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社會部落

Avant-garde!
Subscribe

聯匯利港莫輕言廢除

十一月 29, 2010 By: 青峰 Category: 環球視野, 社會透視

美聯儲於11月推出第二輪「量化寬鬆」,在港元隨美元貶值、熱錢滖滖、通脹趨升、資產價格尤其是樓價繼續飆高的情況下,香港越來越多矛頭指向聯繫匯率,認為聯匯令香港失去了「利率」這件調節經濟的有力武器,有論者甚至要求特區政府盡快取消聯匯。不過,討論牽涉面廣、影響巨大的聯匯利弊和存廢問題,真的可以如此簡單和輕率嗎?

聯匯利多於弊

討論聯匯的利弊和存廢,應從當初實施此政策的緣由開始,再仔細審視其20多年來的功過以至目前及未來所發揮的作用。

由1979年3月港督麥理浩訪問北京至1984年12月《中英聯合聲明》正式簽署期間,中英兩國就香港前途問題進行了多次接觸、談判。隨前途問題而生的,是1980年代初的信心危機。1983年9月,傳出中英會談陷入僵局,信心危機加劇,觸發港元暴挫。9月16日起,港元兌美元匯價狂跌,破8算。9月24日,更驚現9.6港元兌1美元的歷史低位,是為「黑色星期六」。同日,香港市面出現搶購糧食及日用品的狂潮。這後來被稱為「9月風暴」。當時的港英政府明白信心危機已危及社會和政治穩定,遂於同年10月15日宣佈實行與美元掛鉤、以1美元兌7.8港元的聯繫匯率制度,等於為香港築起一條防範貨幣崩潰的防線,港元迅速轉危為安。

由實施聯匯至回歸,期間近14年,無論是中英談判、「八九六四」,還是末代港督彭定康時期的政爭,香港金融一直企穩,經濟發展持續向上,社會也保持安定,聯匯的作用是顯而易見的。中國政府也明白聯匯十分重要,故即使回歸前和港英有很多齟齬,都沒有批評由港英一手泡製的聯匯,並支持回歸後特區政府沿用。

自實施以來,針對聯匯的批評主要有兩次。第一次是1997至2003年的時候。1997年7月,亞洲金融風暴在泰國引爆,10月漫延至香港。國際大炒家意圖利用龐大的資金和狡猾的財技,像搞垮其他亞洲貨幣一樣衝擊港元。由於聯匯是港元的主要防線,港府傾全力死守,終於守住了聯匯,保住了港元。港元在危機中得以穩定,沒有如一些亞洲貨幣般崩潰,聯匯關係至大。

可是,力保聯匯也令利率飆升,重創股市樓市。亞洲金融風暴及隨後而來的通縮和經濟衰退,引發負資產湧現和失業人數急增等問題。那時,很多人認為只要放棄聯匯,即可令息口下降、港元貶值、復活股樓、令經濟向好云云。然而,股樓暴挫、經濟不振,最主要原因是之前炒賣過甚,責在賭徒炒家,諉過聯匯,只是願賭不服輸的「賭仔」心態而已。

的確,金融風暴期間不少人在股樓下跌中損失慘重(當中很多是貪勝不知輸的炒家),社會上出現廢除聯匯的聲音也很自然。但是,相比於股價樓價,銀行存款更是非保不可。在那困難的6年中,銀行數以萬億計的港元存款不但沒有貶值,還因持續通縮而變相升值。這不但保護了市民的現金財富,還幫助許多有儲蓄習慣的家庭在失業、減薪、經濟衰退的陰影下度過難關,對維持當時的社會穩定和復甦日後的經濟非常關鍵。看看金融風暴時亞洲一些國家和人民在貨幣崩潰之下所遭受的慘況,就知道在那個危局之中保護聯匯和貨幣有多重要了。

第二次大力針對聯匯是近月的事。由於樓價狂升不止、美國大推「量化寬鬆」、港元隨美元下挫、通脹加劇等等,一些評論再次以「不能調控利率」的老調,猛轟聯匯。如稍加分析,不難發現這些批評大多是為罵而罵。上述問題即使和聯匯有關,都不能簡單地將惡果全往聯匯身上推,更不應將聯匯的負面效果加倍放大:樓價狂升,主要責任在政府、地產商、炒家;港元雖隨美元下挫,但不是崩潰式暴挫(除非美元崩潰);通脹上升數個百分點,仍在可應付範圍,絕非災難式失控。其實,香港高度外向地依賴金融、地產投機賭博的經濟發展模式,最易引來國際大鱷垂涎。貨幣可升可跌,輕率取消聯匯,大鱷乘機再襲,將令貨幣狂貶的危機重現,市民的數萬億銀行血汗存款以至同樣是市民血汗的政府儲備隨時陡然損失大半,後果是難以想像的,亞洲金融風暴期間受盡貨幣大貶之苦的國家和人民就是前車之鑑。

檢視聯匯須宏觀長遠

由此可見,從過去、目前,以至可見的未來,聯匯都是香港的主要金融防線。施行聯匯雖有息率受制肘之弊,但來自金融安全之利則更大更多。何況,目前全球貨幣戰爭陰霾籠罩,未來全球經濟狀況不明,貨幣安全顯得更加要緊,香港如驟然放棄聯匯,無異自毀長城。

當然,香港不能「一本通書讀到老」,必須因應形勢,時刻檢視和研究聯匯制度。可惜,香港對聯匯的討論,多集中於一時的金融、經濟層面上,欠缺宏觀和長遠的視野。

十多年來兩次對聯匯的批評,多集中於眼前困難,很少提及聯匯的存廢對香港中長期的影響。同時,對聯匯的指責亦每多矛盾:1997至2003年期間,很多人指斥聯匯造成樓價暴跌、港元高企、通縮,現在又反過來指斥聯匯造成樓價暴升、港元低企、通脹,當中的矛盾是何等可笑!這些都充分暴露港式「短炒獲利」的賭博短視心態。可以預想:假如政府真的採納一時的批評意見,廢除聯匯,日後港元受衝擊而暴跌,相信今日力批聯匯的人又會急急反過要求政府恢復聯匯。可是,輕率地棄守防線,在緊急關頭時能即時重新構築嗎?

此外,社會上討論聯匯時也主要從股市、樓價、通縮、通脹、出入口等金融、經濟領域出發,絕少宏觀地連同其他必不可少的因素一併考慮。以政治為例,經濟與政治根本密不可分。中英談判期間,香港實體經濟處於上升狀態,市民普遍得享實體經濟增長的好處,貨幣實在沒有理由狂貶的,可見1983年的港元風暴及實施聯匯完全是政治(中英談判香港前途)使然。聯匯本身既是政治產物,就顯得「香港應只談經濟不談政治」這種傳統思維模式是何等荒謬!歷史告訴大家:經濟和政治永遠是互為因果的。所以,討論聯匯時,豈能不將改變聯匯可能引起的社會震盪和政治風險加以小心估算呢?

聯匯行之有年,有關制度應存還是應廢?要「存」,是「不動如山」,還是可作適當調整?要「廢」,有沒有條件廢?應怎樣廢?應何時廢?這都需要小心、宏觀、長遠地審視。總之,檢討聯匯時,絕對不能「短炒」。

載於《香港商報》2010年11月29日

請在此留言

*
To prove you're a person (not a spam script), type the security word shown in the picture. Click on the picture to hear an audio file of the word.
Click to hear an audio file of the anti-spam 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