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社會部落

Avant-garde!
Subscribe

政治制度與民主化進程:孰因孰果?

四月 02, 2010 By: 栢齊 Category: 理論探索, 環球視野

談到政治制度在中國大陸民主化進程所扮演的角色,其中一個討論焦點在於何種制度設計最能切合大陸的情況,例如應以現行體制為基礎進行改革,採納西方式的三權分立制,還是另創新猷,才能邁向全面民主。筆者無意在此為大陸的民主化進程預設立場,而只欲從理論層次闡釋政治制度的一些概念,從而探討其可能的發展。

這裡所談的政治制度,專指一國政府的體制建置、權力來源和組成形式,包括機構(如行政、立法和司法機關)的設置、公職人員和民意代表的選舉制度、機構的權責分配和機構之間的權力關係等。作為一種權力載體和資源分配機制,一國之政治制度,不論其屬性為何(民選、專制、極權‧‧‧),它一方面是統治者貫徹意志和合理化其統治的工具,亦是統治階層內部成員相互制衡的憑藉;另方面,它在很大程度上作為對特定時空的社會經濟現狀的反映和確認,這個現狀意指一國之內各種政治角色,包括政黨、傳統和新興利益團體、族群、性別、階級、地方勢力、傳媒、宗教思想團體、學術界、軍方、商界、個人以至外國勢力,他們之間通過不斷互動(或是直接或間接參與,或是被動接受和默認)所形塑出來的,亦即各方皆可接受(或容忍)並受其規範約束的遊戲規則和機制,是各自意志在特定時空內所能達致的最大公約數。縱使它能反過來影響各政治角色的行為模式,然而,一個制度能否持續和暢順地運作,亦取決於其現階段在各政治角色當中的認受程度,制度與行為互相影響。當其中一個或數個政治角色不滿足於現狀,便會通過各種手段,包括和平的(如訴諸輿論、司法、示威遊行、推動修憲或公投)、暴力的(如軍事政變、群眾暴動、內戰)、甚至外力介入(如外國武裝干涉、國際組織監察或管理),對現行制度作出不同程度的挑戰,以圖作出改變。因此,政治制度並非一成不變,而是一個動態的、不斷演進的過程。

以美國為例,自獨立至今二百多年來,其政治制度歷經若干重大改變,從獨立之初邦聯制和聯邦制的角力,參議院間接民意和直接民意的角逐(由州議會推舉vs普選參議員),聯邦和州的權力分配(例如廢奴問題及隨之而來的南北內戰),選舉權擴展至原住民、新移民、有色人種和婦女的爭議,到總統選舉人團制度的改革等。美國政治制度發展至今,雖然仍不時受到某些個人或團體的挑戰,但無可否認,它在當下得到國內各政治角色的普遍認受(或默認),當中的一些制度安排,亦未必跟世界的主流全然一致。比方說,美國獨特的總統選舉制度,尤其是「各州勝者全拿」的選舉人團制,以及不利小黨和獨立人士的參選門檻(一名總統候選人必須按照各州份的不同規定,得到該州規定數量的選民連署,甚或其所屬黨派需在那裡有一定的公職和民意代表數目,方能將其名字列於該州的選票之上),促成和鞏固美國式的兩黨政治,如以絕對的民主標準來看,美國總統選舉跟簡明的普選制度相比,存在不少差異,可是,縱然改革之聲不斷,其在美國國內仍具普遍認受性,從而使它得以順利運作和延續。

反過來看看亞洲和非洲的國家,她們大多數於過去數世紀淪為西方列強的殖民地,於二戰後陸續獲得獨立地位。這些前身為殖民地的新興獨立國家,其政治制度大多複製前宗主國的建置,以兩個最大的殖民帝國法國和英國為例,前者的殖民地獨立後大多採用法國式以總統制為主的三權分立制度,後者的殖民地則多數實行以內閣制為主的代議民主制度。這種自外移入的體制,並非自然演進,而大多是宗主國在殖民地獨立進程中主導設計的結果。雖然得到某些殖民地本土菁英的認同和採用,可是,由於在獨立進程中,前宗主國有意或無意間扶植個別政治勢力而排斥其他,俾能於撤出後保留影響力,加上該等國家的社會經濟狀況跟前宗主國存在具大差異,這些因素使得她們的政治制度往往不能充份反映現狀和得到國內各政治角色的普遍認受,從而造成受排斥者和不滿現狀者持續不斷地對現行體制作出挑戰。就算是宗主國本身,例如法國,亦經歷了帝制與共和、總統制和內閣制的多次擺盪,方形成今天的半總統制、多黨聯盟和左右共治的模式;又如同樣實行內閣制的英國、日本、泰國和新加坡,其內涵亦截然不同;而伊朗的「最高領袖–總統」二元制則介乎總統民主制(如美國)和神權專制(如梵蒂岡)之間。由此可見,世上並沒有一個放諸四海皆準的政治制度。

