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社會部落

Avant-garde!
Subscribe

一個「樓」字撕裂香港

七月 31, 2010 By: 青峰 Category: 社會透視

近年,我們常聽到「深層次矛盾」一語,顯示香港存在嚴重問題,處理不好,恐怕會影響社會安定。甚麼是「深層次矛盾」?不同的人或有不同的看法。不過,以香港的情況而言,在矛盾之中,總能找到一個「樓」字。

要探討由「樓」字引發的深層次矛盾,當然不能不提大地產商。如細心觀察,就可看到近年香港的連串社會運動和政治抗爭,骨子裏都跟反地產霸權有關。由地產壟斷所引發的官民、官商矛盾,正日益尖銳。這方面已有許多論述,在此不贅。然而更不幸的是,由「樓」字引發的社會深層次矛盾,還不單純局限於地產商。

有樓無樓難以調和

在香港地產主導的環境下,買樓不單是為了滿足一個基本生命需要──居住,更是保存和累積財富的重要手段。擁有私人樓宇的小業主及其家人,數以百萬計。由於樓價高,業主大多將大部分的家庭收入以及青春投入住宅當中,物業就成為他們的最主要資產。以現時的樓價水平,樓價即使只是下跌一成,一個建築面積四、五百平方英呎蝸居的賬面損失就會高達二、三十萬元甚至更多。一旦樓價如1997至2003年般暴跌,業主更有可能淪為負資產。而即使樓價下跌不致立即影響日常生活,資產貶值導致一家人心理上的不安、不適卻又幾乎是必然。因此,激烈地反對政府遏抑樓價、復建居屋等這類可能影響樓價上升的措施,很多都是已「上車」的一眾小業主和他們的家人。在一些討論樓價問題的「風煙」電台節目及公開論壇上,人們常可聽到有樓一族發出「買樓應靠自己努力」、「不應為了幫助買不起樓的人而傷害我們這些憑自己努力置業的人」這類怨言。此無他,因為物業的價格,關乎業主全家人現時和日後的財富、生活,甚至社會地位,也就是業主全家的身家性命。

可是,樓價瘋高不下,對於既無法置業,又不合資格入住公屋的人,打擊最大,因為這會令他們即使省吃儉用和勞碌一生,都永遠無法安居、無從組織家庭、無力累積財富。對於這一群人,樓價跌不但沒有損失,反而是機會。現時,越來越多這一類「無殼蝸牛」(當中很多是二十多歲至三十歲出頭的年青人)向政府施壓,要求遏抑樓價、資助置業、復建居屋等,甚至提倡改變現行的高地價政策和經濟發展模式,遂與有樓一族形成不可調和的矛盾。

不可調和,是因為有樓一族認為物業是他們全家的最重要保障,無論是否經歷過負資產,他們拚了老命也要力撐高樓價,這也是促使香港樓價長升長有的一大社會動力;不可調和,是因為無樓一族認為樓價若繼續步步高升,他們不但永遠沒有安居成家的機會,更只能永遠淪為社會上的失敗者,事關在地產主義的影響下,能否買樓早已成為個人成就的一大指標。

社會撕裂穩定堪憂

以香港現時的情況,如樓價大跌,極有可能將大群有樓一族同時推向社會穩定的對立面,1997至2003年間的大跌市就是慘痛的教訓。因此,對政府及許多有樓一族來說,高樓價這座水壩,必須滴水不漏。可是,在高樓價水壩的另一邊,又有另一個銳意衝擊高樓價、由無樓一族組成的難以阻檔的洪鋒殺來,高樓價這座水壩不倒,就無法洩洪,勢必氾濫成災。如此,樓價升則無樓者受害,樓價跌則有樓者受災,而不管是「升」還是「跌」,社會的長遠安定都是最大輸家,真是「樓價升又死,樓價跌又死」。

由此可見,瘋狂投機的樓市、高得不合理的樓價,不但加深官民矛盾和民商矛盾,更將香港社會撕裂成為「有樓階級」與「無樓階級」,兩者皆人數眾多,利益上處於沒有妥協餘地的斷層和對立狀態,對香港社會的長遠穩定造成嚴重威脅。

回想起來,如果香港在2003年後能充分汲取樓價暴升暴跌的教訓,借樓價暴跌之機作經濟轉型,逃出地產主導的窠臼,令樓價穩定而長期地處於較低、較合理、大多數打工仔女都能負擔的水平,就可避免今日的困局。香港白白浪費了一次借陣痛轉型的良機,只好等待迎接下一次大劇痛的來臨了。

請在此留言

*
To prove you're a person (not a spam script), type the security word shown in the picture. Click on the picture to hear an audio file of the word.
Click to hear an audio file of the anti-spam 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