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社會部落

Avant-garde!
Subscribe

高鐵評論之肆──滿紙謊言的邱誠武

九月 14, 2010 By: 皇家車 Category: 社會透視

摘要:

運輸及房屋局副局長邱誠武日前在《am730》撰寫文章,吹噓香港段「高鐵」落成後的便捷。邱文寥寥五百餘字,與其說是謬誤百出,倒不如是刻意誤導市民,其心可誅。筆者不得不撰文逐點反駁。

+++++++++++++++++++++++++++++++++++++++++++++

全文:

運輸及房屋局副局長邱誠武日前在《am730》撰寫文章,吹噓香港段「高鐵」的便捷。邱文寥寥五百餘字,不妨全文轉載:

「畢打官腔」──邱誠武
七小時交通,為二句鐘會議 Vs 一小時生活圈
2010年9月10日

上月曾到廣州出席一個廣東省、香港和澳門三地政府就港珠澳大橋事宜進行商討的會議。我們一行八人,中午過後從紅磡乘坐直通車出發,再轉乘其他交通工具到廣州流化區的會場,前後用上近四小時。

會議結束後,由於未配合到直通車時間表,遂乘廣深和諧號列車,經羅湖關口返港。結果從廣州會場返回香港市區,同樣用上三句鐘多。雖然廣州至深圳的旅程只需一小時,但從深圳站走過長長的通道、排隊過關,花了差不多一句鐘。

往來廣州開會一趟,會議只用兩小時,但旅程卻花了七至八小時,交通時間成本實在太高。相信很多經常因工作、經商、探親而往返穗港兩地的市民也有相同的經驗和感慨。這種舟車勞頓的經驗將於廣深港整段高速鐵路(高鐵)在2015年完工後完全改寫。屆時,香港市區往廣州的時間便可以縮短在一小時之內,加上廣州市的地鐵和公路的改善和新的運輸建設,上落廣州可省回一半時間。另外,高鐵亦會連接國家鐵路網絡的京廣客運專線及杭福深客運專線,使香港與北京及上海等主要城市直接連通。使用廣深港高速鐵路的乘客亦可透過珠三角城際快速軌道來往香港與珠三角主要城鎮。

除了省時、便捷外,高鐵項目將進一步提升香港作為進出珠三角門戶的地位,增強內地與香港特區經濟協作,促進經濟共同繁榮與發展,以及提高珠三角在國際上的競爭能力!

作者為運輸及房屋局副局長

邱文滿紙慌言,蠱惑人心。筆者閱後怒氣衝天,故撰文逐點反駁:

單單標題「七小時交通,為二句鐘會議 Vs 一小時生活圈」已屬可圈可點:先不論紅磡往返廣州流花是否需要七小時以及香港段「高鐵」能否促成港穗一小時生活圈,邱誠武某竟用「現時來回」來跟「高鐵單程」所需時間比較,得出「七比一」的結果,已屬明顯的誤導。筆者到雜貨店買一打罐裝啤酒,盛惠七十大元;買一罐可樂,盛惠五元正,難道一罐啤酒就比一罐可樂貴十三倍嗎?《am730》是免費報章,讀者以趕上班的地鐵客為主,這些讀者多衹看標題、少有細讀內文。邱某任職傳媒逾二十年,竟會在文章標題上犯下如此低級錯誤?究竟屬專業失當,還是堂堂運輸及房屋局副局長邱誠武本人根本毫無誠信?於筆者看來,邱某刻意以旁門左道誤導市民,其心可誅。

至於所謂「七小時交通,為二句鐘會議」更是不知從何說起:既然來往廣州需時七小時,邱誠武幹嘛衹開兩小時會議,幹嘛不編排多點行程?如果邱某肯多安排一個探訪考察,肯提早三小時出發,行程便變成九時出發、一時抵穗、探訪考察、四時開會、六時回程、九時抵港,即「七小時交通,五小時探訪考察會議」,多了整整三小時!再舉個例子:各位要從香港到台灣跟三家企業洽商,會「飛一趟台灣,會見所有企業」,還是「飛三趟台灣,每次會見一家企業」?答案顯而易見。缺乏時間管理的話,縱有高速便捷的鐵路系統也是事倍功半,邱某圖以「二句鐘會議」來襯托「七小時交通」的不濟,在筆者眼中卻衹反映了邱某的管理能力何其不濟。進一步思考,如果因為高鐵縮短港穗兩地距離而徒增無謂的鐵路需求(如邱某之流,中午出發,通勤三百多公里衹為了開兩小時會議),更是對資源的重大浪費。

邱誠武指他們「中午過後從紅磡乘坐直通車出發,再轉乘其他交通工具到廣州流化區(編按:「流化」正名應為「流花」,而且在廣州市行政區劃,流花根本不是「區」而是「街道」)的會場,前後用上近四小時」。翻查列車時間表:港穗直通車車程不多於兩小時,就算邱某在紅磡站泊車進站買票邊檢上車以及在廣州東站下車邊檢出站花了四十分鐘,那一共才兩小時四十分鐘而已。難道邱某從廣州東站到流花,僅僅十餘公里車程要用一小時二十分鐘?要是邱某認為如此的話,請代表香港市民向廣州市交通部反映問題,並將結果於下期「畢打官腔」專欄向讀者報告。

實際上,坐地鐵從廣州東站到流花西端的西場站,共十個站兼轉車一次,四十分鐘而已;要是開車的話,從廣州東站經廣園快速路、內環路和解放北路到流花湖,十餘公里,塞點車,三十分鐘該綽綽有餘;不塞車的話,三十分鐘足夠渡珠江,開到芳村。常人僅花不到三小時半行程,堂堂運輸及房屋局副局長邱誠武本人卻聲稱花了「近四小時」,為甚麼?……為甚麼邱文中完全沒有提及由起點至紅磡車站的情況?

