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社會部落

Avant-garde!
Subscribe

東亞運與兩國論

十二月 04, 2009 By: 栢齊 Category: 環球視野

最近月餘,香港政府透過傳媒為即將揭幕的東亞運動會進行鋪天蓋地的宣傳,「共創傳奇一刻」的口號縈繞大氣電波,彷彿奧運降臨這東方之珠。在宣傳資料上,有兩個代表團的名字 -「韓國」和「朝鮮」- 引起了我的注意。

香港、臺灣以至海外華語媒體,向來慣以「南韓」和「北韓」來稱呼這兩個分治朝鮮半島南北的國家,而「韓國」與「朝鮮」則是大陸的官方稱謂。這次東亞運的主辦單位悄悄跟進,出現了大會跟傳媒採用不同稱呼的有趣現象。雖然跟「南北韓」相比,「韓國」與「朝鮮」似乎是對「大韓民國」和「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更準確的簡稱,可是這國家稱謂上的細微差異,背後卻牽涉到大陸在1990年代初對東亞地區外交政策的重大變化。

原來中共自1949年取得大陸的執政權後,基於意識形態和地緣政治的需要,從韓戰開始長期支持以金日成為首的北韓政權及其統一朝鮮半島的立場,對背後有美國支持的南韓則採取不承認和不接觸的政策,當時大陸的出版物,都劃一以「朝鮮」來稱呼北韓,對南韓則稱作「南朝鮮」,在地圖上以同一顏色顯示朝鮮半島為一個國家,而在南北韓軍事分界線的位置以跟國界線不同的線條來標示,對南韓亦只以附錄形式介紹,以表示北韓的「正統」地位。然而,隨著大陸開展改革開放路線,在以經濟利益為大前提下,終於1992年跟南韓建立正式外交關係,並支持南北韓各自以主權國家的身分同時加入聯合國,從此南北韓在地圖上被刷上不同的色調,並以「韓國」與「朝鮮」來稱呼它們,跟一般主權國家沒有兩樣。

為此人們不禁疑問,大陸同時承認南北韓為主權國家,並(至少在表面上)支持她們各自有關統一朝鮮半島的立場,但卻又聲稱這個實例並不能套用在兩岸關係上來,警告各邦交國不能跟在臺灣的中華民國,發展任何形式的官方關係或支持其加入聯合國等政府間國際組織,這是否雙重標準?

當代主權國家的構成,多採用《蒙特維多國家權利義務公約》(Montevideo Convention on the Rights and Duties of States)的四項定義,即永久的人口、清楚劃分的疆土、有效運行的政府機關、以及跟其他主權國家建立和維持外交關係的能力。在臺灣的中華民國完全符合「人口」和「政府」兩項;「疆土」方面,雖跟大陸方面主張的領土範圍重疊,其對臺、澎、金、馬和東沙南沙等地實行有效管治已六十餘載;至於「外交」,受制於大陸在國際上極力推動「一個中國」政策,臺灣現今只為二十三國承認,但以美國為首的大部份國家因著經濟或政治等利益,跟臺灣維持實質的非正式關係,並給予其駐外代表以外交豁免權。無論大陸方面的態度如何,是否存在前述的雙重標準,海峽兩岸存在兩個政府是不爭的事實,在處理雙方關係時,大陸的對手是一個由臺灣人民按照普遍原則選舉出來的政府,其合法性跟作為殖民地的前「港英」和「澳葡」當局,不可同日而語,加之大國角力錯綜複雜的關係,注定不能簡單套用「一國兩制」模式來推動兩岸的政治統一。

隨著馬英九當選中華民國總統,兩岸關係特別在經濟和人民交往上,近一年多來出現長足發展,兩岸政治談判再次被提上日程。就兩岸終極的政治關係,不論官方和民間都曾提出各式各樣的方案,主要有一國兩制、聯邦、邦聯、地方自治、一國兩府等,而較具創意的則有:

