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社會部落

Avant-garde!
Subscribe

警惕「獅子山下」魔咒

三月 04, 2009 By: 凱域 Category: 新社專欄, 社會透視

近日有論者在《香港商報》發表文章,以近期香港發生的事件,例如欺騙綜援、雷曼苦主追討賠償等,論說「拚搏」和「靠自己」等「獅子山下」核心價值已經漸漸被「伸手」、「靠別人」、把事情政治化等「新核心價值」所取代,要大家小心警惕云云。(註) 我對這些言論不敢苟同。

核心價值沒變

第一,我認為大部分香港人的核心價值根本沒有改變,只是政治經濟的形勢變得越來越不有利港人發展和拼搏。香港經濟在五六十年代起飛,當時的港人雖然貧困,但是向上流動的機會卻比現在多。那時歐美的經濟開始成熟,工資變得越來越高,不得不把生產工序搬來擁有眾多平價勞動力的東亞地區,例如香港。那時,香港人可以在工廠裡打工,或者在家裡「穿膠花」做手工業,當時在工廠打工的工資並不比白領低,努力的話更可以升做「Line長」、賺錢買樓,或者開一間茶餐廳,做一點小生意,而住在鄉郊地區的市民,務農捕魚亦可以維生。可以說,五十至七十年代的香港人生活條件雖然差,但發展機會卻相較平等,對前景亦比較有希望。但在八十年代以後,情況則大為改變。首先,一部份華資企業,由於經營有道,漸漸開始壟斷市場,變成大財團。而在高地價政策(政府控制土地供應)的影響之下,土地變得非常昂貴,使香港的商舖和房屋價格急升,漸漸脫離了普通市民的負擔能力。高昂的租金亦大大提高了小市民創業的的成本,這反過來又強化了大財團的壟斷,更不用提「領匯」私有化的影響了。另外,由於港英政府缺乏長遠政策留住工業,使大量港資工廠在內地改革開放後遷住工資和土地都比香港平宜的珠三角地區,低下階層的就業機會因而大減。這些因素都減少了港人(特別是教育程度低的那一群)向上流動的機會,亦影響到他們的「拼搏精神」,因為即使拼搏,成功機會亦已減少。

騙綜援不普遍

第二,欺騙綜援絶對不是普遍現像,不能視為港人價值觀改變的證據。我們不能否認有一少部分人是在騙取綜援,但絶對不是大多數。正如香港警察多數都是盡忠職守的,但卻不能排除有一些害群之馬。另外,綜援金的數額絶對不多,僅夠基本生活,更要受到社會的岐視,稍有骨氣的人絶不會滿足於些種生活狀態。而香港是個相對富裕的社會,對社會上有需要的人應當提供幫助,難道要窮人在街上「拾气水罐」才能顯出港人有拼搏精神? 再進一步,一個人領取綜援,甘願做個受盡岐視的「懶人」,過一種非常簡樸的生活,其實亦不算是罪過,一個富裕、進步的現代社會應該包容不同的生活方式。批評者亦要記繄,《基本法》第36 條規定享受社會福利是港人的權利,絶對不是施捨。至於社會變得政治化,看似是混亂的象,是負面的,但其實可能是市民對自身的覺醒和不願做順民的表現,是正面的。以往香港市民和政府習慣把所有社會現象和議題「非政治化」。例如把商人的成功完全歸因於他們的努力和才智,而忽略當中的政治和社會因素。那篇《商報》評論中提到的那些「政治破壞法治」的例子,除了雷曼苦主圍堵銀行可能成立外,其他例子如要求中信泰富的榮智健下台、立法會用《特權法》查雷曼和以司法覆核阻撓領匯上市等,都是法律許可下的正常政治行為。其實市民在法治手段以外,懂得用合法的政治手段爭取權益,應被視為社會進步的表現。君不見社會權貴和大財團也用許多正式和非正式的政治手段例如遊說中央政府和加入諮詢委員會來為自己爭取利益嗎? 權貴能,為可小市民就不可以呢?

時代變了

時代變了,我們不能過分神化「獅子山下」傳奇,亦不需要太過害怕社會變得政治化。我們要警惕的,反而是當權者可能利用「獅子山下」傳奇所提倡的「拚搏」和「靠自己」等精神來把應負的責任推卸到個人身上。

註:李明生:〈警惕如此「新核心價值」〉,《香港商報》,2009 年1月7日

延伸閱讀:

Lam., Wai-man. (2005). Depoliticization, citizenship, and the politics of community in Hong Kong. Citizenship Studies, 9(3), 309-322. < http://hub.hku.hk/handle/123456789/48663 >

請在此留言

*
To prove you're a person (not a spam script), type the security word shown in the picture. Click on the picture to hear an audio file of the word.
Click to hear an audio file of the anti-spam 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