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社會部落

Avant-garde!
Subscribe

香港能容童真嗎?

十月 03, 2009 By: 青峰 Category: 社會透視

當成年人為教學語言、學制、考試、名校攻略等忙得和吵得不可開交時,有沒有問過最受影響的一群──兒童:「你們認為怎樣?你們想要什麼?你們覺得這樣好嗎?」相信大多數成人都不會這樣問,原因很簡單:大人沒有童真,也輕視童真。

看看香港的奶粉廣告吧。廣告內的奶粉,本來主要是為兒童而生產的,但銷售對象卻是付得起錢的家長。那麼,廣告制作人就得投家長所好,以「家長口味」為原則,在熒幕前塑造家長心目中的理想孩子。廣告中的「醒目仔」,有些只會賣弄小聰明,處處搶着回答,令一眾同學仔自慚形穢,飾演老師的則回報以欣賞的眼光。至於飾演「醒目仔」的孩子,在同學仔面露難堪之色時,不斷哈哈大笑,一副「同學難堪我開心」的態度。一些奶粉廣告的幼兒演員,還得穿上整套西裝,由一眾侍應模樣的大人服侍,有如「老闆仔」,與年齡毫不相配,真是「我的天」。

這些小演員的表演,是誰教的?要取悅的對象是誰?答案只能是「大人」。成年人按照自己所需,將原本天真爛漫的孩子打扮成不像孩子的「成熟醒目老孩子」。這類廣告,充分反映香港的大人只從自己的角度出發,希望孩子變成自己心目中認為是「好」的模樣。「孩子,你喜歡廣告中的孩子嗎?」每天在熒光幕前和孩子一起看廣告的家長,會這樣問嗎?還是自以為是地在心里說:「對,我的孩子也要這樣」?

在人類社會中,童真或者是最美好的。「天真無邪」、「童言無忌」等詞匯,在在都能表現出童真的純潔無瑕和率性自由;各國各民族的童話,從兒童的純真出發,為世世代代的兒童甚至成年人帶來歡樂的集體回憶,也一併啟發了智慧和提升了道德。至於童真的「真」,更是與「假」相對的反義字,兒童之真,實能大大中和成年人世界內的虛假成分。因此,在刻下复雜的環境中,多一點童真,社會也就多一點真,多一點善,多一點美;少一點欺詐,少一點埋怨,少一點憤怒。

童真,也同時送給兒童一個浩瀚無邊的創意空間。「幻想」中的「幻」,與「幼童」中的「幼」,極為相似,彷彿「幻想」是「幼童」的專利。兒童的思想、知識沒有成年人般定型,他們以自己的童真去幻想,為創造未來而開路。成年人如能保持童真,并用於幻想,也可造福人類社會。老鼠會說話,是幻想,但美國卡通片中的老鼠卻真的會說話,還將喜樂帶給全世界的孩子,這隻老鼠的創作者,正是成年人。上世紀70年代,香港電台一群成年人,從童真出發,創作了《小時候》兒童電視劇系列,探索和歌頌了兒童的內心世界。「小小的宇宙,繽紛的宇宙,像地球,天天轉,奇妙事不斷有」,《小時候》主題曲的歌詞,將兒童內心世界的廣闊、創意、精采和奇妙,表達得淋漓盡致。兒時看過和唱過《小時候》電視劇、歌曲的,現在或已是為人父母了,還有智慧去體會歌詞中的真善美嗎?

童真是可愛的、無價的,但也是很抽象的。童真的抽象,不但令眼中只有金錢、心中只有名利、手中只有股樓的成年人,視之為「不切實際」,還愚蠢地肆意摧殘。今天香港的孩子,年紀小小,就要被迫面對成人為他們制造的競爭世界,天天都要由家長按報讀名校的需要,學習豎琴、鋼琴、繪畫、名校面試課程等所謂「十八般武藝」,更要表現得像個「成熟醒目」的大人,否則過不了入學面試的大關。

很多香港孩子,由出生後數個月開始,就要累積「資歷」,到五、六歲報讀小一時,往往已有整箱「履歷套」,當中包括各類證書文件、電腦檔案、錄像等五花八門的材料,什麼都有,獨欠童真。童真,早已被壓得灰飛烟滅了。

孩子需要童真來創造未來,社會的未來也要由孩子來創造。香港,你能容得下一丁點兒孩子的童真嗎?

(原文載於香港商報2009年01月31日)

Tags: ,

請在此留言

*
To prove you're a person (not a spam script), type the security word shown in the picture. Click on the picture to hear an audio file of the word.
Click to hear an audio file of the anti-spam 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