如果邱某當日是從政府總部開車出發,經告士打道、紅隧、在康莊道調頭到紅磡站,寥寥七公里卻因為紅隧間歇封閉,結果全程塞車花了四十分鐘。那麼連同紅磡往流花的三小時二十分鐘,剛好是四小時!所以邱某指「中午過後從紅磡出發,到廣州流化區,前後用上近四小時」恐怕是「中午過後從政府總部出發,到廣州流化區,前後用上近四小時」!

謎底終於解開了!邱某指「往來廣州,交通時間成本實在太高」,所謂交通時間成本,原來有整整半小時是浪費在香港市內的交通擠塞!堂堂運輸及房屋局副局長邱誠武卻對此問題秘而不談?想到底,倒不如說是邱某有心透過文字遊戲,有意無意地將高昂的交通時間成本怪罪在現存的城際鐵路系統以及廣州市的交通網絡!於筆者看來,又是一記誤導市民的旁門左道。

接下來,邱誠武又指「會議結束後經羅湖關口返港。從深圳站走過長長的通道、排隊過關,花了差不多一句鐘」。真是太扯了!筆者經常用羅湖口岸及廣深和諧號往返港穗兩地,南下回港的話,由深圳站下車起算,直至在羅湖車站開車,沿途不停留不用膳不購物不娛樂不休閒不消遣的話需時最多僅三十五分鐘而已!

可悲的是,這個政府為了不同目的,竟然對會時間、距離等科學概念有完全不同的理解及說法,而且與事實相去甚遠:當政府要推銷西九「高鐵」方案時,便吹噓高鐵總站選址如何方便,從港鐵九龍站出站,徒步至高鐵總站,直線行程四百餘米,政府聲稱衹需十分鐘左右;當邱某要撰文吹噓「高鐵」之便利,便力陳深圳車站及羅湖口岸之不便:從深圳站出站大堂出發,抵達羅湖口岸,過關後抵達羅湖車站月台,全程六百餘米,卻在邱文中被稱為「長長的通道,花了差不多一句鐘」!既然香港入境處承諾港人可於十五分鐘內辦妥出入境手續,難道從深圳站走到羅湖口岸、辦理中方出入境手續、抵達港方口岸、等候東鐵列車加起來需時四十五分鐘?要是邱某認為如此的話,請代表香港市民向深圳市當局及港鐵高層反映問題,並將結果於下期「畢打官腔」專欄向讀者報告。

邱文第三段提到:「屆時,香港市區往廣州的時間便可以縮短在一小時之內,加上廣州市的地鐵和公路的改善和新的運輸建設,上落廣州可省回一半時間」。難道這不是典型地產商的行騙伎倆?香港政府是否會全數資助兩地政府機關、各大中小型企業、豪宅以至貧民區統統搬到兩地的高鐵站旁?沒有如此打算的話,為甚麼不計算接駁兩地高鐵站的時間:從中環坐高鐵到流花需時多久?從大埔坐高鐵到流花需時多久?從大埔經深圳坐和諧號到流花需時多久?同一篇文章,描述現有鐵路服務的便要考慮接駁高鐵站時間;幻想未來高鐵服務的便完全不考慮接駁高鐵站時間。試問除了更貪得無厭的地產商,誰會比邱誠武更厚顏無恥?

一般的官腔通常衹是廢話連篇,受眾徒費時間一無所獲;這篇畢打官腔卻是誤導市民蠱惑人心,比一般官腔惡劣千倍。賣電器虛報產品性能、涉及一千數百元的小商人會成為階下囚;肆意破壞自然環境圖利的財閥至今仍逍遙法外;至於在每天印紙數十萬份的報章專欄中滿紙慌言的邱副局長更永遠不會受到制裁。那就難怪香港近年民怨沖天。

附註及延伸閱讀:

1. 邱誠武,七小時交通,為二句鐘會議 Vs 一小時生活圈,《am730》,2010年9月10日

http://www.am730.com.hk/article.php?article=22749&d=1270

2. 《港鐵城際直通車網上購票服務》,港鐵網站

http://www.it3.mtr.com.hk/B2C/frmScheduleGuangdong.asp?strLang=Big5

3. 《2010服務承諾》,香港入境處

http://www.immd.gov.hk/images/PerformancePledge/Pledge.pdf

Tags:

請在此留言

*
To prove you're a person (not a spam script), type the security word shown in the picture. Click on the picture to hear an audio file of the word.
Click to hear an audio file of the anti-spam 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