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社會部落

Avant-garde!
Subscribe

也談足球

六月 29, 2010 By: 栢齊 Category: 環球視野, 生活隨想

世界各地足球迷爭相觀看四年一度的世界盃,筆者亦不例外。本屆於南非舉行的賽事仍在進行,從開賽至今,過程大多沉悶,最令筆者印象深刻的是前天的兩場複賽,英格蘭和墨西哥受到球證的誤判影響,因急於扳平最終分別敗於德國和阿根廷的腳下,由此再次引起廣泛要求修改球例(Laws of the Game),加入高科技協助執法的呼聲。

修改球例與否,正反雙方意見紛陳,反對者認為引進高科技執法會導致上訴不斷,徒添爭議,令比賽經常停頓,打亂比賽節奏,令足球失去其魅力所在;支持者則強調與時並進,讓賽事能在更公平合理的環境下進行。經過和友好們的一番熱烈討論,筆者整理出三點個人意見:

首先,球例中的「越位」條款應予檢討,甚至取消。足球運動之廣受歡迎,其中一個原因是其規則簡單易明。在簡短的球例中,有關越位之條款最具爭議性,怎樣才算「平排無越位」,如何衡量越位的攻方球員不影響賽事進行,可納入考慮的因素和情景多且複雜,往往取決於球證的主觀判斷。現代足球自十九世紀發展至今,不論是球員的技術和體能以至球隊的戰術運用,俱有長足進步,後防交替採用緊迫盯人和區域聯防策略成為主流,而「越位陷阱」的佈局已證明風險高但成效不彰,加上越位與否往往在球賽中引發最多爭議,足球界須認真檢討應否取消越位條款,反璞歸真,既可減少爭議,亦可鼓勵球隊採用更快速多變的攻守策略(例如全能足球),一舉兩得。

其次,筆者贊同採用高科技協助部份的執法工作,例如可引入類似網球比賽的「鷹眼」系統,以判斷皮球是否出界或攻進龍門。為此,必須注意的是,足球跟很多球類運動不同,根據球例,當皮球仍在空中已算越界(排球、網球和籃球等則以皮球著地為准),加之足球比賽參賽球員人數多且場地面積龐大,需要同步設置全天候的視像監察,方能保證一切問題球「難逃法眼」。以上種種,牽涉一定程度的技術和成本,同時須考量相關系統的適用範圍(例如是否引用至越位和犯規動作)、上訴機制(例如在何種情況下和哪些人士(教練/隊長)能喊停賽事提出上訴)、為檢討判決所施行的準則、對確定為誤判的處理(例如是否給予被誤判的一方以定點自由球)等事宜,在確保賽事公平公正之餘,不致令球例變得像美式足球般複雜,弄成等待裁決的時間比正式進行比賽還長,遠離競技的初衷。修改球例以引入高科技系統協助執法或需相當時候,然而,一些投入少而效益高的措施,例如在剛舉行的歐霸盃賽事試行安排兩位額外旁證協助監察禁區範圍內的情況,對於減少誤判的作用明顯,可考慮立刻付諸實踐。

此外,必須承認的是,引進高科技協助足球比賽執法只能對球證「應該吹罰而未吹」的情況作出補救,例如在前述兩場賽事中,英格蘭的進球被判不入,而阿根廷攻破墨西哥大門的首個進球則明顯越位,對於這兩個「已發生」的情況,皆可通過重看監察視像來檢討判決;相反,對於球證過嚴或過急的吹罰,高科技系統則未能應對,比方說,攻方球員原處於「平排無越位」的位置進攻,並有很大機會進球,但被球證吹罰,就算攻方球隊上訴得值,其攻勢早已被打斷。由此可見,科技的進步一方面有助提升球員和球證的技術和執法水平,與此同時,賽事的發展和結果,始終受到他們偶爾的失準所影響,或是守門員接波甩手,或是神射手屢屢射門一飛沖天,或是球證過嚴執法,頻頻吹罰,打斷不少「必入」的美妙進攻,也許這正是足球以至其他運動的奧妙之處。

順帶一提,國際足協(International Federation of Association Football, 法文是Fédération Internationale de Football Association, 簡稱FIFA)因至今堅持不引入高科技協助執法而成為眾矢之的。然而,鮮為人知的是,球例的最終修改和解釋權不在FIFA,而在草創該份文件的「國際足球協會理事會」(International Football Association Board, 簡稱IFAB)。該組織是由現代足球發源地英國的四個地區足球總會,包括英格蘭、蘇格蘭、威爾斯和愛爾蘭(現為北愛爾蘭足總)於1886年組成,制定彼此間的共同競賽規則。及至1904年,FIFA成立,承認IFAB的權威地位,採用其規則作為國際足球的標準球例,並於稍後向IFAB派出代表,參與球例的修改。根據規定,「英倫四足總」在IFAB中各有一名代表,而FIFA則派出四名代表,合共八人。所有球例的修改必須得到六名以上的代表贊成,而FIFA規定其四名代表在投票時必須採取相同立場。這不僅賦予「四足總」相比其他國家足總超然的地位,亦間接成為他們保持獨立身分參與國際賽事的憑藉,是英國對現代世界芸芸影響的典型例證。雖然多年來不斷有足球界人士提出改革上述體制,但至今仍只聞樓梯響。

基於此背景,任何有關球例修改的建議和行動,不僅是對公平和合理等理念的追求,同時涉及國際間歷史傳統和各自利益(國際足協、地區足協、國家足總、球會、轉播機構、博彩公司、裁判員公會等)的考量與角力,驗證了政治無界限(politics is everywhere)的道理。話說回來,作為是次誤判受害者的英格蘭,不知會否因此而運用其特權地位,推動修改球例,從而促成變革的機遇?

請在此留言

*
To prove you're a person (not a spam script), type the security word shown in the picture. Click on the picture to hear an audio file of the word.
Click to hear an audio file of the anti-spam 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