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社會部落

Avant-garde!
Subscribe

寫在五月卅五 - 國殤廿五年祭

六月 01, 2014 By: 栢齊 Category: 環球視野

「你們以為我是貪官,關鍵問題,誰不是貪官,你們能說出一個我這個級別的不是貪官的嗎?全中國,我這級別的,有一個不是貪官的嗎?中國不就是腐敗提拔腐敗,貪官查貪官,腐敗分子反腐敗嗎?這個還要我告訴你們?」── 中共廣東茂名市委前書記羅蔭國

「如今一個幹部要是不貪,不色,誰敢相信你,重用你?你工作幹的再好也沒有用。」── 中共重慶市公安局委前副書記、常務副局長文強

「中國這種體制,鬼都會腐敗。」── 中共深圳市委前書記、市長吳南生

「我在縣委書記這個職位上,在時下的社會環境中,不犯罪是不可能的。」── 中共雲南麻栗坡縣委前書記趙仕永

上述之官場黑色幽默,豈可一笑置之?一百零三年前和六十五年前的兩次政權更迭如何發生,歷歷在目,刻下的貪腐程度,甚至比那些年還要嚴峻不知多少倍,體制改革要是繼續拖延,當經濟下滑,發展放緩,各種被掩藏和壓制的社會矛盾陸續浮現,屆時不單欠缺足夠經費維穩,且難以通過重行分配公共資源以促成精英之間、階層之間和族群之間謀求共識與妥協,就算天降英才亦難力挽狂瀾。

神州大地之現代化起步比文化相近的亞洲四小龍要早,且由一黨掌權凡六十五載,何以反而更貪腐,文明進步程度反而更慢?體制轉型不是過急,相反是太慢,才導致黨國內的既得利益變得更為壟斷,反過來阻礙和拒絕任何改革,現在連「憲政」竟也成了反動辭。可以說,體制改革的最佳時機,早在廿五年前便已擦身而過,現在任何變革的機會成本和風險都異常地高,體制內外從官府到民間均不願冒險改變現狀,原理應成為領導社會進步的城市公民,反倒成維穩的中堅。

正如刻下談論已久的周案,辦不成,意料之中,辦成的話,潘朵拉盒子一開,頂層恐怖平衡勢將打破,早已上演的派系鬥爭沒完沒了,可以預期,沒可能只辦到周案為止,道理顯然易見:中常七子即使登頂後,仍必須供奉其原有上司,關照其家屬和部下,在這個只靠利益維繫且沒有民主法治的體制裡,當登頂也難保平安,有誰敢保證不會被秋後算賬?還有誰願意為高層賣命?一言以蔽之,黨國體制內的貪腐是環環相扣,試問哪個上台的能一直保持清白?習可以辦周,江胡那些元老就算不碰習,亦可搞習的下線,到時候習會為了保其下屬而給自己的反貪腐承諾打巴掌嗎?想當年,江朱也好,胡溫也罷,不也曾大聲疾呼要打貪求變反腐倡廉嗎?大家不也曾對他們抱有相同的期待嗎?為何總是沒完沒了?那個眾人寄予厚望的平民總理,最後卻成了當代和珅,中國人五千年來的官場社會人情世故,能一刀切嗎?現在來事後孔明已無補於事,廿五年來,不,六十五年來,亦不,應是九十三年來,對於這個偉大光明正確的黨之實況,不是早已看得一清二楚了嗎?還能樂觀下去,期望得一明君獨自引領大眾走出困境嗎?

無論如何,這個國度從來對弱勢嚴苛,對權貴寬容,沉默的民眾只會坐以待斃,終成高層政治亂局引致社會經濟動盪的犧牲品。如今回首,九十五年前走在廣場上那些「少不更事」的學生確是真誠愛國且高瞻遠矚,為民族守護公義的底線。當我們竭力歌頌五四運動的時候,理應一同給廿五年前為社會進步而獻身的人們討回公道。在這廿五年間成長的一代,大抵不認識劉賓雁、方勵之、王若望、嚴家其、金觀濤、戴晴、蘇紹智、劉再復、蘇曉康、李澤厚、許良英、李淑嫻、戈揚、鮑彤… 以及那個自五四後最百花齊放和百家爭鳴的八零年代,遑論同樣肇始於廣場,繼而全國響應,那場波瀾壯闊,如今卻被貶之為「風波」的愛國民主運動。畢竟,包括筆者在內的所有人,我們都是在前人以生命與良知所開拓的道路上撿現成,是歷史的「自由行」,我們這一代人有義務正視歷史,道出真相,為公義、公益和公意發聲,集合群眾力量,促使當權者進行變革,推動社會進步,建立一個公平、公開和公正的體制,以平衡分配公共資源,繼而實現民主法治,讓國民得以保障自身尊嚴和權利,正常生活,長治久安。在此謹以筆者敬佩的周保松教授給同學之勉勵作結:

「但願大家能夠一直保有自己的天真善良理想和對不義之事的憤怒。那是你最好的東西,不要隨便丟掉。千萬不要以世故為成長,以犬儒為成熟,當然更更不要嘲笑那些比我們勇敢的人。」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原文載於「栢齊的異度空間」)

請在此留言

*
To prove you're a person (not a spam script), type the security word shown in the picture. Click on the picture to hear an audio file of the word.
Click to hear an audio file of the anti-spam 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