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社會部落

Avant-garde!
Subscribe

我者vs他者

一月 13, 2010 By: 栢齊 Category: 文化思潮, 書文歌影, 環球視野, 社會透視

米高‧積遜(Michael Jackson)離世已有一段時間。隨著以其死前演唱會綵排片段輯錄而成的紀錄電影《This Is It》在世界各地的電影院上演,人們重新燃起對米高的性向和膚色的爭辯,這無可避免地涉及性別和種族這兩個跟人類的生理和文化相互牽動的概念。

僵化的性別觀(gender,非指生理上的性別biological sex)和種族歧視(racial discrimination),是自古至今其中兩種最反動的思潮,當然有人會說這是自然界物競天擇的規律所命定,但人之所以為人,人之所以不同於一般動物,在於人能通過理性思考,在人與自然,以及人與人的互動中,尋找共存共榮之道。可惜的是,基於人認知和生理上的侷限,往往使人把智慧用於不義的行為,或更可怕的是自以為是真理,將自己的意志強加於人,令其他人的身心受到傷害。

筆者曾在拙文〈雌雄莫辨〉對性別觀念作過一些討論,不贅,在此只推介大家閱讀洛楓的以下兩本探討傳媒和流行文化中的性別觀的著作:

《媒介與性/別》
(http://www.books.com.tw/exep/prod/booksfile.php?item=0010291512)

《禁色的蝴蝶:張國榮的藝術形象》
(http://www.books.com.tw/exep/prod/booksfile.php?item=0010397365)

談到種族歧視,米高身處的美國,其情況固然可議,然而,在改革開放三十年後的今天,內地的情況亦非理想,甚至比歷史上任何一個時期都要倒退,在各大城市,漢人對少數民族的偏見和歧視,俯拾皆是,而政府某些自以為保護少數民族的政策,例如對少數民族罪犯的判處從輕,少數民族學生應考公開試能自動獲得加分,在少數民族自治地區實行特殊戶口管理制度(實際上限制了人口的自由流動),在公務員隊伍中預留一定名額以取錄少數民族投考者等,皆潛移默化了族群之間的「我者/他者」之辨和深化彼此的隔閡。

就算成長於香港的我們,亦不自覺的受到這些負面因素影響,在看待跟少數民族有關的事情上存在定見。例如在H1N1流感爆發的初期,有菲律賓籍傭工患上此疫症,外傭僱主和傳媒便群起「關注」傭工在假日大批聚集,認為他們在街邊聚會和飲食會造成衛生問題,有傭工更指其僱主限制其外出聚會,而實情是,該名患病傭工只是千多名本地患者的其中之一,但輿論除了如政府宣傳建議市民避免到人多擠迫的地方外,鮮有指出香港的生活環境,以及香港人本身對健康和衛生的不重視,才是令患病人數遠超鄰近地區的原因,亦沒有對傭工們因收入少、身處異鄉和缺乏合適的聚會場所,而選擇於室外聚會,寄予理解之情,這些都是一種不自覺的歧視的表現。

當我們斥責某些人崇洋媚外,或對外國敵視中國人的舉動感到憤慨,心中會否為自己歧視少數族裔的心態和行為而有一絲的反省和愧疚?如不能通盤反思,營造真正意義上的多元族群和文化共處的社會環境,香港的國際大都會之夢,遠矣!

請在此留言

*
To prove you're a person (not a spam script), type the security word shown in the picture. Click on the picture to hear an audio file of the word.
Click to hear an audio file of the anti-spam 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