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社會部落

Avant-garde!
Subscribe

莫上「仇商仇富」歪論的大當

十一月 13, 2010 By: 青峰 Category: 社會透視

近來,香港社會上突然湧出了「仇商仇富」的說法,認為香港人越來越仇視商界和富人。然而,只要仔細一點看,就會發現這是一個被刻意製造出來的歪論,用心險惡,不可不防。

港人仇不公恨不義

有云「君子愛財,取之有道」,因愛財而正當地賺錢,何錯之有?香港是一個高度商業化的社會,社會一向重商、愛財,「仇商仇富」又當從何說起?

其實,所謂「仇商仇富」只是誤會,真正仇的,是不公不義。可是,仇不公、恨不義,又何以會單單跟商界和富人掛鉤呢?這就要從香港的現實情況觀察。

香港一向重商,許多正當商人利用這個重商環境,冒創業風險,艱苦經營,誠實營商,賺取應得的利潤,也為社會的進步、經濟的發展作出貢獻。這是香港成功的一大重要因素。可是,香港人發現,近年一些極少數的大財團,在政府的刻意照顧、奉迎、討好、巴結、服侍之下,實行「富商貪財,取『脂』(民脂民膏的「脂」)以盜」。通過壟斷土地這個生命、生活的最大必需品,控制市民生活的各方各面,以至綁架市民及其下一代的人生(一生當樓奴)。中小企經營日益困難,升斗蟻民生活日艱。當社會上絕大部分人感到自己的血汗日漸被榨乾榨淨時,怎能不生怨起恨呢?

即使不是地產財閥,而是利潤相對較地,產大鱷低(只是「相對」,利潤仍然可觀)的財團,也盡展「榨到盡」的本色。最近大家樂無良無恥地剋扣伙記的「飯鐘錢」即為顯例。

影響所及,在日常工作中,香港一般打工仔女的困境也就一日大於一日。無補薪無補假的特長超時工作日趨嚴重,這種無理剝削,大大打擊香港人的家庭生活和與家人的關係,健康方面的損害更難以估計。

由於有一部分商界中人通過上述種種惡劣行為,強佔社會上的主要財富,掠取毫不合理的不公義暴利,普羅大眾生活有如「王小二過年」,年青一代看不到出路,民怨實乃必然和必需,這自然容易令人誤以為香港人「仇商仇富」。可是,如果真的是「仇商仇富」,「仇商仇富」的名單上,何以永遠看不到邵逸夫、蔣震、蒙民偉、黃克競、田家炳這些令人尊敬的企業家呢?由此可見,「仇商仇富」只是一個誤會,真正仇的,是不公不義。這個誤會是由一部分為富不仁,取「脂」以盜的商人引起的誤會。他們能否代表整個商界?這個問題,得由其他有良心的商界朋友回答。

借「仇商仇富」歪論顛倒是非黑白

面對追求公義者越來越大的反彈,取「脂」以盜者豈會坐視。於是,「仇商仇富」論就大派用場。「仇商」,是對人(商人)不對事(剝削行為);「仇富」,不是出於公義,而是出於發財不成心生妒忌(自己發不了財卻妒忌有錢人)。如此,角色就會倒轉:追求公義者一下子變成了「迫害者」,他們不能發財是因為又懶又蠢又貪心,只懂無理地妒忌富商;剝削者一下子變成了勤奮聰明善良卻受盡妒忌的「被迫害者」。好一招顛倒是非黑白的無恥無良乾坤大挪移!

不幸地,很多人,包括不少追求公義的社運中人,都在無意之中着了道兒,以為香港人真的越來越「仇商仇富」,甚至以為承認「仇商仇富」是「沒有不妥」、「唔怕認」等。這對建立公平公義的公民社會是有害無益的。

「仇商仇富」歪論的意圖十分簡單和非常明顯──將剝削階包裝成「憑自己努力致富卻慘遭妒忌和逼迫」的「受害者」;將追求公義的普羅市民打成又懶又蠢又貪心又妒忌的「迫害者」。香港人,切勿上這個大當,必須堅持仇不公恨不義。

請在此留言

*
To prove you're a person (not a spam script), type the security word shown in the picture. Click on the picture to hear an audio file of the word.
Click to hear an audio file of the anti-spam 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