帶同食物、食水、少量現金,到邊境一帶向不相識的偷渡移民雪中送炭,協助他們到達市區。如此情景,雖是苦難,卻也彰顯了香港的人性光輝。這次被很多老一輩香港人稱為「大逃亡」的偷渡潮,為香港帶來10多萬新力軍,成為六、七十年代香港經濟大幅起飛、社會大步向前的重要推動力。

香港社會有歧視新移民的情況嗎?有的,八十年代的「阿燦」即為顯例。然而,歧視新移民從來都不是主流,比諸很多先進西方國家,香港人排斥新移民的情緒更是微不足道。新移民當中有懶人壞人嗎?有的,但勤懇老實一定是主流。負面的逆流,阻擋不了正面的主流,否則這個以移民人口為主的城市早就完蛋了。因此,香港和新移民,可謂互利共生,親密無間。

「蝗蟲論」令人痛心

近日一些針對新移民的言論和行為,着實令人非常不快:有人因反對向新移民派6000元,在社交網站成立群組,加入者數以萬計;有網民將新移民就不獲派6000元打電話到電台訴說感到受不公平對待的說話上載到短片分享網站,帶出一片聲討新移民的留言;有協助新移民的自願機構受到謾罵;有青年因舉報某網上社交群組有歧視新移民之嫌而被惡意「起底」;指斥新移民「呃綜緩」、「好吃懶做」、「沒有貢獻」等言論如江河決堤……派發6000元只是一個短期的小政策,派給甚麼人、怎樣派等問題,可在政策和技術層面上討論、解決,實在犯不着如此大動干戈。 

最令人擔憂和痛心的,莫過於前所未有地把新移民形容為「蝗蟲」。將社會上一個特定的群體視作製造饑荒災難的蝗蟲,這是對人性尊嚴何等的踐踏和侮辱!將香港目前的困局歸咎於新來港的「蝗蟲」,是多麼的無知和歪曲事實!撕裂族群,找出為社會帶來「不幸」的族群當作「替死鬼」,是多麼危險的法西斯土壤!為了區區6000元而將社會推向族群撕裂對立的法西斯危崖,這是我們熟識的香港人嗎?

感恩港人  感恩香港

開埠伊始,新移民與香港,一直彼此感恩:香港為新移民提供庇護之所、謀生渠道、發展空間;新移民在這兒建立家庭,與他們的家人一起,手胼足胝地全力報答這個讓他們得以安身立命地方。新移民與香港,共同成就香江傳奇。新移民,以及新移民的下一代和下下一代,是這個傳奇故事的主角。香港以前的新移民、香港以前新移民的後代、香港現時的新移民、香港現時新移民的後代,都是香港人。無論社會如何變化,香港感恩香港人,香港人感恩香港,都應該而且必須是恆久不變的。

(註:筆者曾經也是內地來港的新移民,落地生根多年,自問不敢妄言對香港有貢獻,但永遠對這片土地心存感激。)

本文刊於2011年3月14日《香港商報》:

http://www.hkcd.com.hk/pdf/201103/0314/HA09314CLEA.Pdf

請在此留言

*
To prove you're a person (not a spam script), type the security word shown in the picture. Click on the picture to hear an audio file of the word.
Click to hear an audio file of the anti-spam 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