很多時候,人們在談論一國的政治制度在民主化進程中的角色時,都會不期然將重點放在對現行制度和主流制度進行「硬件」上的比較和批判,著重以後者為基準,以提出新制度設計的建議,往往忽略深入探討現行制度的演變歷程,包括其形成的背景,其能順利運作和延續的因素,其認受性的根源,國內各政治角色對其的態度和挑戰等。一國之政治制度所以能長期運作,必然有其存在的合理性,這跟合法合情與否以及道德判斷無涉,而只反映在特定時空下政治互動的階段性結果。

中國大陸自辛亥革命推翻帝制,實行共和以來,歷經民初的「三權分立」和兩院國會制,北洋時期的南北分裂與對峙,兩次短暫的帝制復辟,國府時期的「軍政訓政憲政」三階段及行憲後採行國父的「五權分立,權能區分」制度,到一九四九年後實行以中共一黨專政為核心的社會主義國家體制等不同進程。中國大陸的現行政治制度,是集中國的中央集權傳統、蘇維埃式的政經社體制、及以戰亂和外侮為主旋律的近代中國歷史形塑富國強兵的追求,三者相結合的產物,反映一九四零年代末期以中共為首的各政治角色,包括民主黨派、知識分子、本土資本家和一般民眾,急欲擺脫戰後亂局和西方資本主義勢力的控制,追求穩定發展和「站起來」的強烈訴求,雖然中間經受若干衝擊(如文革),但至今其基本框架和運作模式大體相同。

自改革開放以來,在連串經濟社會變革下,人民(特別是都市和城鎮居民)的生活方式出現巨大轉變,生活水平得以提升,視野得以擴闊,新的利益群體(階層)湧現,私有經濟規模漸長,人口流動頻繁,來自國外的政治經濟影響亦日益增加,這使得現行政治制度,難以繼續有效滿足前述各政治角色(特別是新興群體)不斷轉變的利益追求,出現提出變革,甚至挑戰體制的情況。八六學運、八九民運、接二連三的農村和都市民眾示威事件、上訪群體、維權律師和網絡群體(如「憤青族」和「草泥馬族」)的出現等,俱是現行制度失調的具體反映,作為權力載體和資源分配機制,它已跟當下的形勢脫節,改變已是大勢所趨。然而,怎樣的變革才能反映和配合當前和日後相當一段時期的發展?衡諸今天中國大陸各主要的新舊政治角色,無論是中共、民主黨派、學術界、私有企業主、各種利益團體和非政府組織、以至普羅大眾,大多認同在未來一段時期內,中共仍將在政治制度裡扮演中心角色。當然亦有一些持較激進主張者,但尚未形成足以改變現狀的挑戰。基於上述的認知,一個可能的發展將會像後斯大林時代的蘇共或後蔣經國時代國民黨的情況,即從強人政治轉化成派系之爭,先實現黨內民主,再通過黨內不同派系與黨外不同政治角色的互動和結盟,逐步邁向多黨政治;另一個可能性,是中共面對內部環境的嚴峻挑戰,迫使其漸次放開對傳媒、通訊和選舉的控制,讓社會大眾參政論政;至於最終的制度設計為何,是現行體制的變異,是三權分立的總統制,是以代議民主為綱的內閣制,還是其他,端看這些政治角色最終如何通過相互角力達致妥協的結果。

總而言之,一國的民主化進程,特別是對後進國家而言,政治制度既是促成體制變革的一個重要原因,亦是變革進程所能達致共識的最後結果,它是其中一個主要但不是唯一決定性的因素。如前所述,政治制度是各政治角色共同形塑出來的遊戲規則和分配機制,越是能持續暢順運作的政治制度,表示它是高度共識的產物,越能反映和配合其時的社會經濟狀況,反之亦然。人類歷史發展至今,隨著科技的進步,特別是運輸和通訊技術的長足發展,令身處不同地域人群的關係越益緊密,民主價值亦漸得普世認同,各國的政治發展,最終走向民主化的道路,已是大勢所趨,不可逆轉。同時,亦必須正視,世界各地的民主發展,不論先後,俱不是一躇而就,其速度、過程和內涵,因著各自的時、地、人、物諸因素,而有所不同。因此,在討論和研究民主化這個命題時,必須從廣義的政治體系出發,探討現行政治制度的形成背景和所面對的挑戰,同時將一國之歷史文化、各政治角色的特性、訴求和互動、社會經濟現狀、政治文化、國際關係等一系列因素納入考量,才能對民主化進程和未來的政治制度變革作出較為客觀和精確的評估。

請在此留言

*
To prove you're a person (not a spam script), type the security word shown in the picture. Click on the picture to hear an audio file of the word.
Click to hear an audio file of the anti-spam 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