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社會部落

Avant-garde!
Subscribe

公民抗命是枉法失德之剋星

六月 16, 2014 By: 栢齊 Category: 環球視野

談及自由和權力之關係,霍布斯、洛克、盧梭、黑格爾、穆勒等先賢皆抱持不同立場,共通之處為各自基於一系列形而上和倫理等哲學層面的假設。著重權力為「必要之惡」者,傾向於認為在上位者掌握凌駕知識並行為理性;而強調保障人身自由者,每每認為人性險惡之必然和權力容易被濫用;然而,崇尚民主如穆勒者亦指出過度自由會帶來多數暴政之隱憂,主張制約權力之必要,就算是經由民主選舉產生者亦然。無論諸賢主張為何,在上位者掌握權力、武力、資源和資訊,為公乎?為私耶?只在一念之間,因此必須受到制約和監督,以確保其從善如流。

強權也好,民主也罷,社群仰賴菁英領導,古今亦然,殊無異議。不論在上位者如何取得權力,其如何英明和理性(此等亦屬假定),仍當以天下為己任,一旦其漠視法度,濫權謀私,為所欲為,背離民意,已失天命,則民眾自有權反抗,乃至將其罷免。「必要之惡」乃對付真正為禍社會者之終極措施,正如「公民抗命」僅為針對在上位者枉法失德之非常手段。

絕對權力容易腐化墮落,倘若只有在上位者之「必要之惡」而無普羅大眾之「公民抗命」,處於弱勢的社群不假思索並無條件地服膺權貴,相信其一切主張和行為必屬正確而不加以質疑和挑戰,則甘地面對殖民者之不服從,馬丁路德金帶領民權運動,曼德拉推動結束種族隔離,還有成千上萬之社會運動如綠色和平、韓農、佔領華爾街… 以至辛亥革命、五四運動、八九民運、維權人士… 俱成了十惡不赦的暴民,阻礙歷史進步的罪人,其種種舉動之正當性將無從談起。須知道,「奉公守法」之「公」與「法」,群眾遵從,權貴亦然,天地之間有杆秤,不是在上位者說了算,唯以公義、公益和公意為依歸,亦要慎防以成王敗寇論斷是非。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原文載於「栢齊的異度空間」)

請在此留言

*
To prove you're a person (not a spam script), type the security word shown in the picture. Click on the picture to hear an audio file of the word.
Click to hear an audio file of the anti-spam 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