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社會部落

Avant-garde!
Subscribe

香港經濟離不開國際政治

五月 24, 2010 By: 青峰 Category: 環球視野, 社會透視

很多港人認為香港是一個單純的「經濟城市」,應「只談經濟不談政治」,國際政治更是「關我乜事」。可是,歷史告訴我們,在香港經濟的發展歷程上,國際政治自始至今都扮演着極為重要的角色,港人不可不察。

國際政治導引百年經濟

十九世紀是西方殖民擴張的高潮,1841年,英國人在鴉片戰爭期間登陸香港島,宣布香港為「自由港」,次年《南京條約》簽署,清朝割讓香港島予英國。此後,英人在香港大力發展貿易,為本國的利益服務,揭開了香港近代經濟發展的序幕。可以說,香港近代經濟乃肇始於西方殖民擴張和清英角力這個國際環境之中。

由割讓至1949年,香港成為歷屆中國政府,包括清朝政府、北洋政府、廣州國民政府、南京國民政府與外國帝國主義的角力場。當中一些重大事件對香港當時的經濟以至往後發展有巨大影響。例如1925至1926年期間,由中共發動、廣州國民政府支持、以英帝國主義為鬥爭對象、歷時16個月的「省港大罷工」,就一度將香港變成「死港」、「臭港」,迫使英國撤換港督和調整治港政策。

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以美國為首的西方隨即對其打壓、孤立、圍堵,將英治下的香港、國民黨治下的台灣、韓國、日本、1965年獨立的新加坡等視為冷戰博弈的棋子,組成圍堵中國大陸的包圍圈。為了加強這些「棋子」的圍堵力量,美國遂全力支持這些國家和地區的經濟發展,以至後來出現了日本的經濟超強和港、台、韓、新的「亞洲四小龍」。

由於香港接鄰中國大陸,地位更顯特殊: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中央政府為打破孤立,對香港採取「長期打算,充分利用」的政策,以香港作為對外接觸的重要窗口,暫時容忍英人繼續治港;同時,西方亦利用香港這個與中國大陸南方連接的窗口,窺探國內情況。在冷戰時期,中國和西方都需要香港,大家都要維持香港當時的狀況,故中國不管如何困難、與英國關係如何起伏,都堅持向香港供應廉價食物和食水;西方則視英治下的香港為西方陣營的一部分,對香港開放市場,讓香港透過勞力密集的低端技術輕工業產品得以銷售,賺取可觀外匯。故此,戰後香港經濟起飛,與冷戰實有密切關係。

1978年起,中國實行改革開放。由於中國當時發展水平較低,又是第一人口大國,改革開放等於啟動了世界上最龐大的廉價勞動群體。西方遂調整全球經濟分工,將勞力密集的低端技術工業生產轉往中國,自身則加速發展金融及其他高端產業,同時至今仍然嚴格限制高端技術輸往中國。

中國改革開放後,香港成為國際分工的中轉站,協助中國成為「世界工廠」。改革開放的最初十多年,香港充分利用國內的廉價勞動力和土地,配合西方的市場,逐漸將本地經濟由以輕工業帶動轉型至以金融、地產、服務業為主導。可是,香港獲利豐厚的同時,也出現產業空洞化、資產容易泡沫化的情況,其嚴重後果在亞洲金融風暴期間表露無遺,而且至今仍然面對經濟轉型困難的問題。

一百多年來的歷史,證明了香港的經濟發展,從來都離不開國際政治。或者有人認為,歷史上的國際政治忘了也罷,最重要的是眼前。抱持這種觀點的港人肯定不少,否則香港的歷史教育就不會急遽萎縮、各大主流媒體有關國際政治的報道也不會「買少見少」、大學的MBA課程也不會泛濫得如此厲害了。不過,國際政治對經濟的影響力,是不會因港人對其忽視而削弱的。

港經濟仍受國際政治左右

近年,常聽到美國朝野指斥中國操控匯率,令人民幣幣值偏低。近月來,中美在匯率問題的爭拗日見激烈,甚至燒到香港頭上。3月24日,美國著名經濟學者、「彼德森國際經濟研究所」主任伯格斯坦在眾議院賦稅委員會聽證會上表示,香港、台灣、新加坡及馬來西亞的貨幣匯率被低估,建議與中國一樣,由財政部列為貨幣操控國家及地區。香港財政司司長曾俊華次日回應指,香港於1983年開始一直實行與美元掛鈎的聯繫匯率制度,故對有關說法感到「奇怪」。香港主流媒體和財經界對這次事件的分析,多從慣用的財經角度出發,也多有顯露出「奇怪」的感覺。

其實,如果從香港國際身份的轉變和國際政治的角度看,這根本沒有甚麼值得「奇怪」。回歸前,香港是英國管治,屬西方身份,扶植香港於西方有利,自然就讓香港成為「小龍」。因此,美國從不批評港英出於保持香港穩定(1983年正值中英談判香港前途問題的關鍵時期)而推行的聯繫匯率。回歸後,香港是中國治下的特別行政區,屬中國身份,要抑制中國,香港就一定不會是西方扶植的對象,而是打擊的對象。至於打擊的力度,則視實際需要而定。

或者有人認為這只是「想當然」的陰謀論。其實,國際政治本身就是充滿陰謀,為詭譎多變、無詐不成的角力場。看看美國如何扶植和打擊日本吧。戰後美國為了國家利益和冷戰下的全球戰略而扶植日本,八十年代見日本的經濟實力威脅到自己時,就通過調控匯率、日元升值、資產升值等手段,加速日本經濟泡沫化,同時加緊扶植韓國這個有強烈反日意識的日本鄰國,使其成為日本的競爭對手。結果,日本在九十年代初泡沫經濟爆破,資產大貶,至今失落了20年,還要面對韓國在汽車、電器、文化產業等多方面的強力競爭。近月豐田全球回收800多萬部汽車,與美國挽救金融海嘯後的美國汽車業有多大關係,也耐人尋味。日本經濟從八十年代可以對美國「說不」,走到今天的困局,反映日本在國際政治上始終未能擺脫美國的操控,以致無論經濟上有多大成就,都會被輕易擊倒。為了國家利益,美國對傳統盟友日本尚且如此,對新冒起的中國以及屬於中國的香港還會客氣嗎?

香港經濟應如何轉型?往後的路應怎樣走?答案都不能不從國際政治中尋找。為了香港的前途,港人再也不能對國際政治採取事不關己的態度了。

(原文載於香港商報2010年5月24日)

1 Comments to “香港經濟離不開國際政治”


  1. 麻鳩次郎 says:

    政治與日常生活每一細節也有關係

    1


請在此留言

*
To prove you're a person (not a spam script), type the security word shown in the picture. Click on the picture to hear an audio file of the word.
Click to hear an audio file of the anti-spam 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