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社會部落

Avant-garde!
Subscribe

港女難嫁非因女多男少

八月 01, 2010 By: 青峰 Category: 社會透視

不知是否受到「港男港女」無日無之的爭拗影響,近年提到香港人口,傳媒和公眾每多聚焦於「女多男少令港女難嫁」之上。7月29日,統計處發表《香港人口推算2010-2039》(以下簡稱「人口推算」),公布由2010年至2039年30年間的人口推算。當天和次日,多家傳媒機構以頭條新聞報道,甚麼「女多男少」、「港女自危」、「陰陽失調」、「10女爭8男」等等字眼,將「女多男少令港女難嫁」這個話題無限放大,既進一步令雲英未嫁的女士不安,也再令一眾「反港女」的香港男士大為亢奮。可是,「女多男少令港女難嫁」是否符合事實?抑或僅是一個社會上大多數人都相信的假象呢?

筆者去年撰寫了〈港適婚人口女多男少嗎?〉一文(見2009年10月7日《香港商報》論壇版),指出根據統計處的數字,2008年香港適婚人口是男多女少,「女多男少令港女難嫁」只是近年多數港人的誤會。現在,未來的人口推算數字新鮮出爐,再加上統計處不久前發表《香港的女性及男性主要統計數字(2010年版)》(以下簡稱「兩性統計」)中所列的2009年兩性統計數字,實可全面推翻「女多男少令港女難嫁」這個根深柢固的錯覺。

適婚年齡組別男多女少

現時傳媒分秒必爭,報道時難作仔細分析,有時會無意中為社會製造了錯覺。以7月29、30日的報道為例,傳媒多着眼於統計處簡短的新聞稿中「根據撇除外籍家庭傭工的數據,人口的性別比率(即相對每千名女性的男性數目)會較高,但仍會由2009年的955下降至2039年的804」這數十字。事實上,整份報告的網上版共88頁,記者根本不可能細閱後才報道。結果,出來的假象,就是2039年會發生「10女爭8男」的情況。但是,大家可有留意,傳媒報道數字時,其實沒有剔除已婚者、幼童、老人等重要數字呢?

筆者在〈港適婚人口女多男少嗎?〉一文指出,考慮已婚、年齡、外傭等因素後,香港的主要適婚人口應有三大特點:(一)法律上准許結婚;(二)20至39歲;(三)不是外籍女傭。根據「兩性統計」第195頁的數字,除去外傭數字後,2009年20至39歲年齡組別中,女性有981000人,男性有904500人,的確是女多男少。但是,該年20至39歲從未結婚的女性(下稱「未婚女」)共539100人,從未結婚的男性(下稱「未婚男」)卻有609100人,未婚男比未婚女多出整整70000人,每1000名未婚男僅有885名未婚女,可謂「唔夠女人分」。

在「人口推算」中,統計處羅列了未來30年的男女人口,當中以最後一年,即2039年的數字較受注目。「人口推算」第23頁的2039年統計數據包括了外傭人口,第61頁的有關統計則去掉了外傭人口,然而,兩表以及報告內其他統計表都沒有列出各年齡組別的已婚男女人口推算。而第61頁顯示,2039年除去外傭後的女性總數為4714300人,男性為3788800人,每1000名女性只有804名男性。但是千萬不要忽略,這是包括了由零歲至超過85歲的所有已婚和未婚人口。除非未來30年香港的法律、道德、人倫觀念、擇偶要求等有極端翻天覆地的變化,否則很難想像連嬰兒、已婚者、老人都成為主要的適婚人口吧!可是,這個數字,就足以炮製「10女爭8男」的報道標題,令芳心未許的香港女士嚇得花容失色。

未來適婚或仍男多女少

「人口推算」未有估算未來的未婚和已婚人口,筆者非統計專才,唯有班門弄斧,根據2009年的數據,嘗試作一粗糙的推算。

以人類的生理和心理發展、需要,相信即使港人未來30年的首次結婚年齡中位數會有所上升,但20至39歲的壯年男女應仍是主要的適婚人口。2009年,這組別的女性人口有981000人,未婚女為539100人,未婚比率約佔55%,已婚女為441900人,已婚比率約佔45%;男性人口有904500人,未婚男為609100人,未婚比率約佔67%,已婚男為295400人,已婚比率約佔33%。數據同時反映,20至39歲的男性未婚比率(67%),遠高於女性未婚比率(55%)。由此看來,如果說香港女士難嫁,香港男士要娶老婆就絕對是超難。

根據「人口推算」,2039年20至39歲年齡組別中,男性有898200人,女性有1012900人。如未婚和已婚比率不變,2039年時,未婚女(1012900人中的55%)會有557095人,已婚女(1012900人中的45%)會有455805人;未婚男(898200人中的67%)會有601794人,已婚男(898200人中的33%)會有296406人。即是說,屆時壯年未婚男或會較壯年未婚女多44699人,即每1000名未婚壯男只有926名未婚壯女。陽盛陰衰啊!

不過,儘管主要適婚人口男多女少,香港女性難嫁依然是事實。「兩性統計」第25頁指出,「在1986年至2009年期間,從未結婚的女性數目上升58.4%」。看來,要了解香港女士難嫁的問題,不能單從男女人口數字出發,更不可錯誤解讀統計數據。筆者認為,如從「港女」、「港男」、「宅男」、「電車男」、「毒男」、「觀音兵」、「狗公」等針對兩性的潮語作深入研究,相信對認識和解決香港男女的戀愛和婚姻問題會有更大助益。

請在此留言

*
To prove you're a person (not a spam script), type the security word shown in the picture. Click on the picture to hear an audio file of the word.
Click to hear an audio file of the anti-spam 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