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社會部落

Avant-garde!
Subscribe

再論文教---珍惜、鼓勵一切交流平台

九月 24, 2010 By: 真雲中龍王 Category: 生活隨想, 社會透視

2010年7月上旬,中國共產黨領導下的中國社會科學院發表新媒體藍皮書,稱Facebook(台譯「面書」)等社交網站可能成為顛覆國家政權的工具。

中國共產黨領導下的大資產階級專政下,中華大地的文教大業被握住了咽喉。「自古以來」(按:中共保釣用語),人類文明都是在擺脫極權、自由奔放的環境之中才可發展:春秋戰國時期,列國並無常設的出入境限制和思想限制,諸子不會因為學說不同而被誅殺滅族,百家才有爭鳴的空間,中華文明才有培育的搖籃,到了秦始皇焚書坑儒,漢武帝獨尊儒術,中華思想便開始僵化;歐洲中世紀宗教霸權,壓制思想,波蘭天文學家哥白尼(Nicolaus Copernicus; Polish: Mikołaj Kopernik; German: Nikolaus Kopernikus; Italian: Nicolò Copernico; 19 February 1473 – 24 May 1543)提出日心說(Heliocentricism),違反天主教會的宗教觀,因此有威脅教會霸權的潛在危機,一代偉人在羅馬街頭慘遭活活燒死,百幾年後著名科學家加利略(Galileo Galilei (Italian pronunciation: [ɡaliˈlɛo ɡaliˈlɛi]; 15 February 1564 – 8 January 1642)秉承日心說,被教廷判為異端,下半生身陷囹圄,諸位先賢努力不懈甚至以身相殉,抗衡宗教霸權,才有歐洲的文藝復興(French: Renaissance means “rebirth"; Italian: Rinascimento, from ri- “again" and nascere “be born"),擺脫宗教霸權,始有現在的西方物質和精神文明。

不過,時代不同了。

先賢溝通交流,務必親身拜訪,最少都要互傳書信。現代人,百多年前已經發現了電磁波通訊,利用電話、電報,乃至現代的互聯網、人造衛星等,溝通根本不受地域阻隔。之前分享過的電台廣播是一例,今次我主要討論互聯網溝通。

中國共產黨運用很多權謀控制文教,用得最多的是「將工具抹黑」,承高登巴打(英文Brother的音譯)說法,我先不直接描述,我用例子說明:三五知己相約酒吧,可以討論嫖賭飲的風月之事,可以像孫文一樣,討論民族復興大業;由於有人喜歡在酒吧賣K仔,玩一夜情>>>所以酒吧就是壞地方>>>所有在酒吧傾談的都是壞事。這是很容易識破的偷換概念:就算某些(就算是大部份)在酒吧傾談的事是壞事,都不是「所有」在酒吧傾談的都是壞事,利用「酒吧談壞事」這個原因,抹黑「酒吧」這個場所,再進而抹黑在酒吧傾談的民族復興大業,不就是中國共產黨的慣技嗎?然後中共就會褒揚所謂的官方渠道,例如大學講堂、官方電視、官方電台,在這些渠道發放的資訊才是正統(當然,在這些渠道發放的資訊,都是經過篩選的);一抬一抑,拉一把打一把,就是如此。

中國共產黨抹黑Facebook等網上交流平台的邏輯亦一樣:「網上交流,隱藏身份,有人胡言亂語不須負責,資訊質素不保,所以在網上討論是浪費時間,不如多看書、多看電視、多看報紙、多聽電台啦~~~」云云。當然,中共會很妥善地控制出版和廣播,和不斷利用現有渠道宣揚該渠道的好處(例如在《明報》的商標加上「公信第一」,在TVB的新聞時段自詡「最快最真」),讓訊息過濾及愚民政策(看似)滴水不漏,繼續保持執政者比被統治者「更有智慧」。

士大夫當不自我沉醉糾黨營私,反而會利用不同平台,彼此切磋琢磨自己相信的理念和論述,就算在不同平台,都不隱藏身份,以真誠面對群眾,貫徹自己的信念,為自己言行負責。文藝復興的哥白尼、加利略、達文西,不被極權蒙蔽,不甘助紂為虐,繼續論證並宣揚自己的信念,促進人類文明。西方文藝復興,是慘痛而絢爛的。如果中國現代的民族復興,有各類自由交流的平台,我們所經歷的一定少了慘痛,多了絢爛。

面書只是工具,中共攻之奈何?

請在此留言

*
To prove you're a person (not a spam script), type the security word shown in the picture. Click on the picture to hear an audio file of the word.
Click to hear an audio file of the anti-spam 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