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社會部落

Avant-garde!
Subscribe

由「金禧事件」談到今日香港

一月 26, 2015 By: 青峰 Category: 社會透視

最近,友人在網上問我對1978年「金禧事件」的看法。在友人同意下,我將有關網上對話整理成文發表。由「金禧事件」談到今日香港,不免感慨。

友問:你對「金禧事件」有咩睇法?

我答:1978年金禧事件的經過,在網上很易找到,我就不說。這次事件的意義、影響、局限大致如下(僅個人意見):
1政府更嚴控中學校園的政治活動。
2一般中學更不敢涉足政治。
3教協的政治能量大增,張文光等參與支援金禧學運的大學生,成為日後的教協骨幹,對教協的影響力延續至今。
4司徒華主持下的教協政治運動方式,影響到日後社運及政治組織,如爭取民主回歸、八八直選、八九民運、支聯會、港同盟(後改為民主黨)等。直至近年新世代社運興起,傳統社運路線才受到嚴厲批判。
5金禧對推動八九十年代的學校營運透明、社會公義等,功不可沒。但未能推動絲毫中學校園民主化,更未能帶動中學生積極投入政治、爭取社會公義。這是時代的局限,我們當然不宜深責。而以上金禧未做到的,今天正由新一代的中學生奮力地去實現。最應批評的是,當日發動金禧運動的進步教育界,如今已成阻礙社會進步的既得利益維穩集團。

友問:政府更嚴控中學校園的政治活動。點解咁講?政府做咗啲乜?

我答:政治,很多時當權者會做而不言,做的時候也盡量不著痕跡,很多都是「你懂的」。多年前,一中學生曾對我說,1982年香港發生反日,有同學在課室貼出「罷買日貨」四字。校長如臨大敵,警告如搞政治,教育署隨時封校。教育當局不會向社會明言「搞政治就封校」,但當中的遊戲規則,學校最高管理層當然是懂的。正如麥理浩徑最初極可能是為軍事政治目的而建,但政府不會明言(可參考我寫的文章〈從遠足徑看香港軍事史〉﹝刊於《成報》和《輔仁媒體》﹞)。政治從來如此。當然,推論要小心、要合理、要理性,否則就會如中共一樣,凡事陰謀論,而其自身就成為最大的陰謀製造者。
還有一次是我親身經歷。八九民運期間,全港中學都熱衷政治,我就讀的中學也不例外。我們向一位阿SIR提出支援北京學生(如發聱明、籌款等等),阿SIR說:「要問校長。」現在想來,香港中學的校長,對政治是非常敏感的。這種思想,有長期的政府教育政策(隱性)所形成,一般市民是政府做了也不知。

友問:另外我覺得奇怪係,「罷買日貨」、「聲援民運」一望就覺好政治性,但金禧只係要求徹查校長貪污,到後來係針對新校長的管理手法,點解教會同教署反應好似如臨大敵好強硬,會唔會係佢地覺得學生背後有人煽動?

我答:當權者,不管是港英還是中共,一向害怕學運、工運會演變成政治運動,故不管有沒有煽動,都一定會「消滅於萌芽狀態」(陳希同語)。七十年代雖有大規模社會改革,實行看得見的懷柔政策,但距1966騷動和1967暴動不遠,政治氣氛仍十分緊張高壓。金禧本來只是一次反學校高層貪污的運動,但港英害怕引起連鎖反應,更害怕中共會指示本地土共乘機利用,故在其有機會由反貪事件演變成政治事件前(六七暴動由土共利用工潮引爆,後來的八九民運由反貪演變成政治事件),全力打壓。這在當時相當成功,原因為:
1港英的處事手法一向較中共高明(九七前港英越維越穩,九七後中共越維越不穩)。
2六七暴動後民心思穩(現在香港大部分人亦是維穩派)。
3七十年代中起經濟民生和廉政持續明顯改善(現在香港是經濟民生和廉政持續急遽惡化)。
4當時的香港公民意識不及現在(現在也很低,只是當時更差)。
至於梵諦岡羅馬天主教會,一向是極封閉、高高在上、保守、腐敗,內部權力鬥爭不斷,性醜聞也從未停過,也絕不可能容納反對聲音,在西方先進人士眼中,很多時被視為阻礙進步的力量(可參看電影《V煞》)。天主教會的積習根深柢固,要改革比耶穌所說的「駱駝穿過鍼眼」更難,早為世人批評。現任教宗方濟各上任後身體力行,推動改革,加強親民,早前更力數教會多項不是,受到世人愛戴,希望他的改革能至少取得一定程度的成功。
香港的天主教直接受梵諦岡領導,向教廷效忠,自然承襲教廷的守舊威權思維。當年金禧師生反對教會治下的學校貪污,教會即使未必認同貪污,也視抗爭師生為不聽話、搞事、作反,與政府立場一致,自然與官方緊密合作,將運動消滅於萌芽狀態。香港的天主教會擁有很多學校,當中不少是名校,政府明白,要在教育上維穩,就一定不能讓天主教會的權威受到師生自下而上地挑戰,遂與天主教會結合,殺一金禧以儆百校,逼令全港師生服從。何況,1978年起實施九年免費教育,中學以及中學師生的數目往後必定大增,政府恐怕如不將抗爭苗頭壓下,日後恐怕更難控制。至於一向不聽話的左校早就被邊緣化、被放棄(正如今日有土共主張放棄香港土生土長的青年),港英根本不稀罕左校服從。
事實上,百多年來,港英與天主教會關係良好,香港天主教對維護港英統治一向貢獻良多(尤其通過教育,訓練出思維上較接近西方價值的年輕人),這一點,相信中共一定明白。中共一直希望香港天主教願意接受其統戰,只是中共與梵諦岡齟齬不絕,價值觀以至政治倫理更是水火不容,香港天主教領袖甚至與中共對著幹。故中共要取得天主教會合作,在香港教育上維穩,遠難於港英,至少目前仍如是,日後就很難說。

請在此留言

*
To prove you're a person (not a spam script), type the security word shown in the picture. Click on the picture to hear an audio file of the word.
Click to hear an audio file of the anti-spam 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