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社會部落

Avant-garde!
Subscribe

迷信瘋高樓價失方向

十一月 16, 2010 By: 青峰 Category: 社會透視

美國時間11月3日,香港時間11月4日凌晨,美聯儲一如所料,推出第二輪美其名為「量化寬鬆(quantitative easing)」,實則為濫發貨幣的舉措。對於這個早知會來的行動,多個國家和地區都採取措施嚴陣以待,以免自身經濟為美國不負責任的熱錢洪流所淹沒。可惜,香港作為世界其中一個金融中心,在第二輪「量化寬鬆」前後的表現,卻是令人失望的:政府只是聲稱不會坐視泡沫、叫人提高警覺;坊間的財經分析多只集中在各類資產價格的升跌。而在大量「警惕」、「升跌」的言論中,「樓」永遠是主角。在刻下世界特級泡沫危機之中,香港似乎以為緊緊抱着一個「樓」字,就可以如《孫子兵法》所說的「不動如山」。香港何以如此?

樓價瘋高  轉型無望

香港的經濟泡沫,主要表現在世界頂級瘋高樓價之上。對於應付泡沫危機,社會上最多的說法是:香港實施聯繫匯率,不能自我調控貨幣和息率。聯繫匯率的確是一個限制香港金融手段的原因。可是,這畢竟只是其中一個技術的、政策層面因素,制約香港的關鍵,當是整個社會對瘋高樓價的徹底迷信。

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前,香港樓市發瘋。超瘋樓價綁架了整個經濟,一榮俱榮,一枯俱枯,從此形成了「樓價越高經濟越好」的大迷信,瘋高樓價儼然成為香港的主流「宗教」。瘋狂的狀況當然不可能千秋萬世,「插水」自是必然。當年樓價暴挫,一度聽到「香港過於集中金融地產」、「香港需要經濟轉型」等反省的說法。的確,如果香港當時借樓價大跌之機,痛定思痛,決心轉型,現在的發展會是另一光景。可是,反省的聲音實在太微弱了。在樓價大跌時,「宗教」展示出強大的力量,令大部分「受害者」將之歸罪「八萬五」,卻沒有想過樓價大跌的最根本原因是樓價不正常超高。結果,地產商要政府托樓市、負資產要政府托樓市,政府也以為一定要托樓市才能挽救經濟。官民一心之下,遂大幅改變居屋、賣地等政策,造成的後果現在有目共睹。

今天,十多年過去,寶貴的轉型機遇和時間都白白浪費掉,樓價又再次瘋高了。財迷心竅之下,樓房大炒特炒之餘,各種所謂「樓市分析」也一面倒地以1997的瘋癲樓價作為樓市的指標,甚麼「整體樓價還未到九七的水平」、「家庭入息和供樓比率較九七低,屬健康水平」、「相比於九七,現時樓市仍未見泡沫」、「樓價快回到九七家鄉」。以一個極端瘋狂的九七指標來衡量,甚至視之為滿載感情的「家鄉」,反映整個社會根本沒有好好汲取當年的教訓,對1997的瘋癲樓價不但毫不抗拒,更視之為正常和健康,以至需要充滿感情地急切「回鄉」。這難道是「荒謬」二字可以形容得了嗎?

政府和地產商在樓價瘋升、經濟泡沫循環中所擔當的主導角色,固然不必贅述,而傳媒和一般民眾,也有不可推卸的責任。對危害經濟、破壞香港勤奮精神的貪婪炒樓者,社會大眾和傳媒是加以譴責,還是如一般報章的地產版標題「持貨X月賺X百萬」所表現出的羨慕和讚賞呢?早前傳出政府要在將軍澳建新公屋,當區竟有業主因怕樓價跌而大力反對,這又是怎麼樣的心態?迷信高樓價,令香港大部分資產和經濟活動由一個「樓」字以及與之相關的金融等少數行業、財團擺佈和支配,香港還有甚麼發展空間?還談甚麼經濟轉型?還有甚麼前途可言?

寄望無殼新一代 

1997年的泡沫災難歷歷在目,但似乎已完全失去殷鑑的價值。目下樓價再次瘋升,泡沫危機日益嚴重,將來樓價泡沫爆破,百業蕭條,政府又要「托市」,炒家又再「等撈底」,甚至指望「阿爺打救」,甘當一無是處的「敗家仔」。這就是香港應該繼續走下去的不歸路嗎?如不早日突破對瘋高樓價的迷信,香港就只能在瘋高樓價的怪圈中打轉,永遠坐困泡沫循環的危城之中。可惜,這個怪圈中有一些不合理利益的受惠者(如地產商、炒樓者),也有更多自以為得到利益但實則是受害極大的一群(如一生當樓奴的小業主),怎可能妄想他們主動改變現時的荒謬經濟、社會建制呢?看來,香港要如火鳳凰般重生,只能寄望於越來越多沒有「蝸牛殼」供他們迷信的新一代了。

本文刊於《香港商報》2010年11月16日
http://www.hkcd.com.hk/pdf/201011/1116/HA09B16CLEA.Pdf

請在此留言

*
To prove you're a person (not a spam script), type the security word shown in the picture. Click on the picture to hear an audio file of the word.
Click to hear an audio file of the anti-spam 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