共同體(Community)模式:指參考如「英聯邦」(The Commonwealth)和「法語共同體」(La Francophonie)等,由兩岸成立一組織(共同體),共推領導人員,最好是由臺灣方面出任該組織的主席或秘書長,透過由該組織成為聯合國系統和其他國際組織的成員或觀察員,達致兩岸共同參與國際事務的願景。

君合國(Personal Union)模式:亦稱為「共主邦聯」模式,即兩岸共擁一個元首,但各自有獨立的政府和國際地位,當下的例子有英國和加拿大等十六個王國同奉英王為國家元首,法國和安道爾共擁法蘭西總統為元首,還有各自作為主權實體的教廷與梵蒂岡城國同在教宗的領導之下。這個模式的主要關鍵,是如何產生此一「共主」職位的人選。

前蘇聯的烏克蘭和白俄羅斯模式:1945年,蘇聯及其轄下的兩個加盟共和國白俄羅斯和烏克蘭,同時成為聯合國的創始會員。這個模式是運用蘇聯類似「邦聯」(confederation)性質的模糊身份,通過修改各加盟共和國的憲法,賦予她們以外交權力,從而使她們能以主權國家的身份加入聯合國或其他國際組織。套用在兩岸關係上,即可由兩岸共組邦聯,以使臺灣方面能如上述兩國般申請加入聯合國。由於這模式是美國和蘇聯兩大國在特定歷史條件下的妥協產物,援引此先例或會存在一定困難。

一族多國模式:支持兩岸統一的論點,歸根結底在於認為兩地人民同屬一個民族,統合在一個政權下是順理成章的事。然而,縱觀全球歷史,一個民族多個國家的情況並不罕見,東歐的斯拉夫民族分成若干國家已有數世紀;東南亞各國分別成為西方帝國的殖民地前,本屬同一語系族群;西亞的阿拉伯民族和中歐的日耳曼民族亦然;而東亞的南北韓更是近在咫尺、活生生的例子。以民族作為統一的根本理據,在當下的世界已越顯薄弱;加上南北越、東西德和南北也門的經驗,顯示統一所出現巨大潛在的經濟和社會成本;反之,歷史文化和經濟條件相近的國家組成區域共同體,在經濟文化等領域結合,同時保留各自的獨立性,給國家和民族間關係的發展以新的啟示。

凡此種種,似應促使兩岸重新審視形勢,在處理彼此關係時更具彈性,探索各種可能,或終有一天,兩岸會達成共識,以雙方互相認同的身分,在國際舞台上共同競合和參與。筆者嘗讀英國名相邱吉爾(Winston Churchill)的《英語民族史》(A History of the English-Speaking Peoples),回顧英國人在數世紀間擴展至世界不同角落,雖然作為統一主權實體的大英帝國最終瓦解,但以英語為媒介和基礎的文化體系,包括其思想價值觀、內閣制議會政治、法律制度、各種專業技術準則等,先後透過英國和美國兩個英語國家而遍及全球,為現代社會奠基,其影響至今仍深入各個範疇。由此可見,相對於維持政治統一的有限周期,文化體系的推展更為廣闊而深遠。當下大陸官方和民間經常提及要發展和弘揚國家的軟實力,有關方面或應考慮以漢字文化體系為基礎,不再拘泥於主權之辨,合兩岸和周邊友邦之力,共謀經社發展、價值重塑和制度創新,這對整個民族以至漢字文化圈的長遠發展,必將更為有利。

2 Comments to “東亞運與兩國論”


  1. 凱域 says:

    中共對主權和統一的崇拜,就像人們崇拜宗教一樣,可以為其生,為其死,不可改變也。

    1
  2. 高麗人 says:

    以高麗和半島旗作為統一後的國號和國旗已日漸成為共識, 不知道我們的鄰邦中國又有沒有類似的方案?

    2


請在此留言

*
To prove you're a person (not a spam script), type the security word shown in the picture. Click on the picture to hear an audio file of the word.
Click to hear an audio file of the anti-spam 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