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社會部落

Avant-garde!
Subscribe

美國應結束代理人外交

二月 27, 2011 By: 青峰 Category: 環球視野

阿拉伯國家革命風起雲湧,世人除了將注意力集中於西亞和北非外,也十分留意世界首強美國的動向。埃及獨裁腐敗政權於2月11日倒台,大大刺激革命浪潮蔓延,反映的不單是穆巴拉克這類政權的可恨,也凸顯美國「代理人外交」的可惡。

所謂代理人外交,就是美在外交上,於發展中國家尋找、扶植、支持親美的獨裁者作為代理人,以照顧美國的利益,而且大多是極不合理的利益。拉丁美洲這個美國「後院」和其他地緣政治上較為重要的國家如埃及等,都是美國代理人外交的主要目標。

對外政策利益至上

自由、民主、人權是美國的核心價值。然而,這只是美國國內而言。外交上,美國所高舉的,永遠只是自身利益的大旗。在這面旗幟下,代理人外交政策就大派用場。

代理人外交的好處主要有兩個。第一是簡單直接。美國只需要集中力量,在目標國家中「搞定」某一個獨裁者及與其相關的家族、組織,就可控制該國,令該國推行符合美國利益的政策。第二是有利控制。長期專制獨裁必然衍生腐敗,窒礙該國的正常發展,令其長期處於落後狀態,更易受美國宰制。以菲律賓為例,該國在二戰後本在東南亞地區中發展水平較高,在馬可斯的統治下,百廢難興,開始大規模向外輸出傭工。現在,大批菲國人民(不少具大學學歷)仍然需要長期離鄉背井到香港、馬來西亞、新加坡等地當外藉傭工。馬可斯掌權20年,於1986年被人民力量趕下台後,菲律賓至今仍不得不仰美國鼻息。

代理人政權的上台模式以及與美國的合作範疇並不完全一樣。例如:前智利獨裁者皮諾切特,是在美國的策劃和支持下,於1973年發動軍事政變,推翻民選政府奪權,執政期間內政和外交幾乎全為美國控制;埃及的穆巴拉克是在前總統遇刺後繼任,任內推行親美政策,主要在履行以埃和約及以巴問題上發揮作用;巴林、沙地阿拉伯、科威特等海灣國家實行封閉的君主專制,長期親美,甚至要由美國保護,如1990至1991年第一次波斯灣戰爭期間沙地阿拉伯讓美軍駐紮以對抗伊拉克、科威特被伊拉克侵佔後要靠美軍復國,這些國家則在石油利益和協助遏抑伊朗等方面回饋美國,至於巴林,更是美國第五艦隊的基地。

美國的代理人,受美國控制的程度、與美國的合作範疇或有不同,但專制、腐敗打壓人權等,大都十分一致。同時,這些獨裁者和政權,永遠不可能像歐洲國家一樣被美國視為盟友,而只能是利用的對象。一旦失去利用價值,美國就會棄如敝履,馬可斯、穆巴拉克等都是顯例。

惡劣外交與民為敵

統治者專制、腐敗,受害的永遠是國家和人民,而且這種傷害是長期的、難以癒合的。因此,由美國代理人掌控的國家,人民易生反美情緒,每多令美國頭痛。

拉丁美洲的人民,深受美國代理人政治所害,反美和革命意識長期高漲,革命家卡斯特羅、切格瓦拉等被奉為英雄。近年,越來越多拉美國家如委內瑞拉等「向左轉」,力圖擺脫美國的宰制,獲得可觀的進展。

在伊斯蘭世界,美國通過代理人外交,在控制石油和維護以色列安全等方面取得一定成果,但卻令自身與伊斯蘭世界的仇恨加深,往往為美國帶來巨大的挫敗,伊朗1979年推翻親美巴列維國王即為當中的表表者。另外,在親美的獨裁腐敗政權長期控制下,越來越多伊斯蘭世界的年輕人看不到出路,為極端主義提供肥沃土壤,「九一一」等反美、反西方的襲擊絕非偶然。埃及變天,美國最擔心的是埃及反美勢力會否抬頭以及以埃和約能否繼續履行,證明支持這類獨裁代理人根本無助維繫當地民心,隨時出現人去政息的局面。

由此可見,美國的代理人外交或能收一時之效,但是,無論從國際社會的公義、人道主義,還是從美國以至整個西方的長遠利益出發,都是得不償失。美國實應藉這次阿拉伯世界連環革命之機,放棄這種行之多年的惡劣外交,推行合乎全球利益而非單純美國短線利益的政策。當然,以美國一貫以來的作風,這種期望無異於緣木求魚。

本文刊於《香港商報》2011年2月26日

http://www.hkcd.com.hk/pdf/201102/0226/HA10226CLEA.Pdf

請在此留言

*
To prove you're a person (not a spam script), type the security word shown in the picture. Click on the picture to hear an audio file of the word.
Click to hear an audio file of the anti-spam 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