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社會部落

Avant-garde!
Subscribe

高鐵爭議是香港深層次矛盾的總體現

一月 18, 2010 By: 凱域 Category: 社會透視

隨著立法會通過669億元的撥款,連月來劍拔弩張的高鐵爭議可以說是暫告一段落。平靜下來,細心想想,我們可以說它是香港數項深層次矛盾的總體現。

中港融合 VS 本土意識

高鐵爭議顯示出的第一項深層次矛盾,是「本土意識」和「中港融合」的衝突。近年中港融合成為大趨勢,多項基建工程的目的都是為了加強香港與內地的聯繫。而中港兩地的經濟交流亦日趨頻繁,不但香港有更多人在國內工作和投資,國內亦有更多上市公司來港上市和遊客來港購物,使香港迅速與內地融合。不知是否因為融合速度太快造成了逆反作用,在同一時間,一種在殖民時代後期已潛藏在不少港人心裡的本土意識竟然重新強化起來。這種意識首先體現在2007年的「天星皇后碼頭清拆事件」。當時那些保育人士(例如「本土行動」的成員),就是主要以保留香港的「集體回憶」為由,而反對政府清拆兩個碼頭。現在高鐵事件其實與「天星皇后事件」一脈相承,抗爭者反對政府為興建高鐵而清拆石崗菜園村,其中一個很重要的原因是它保留了香港本土特有的農村生活方式。而興建高鐵勢必會進一步加速香港與內地的融合,亦使部分人憂慮香港的本土文化會漸漸消失。

經濟至上 VS 均衡發展

高鐵爭議的的另一個深層次矛盾是關於發展模式。支持興建高鐵的人士多是大地生產商和與他們利益相關的行業從業員,例如工程師、測量師、會計師和其他地產和金融界人士。他們認為高鐵能加強中港經濟融合,把內地的資金和遊客帶來香港,為房地產和零售業市場注入新的增長動力。這些人一直推崇經濟發展至上的發展模式(又名「中環價值」),並認為經濟發展成果最終會透過「滴漏原理」滲漏到基層市民的手裡。反高鐵人士所持的是另一種發展觀。他們認為高鐵總站位於西九,且票價高昂,所以高鐵只是為一小撮需要經常往返中港兩地的富人使用,平民根本沒有得益,反而會因經濟發展而加劇貧富懸殊。反高鐵所代表的,是一種「均衡發展」的理念,即經濟發展不是一切,還要兼顧保育、生態、生活方式和資源分配是否正義等方面。他們認為,把高鐵總站設在錦上路不但可以節省三百多億元用作改善民生,亦可以借此發展新界西北的經濟,為當地居民提供就業機會。

精英統治 VS 民主政治

高鐵爭議突出的最後一項深層矛盾,是「精英統治」與「民主政治」的衝突。高鐵撥款能夠通過,很大程度上是因為立法會內「功能組別」議員的支持,因為如果只計算「地區直選」議員的票數,撥款是不可能通過的。所以反高鐵人士把反高鐵和反功能組別連繫起來,認為「功能組別」只是一套維護既得利益人士特權的制度,只有把「小圈子」選舉產生的「功能組別」廢除,實行「雙普選」,民意和公義才能彰顯。而支持高鐵撥款的「功能組別」議員則認為,他們的專業知識(例如工程、測量等)可以幫助立法會作出最有利香港人的決定,背後反映的,是一套「精英治國」的哲學。

有人說,高鐵爭議亦反映香港的「世代之爭」,是50後對80後云云。這點我並不同意,因為青年人比年長的人士思想激進,是每個社會的正常現象,況且,年長人中亦不乏思想進步之人,而80後當中亦有保守者。

自從總理温家寶在上月曾特首上京述職時再一次勸勉他要解決深層次矛盾,香港各界對何謂深層次矛盾都作出不同解讀,但經過高鐵一役,答案可謂已經乎之欲出,並可以總結為三點:「中港融合 VS 本土意識」、「經濟至上 VS 均衡發展」和「精英統治 VS 民主政治」。要處理這些深層矛盾,的確不容易,但盡快實行「雙普選」,卻肯定是解決問題的先決條件。

Tags: ,

請在此留言

*
To prove you're a person (not a spam script), type the security word shown in the picture. Click on the picture to hear an audio file of the word.
Click to hear an audio file of the anti-spam 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