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社會部落

Avant-garde!
Subscribe

香港面對兩代之爭

一月 06, 2010 By: 青峰 Category: 社會透視

近年,香港的社會運動一浪接一浪,這些運動針對的議題不同,但都有一個共同點:年輕的面孔。運動的參與者很多都是1980年至1989年之間出生的青年,一般稱為「八十後」。近年「八十後」日益活躍,凸顯了兩代角力的局面。

「青」字打出頭

目前,在高樓價、人浮於事、社會上升階梯日窄的大環境下,香港青年面對的,是安居無期、成家無望、事業前途不明朗這類最基本的人生問題,這在近年的流行文化和城中熱話多有反映。道出青年心聲的歌曲如《一事無成》、《邊一個發明了返工》、網上「許文彪」短片、年輕醫生律師買不起樓的電台「烽煙」等,正好印證了行政長官曾蔭權在2009至2010施政報告第88點中提到青年「無奈和鬱悶」的心態。過去香港曾有「工字不出頭」的說法,今日已是「青」字不出頭了。不甘坐困的青年要「打出頭」,很容易會將矛頭指向掌控建制的上一代。

兩代衝突角力

「八十後」不滿現行建制,是可以理解的。現時主導香港的人,主要是五十年代出生,七十年代投身社會的一群,泛稱為「第二代」(可參看香港中文大學社會學系呂大樂教授於2007年發表的《四代香港人》一書)。「第二代」對香港有過貢獻,然而,隨着世界、中國、香港的變遷,他們在一些重大問題上,每每應對乏力和失誤頻頻。1997至1998金融風暴及隨後數年的經濟衰退、2003「非典」疫症、教育政策混亂、社會上最大既得利益者貪得無厭等,「八十後」在成長路途上看在眼裏,「第二代」給他們的印象,就是只懂死抱既得利益,卻無法為香港開創新局。「第二代」的無德無能和不合時宜,就成為「八十後」的集體記憶。

「第二代」和「八十後」的矛盾,也表現在生活上的追求。「第二代」生於物質較匱乏的時期,心理上追求無限財富和片面經濟增長;「八十後」生於香港最富裕的年代,精神思想上有更高的追求,這在一些追求社會公義的運動上如保護古跡、環保、反對盲目發展、揭露地產商的不良建築及售樓手法、支持菜園村不遷不拆等議題上,都有充分反映。掌控建制的「第二代」不明所以,一味哼着經濟發展、財富增值、加強競爭力等老調,形成兩代人精神思想上的巨大鴻溝。

至於「第二代」眼中的「好」,在「八十後」看來,也每多負面。例如「第二代」的「有樓階級」一向以為「樓價升代表經濟好」,「八十後」卻是「樓價升代表永遠無屋住」;「第二代」認為發展經濟就可以令整個社會得益,但「八十後」看到的卻是社會財富大幅增長的同時,貧富日益懸殊,而自己成為無產階級的機會又遠遠大於晉身為中產階級,極可能變成社會上的失敗者,永遠承受着「第二代」對他們「一代不如一代」的訓斥。

面對這個困局,「八十後」會問:「社會上的既得利益者只是出生較我們早、機會較我們多而已,但如此品德、如此才幹,憑甚麼領導香港?憑甚麼永遠騎在我們的頭上?我們為甚麼要永遠忍受他們製造出來的不公不義?」「八十後」發覺再不起來向「第二代」這群老而不「說不」,自己和香港的前途都會完蛋,為己愛港,自當奮起。如此,兩代之間出現衝突和角力,也就自然不過。

勿低估青年動力條件

現時,「八十後」雖然無權無錢無勢,卻無損他們的抗爭動力和條件。第一,青年有使命感,不忍香港繼續沉淪,這是理想和感性的動力;第二,隨着年紀漸長,青年所面對的安居難、成家難、就業難、無出路等重大人生問題日見尖銳和迫切,他們的內心也更為焦急,抗爭的動力也更大;第三,青年沒有基礎、沒有包袱、沒有出路,抗爭成本比已屆中年的中產人士低很多,故青年的「沒有」,就成為「更激」的條件;第四,青年日益懂得利用日新月異的網絡和通訊科技發動輿論和組織動員,壯大影響力,這是工具的條件;第五,比「八十後」年輕的「九十後」青少年,日漸懂事,不滿、不安的情緒也正在醞釀,反對現行建制的青年必定源源不絕,這是年齡和人數的條件。有這些動力和條件,青年絕不是建制中的權力和金錢所能輕易擊倒的。

兩代之爭己經擺在香港面前。「八十後」看不起、也不會跟從「第二代」所定的遊戲規則,故「第二代」所面對的,是一個完全不同的競爭模式。「長江後浪推前浪,一代新人勝舊人」,經常強調老舊一套「競爭力」的「第二代」,有能力和智慧面對「八十後」全新形式的競爭嗎?

(原文載於香港商報2010年01月06日)

請在此留言

*
To prove you're a person (not a spam script), type the security word shown in the picture. Click on the picture to hear an audio file of the word.
Click to hear an audio file of the anti-spam 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