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社會部落

Avant-garde!
Subscribe

強權的誘惑:「民主必亂論」商榷

四月 21, 2014 By: 栢齊 Category: 社會透視

日本年輕學者加藤嘉一在其〈我在美國所思考的中國式民主〉一文中這樣寫著:

「民主在這裡恐怕還時機尚早。人們首要的是穩定,而非自由;人們重視的是物質生活,而非投票權利;人們看好的是高效政府,而非民主程序。」

筆者認為上述感言建基於加藤君旅居多時的實地觀察,其對神州大地的熱情與關懷毋庸置疑。然而,將「穩定」和「自由」、「物質生活」和「投票權利」、「高效政府」和「民主程序」等看成必然對立,容易被某些企圖為強權政治辯護者引為主要論調,亦有悖於邏輯與事實,是極大的理論誤區。正如沒人能論證強權政治必然能帶來「穩定」、「物質生活」和「高效」,前強人治下的埃及、持續內戰的敘利亞、天然資源豐富的緬甸和利比亞、先軍指導的朝鮮、海市蜃樓般的中非帝國...強權政治帶來不穩定和民不聊生,同樣數之不盡。

當今一些躲在封建獨裁高牆背後,貌似成功的強權,與其說能夠達致「穩、物、高」,不如說只是對於其所統治的個別地區、行業和階層(如沿海、主體民族、城市、工商業、資本家、白領、幹部集團)而言,對於另一邊(如內陸、少數民族、農村、漁農業、個體戶、藍領、弱勢社群),則是無休止的剝削、壓迫、腐敗、不公和混亂。強權外衣遮蓋下的權力和利益壟斷,其所造成的失序、凋敝和低效,遠比它所高調宣傳的「優越性」多出不知凡幾,體制內濫權瀆職普遍,資源消耗不成比例,價值觀嚴重扭曲,國家財富和機要資訊大量流出,反貪腐越反越貪,發展愈快浪費愈多,效率低下已反映在各種經濟和環境數據,其隱憂之多,對國家長遠發展之負面影響深遠,罄竹難書。

那何以強權仍得以維持多年?部分確實源於一定時期的施政績效,而更大程度上是適逢世界經濟大轉型和重新分工,資金源源流入,最先是引進僑資,而後外資眼見前者得以低成本生產獲取巨利,亦爭相湧進。因此,強權數十年來賴以維持其統治所累積的資本,靠的是兩大支柱:一是對其國內弱勢的持續剝削,二是各國外資的不斷供養。從這個意義來說,舉國上下以至全球實為維繫強權統治的共謀,後者的權力純粹基於金錢和物質之上,倘若發展放緩,經濟蕭條,其生命力遠比擁有堅實的制度基礎和價值體系的社會為之脆弱,面對施政失誤所帶來的壓力和挑戰,民意反彈亦因缺乏法治程序規範而無法全面評估和適當應對,徒增「爆煲」風險,強權下的國家一旦人治失靈,猶如斷線風箏,後果難料。

放眼寰宇,失序、凋敝和低效的強權比比皆是,主要原因是他們皆沒能建立和平轉移權力的機制。誠然,民主也好,強權也罷,跟「穩、物、高」均沒有必然關係,重點在於一個社會如何運作其政治,而發展成熟的民主制度,能解決權力繼承的不確定和創造法治所帶來的可預期性,這些都是強權政治的盲點。現代社會民智已開,通訊發達,資訊流通,任何封閉和壟斷的強權政治終無法以權術和高壓長遠維持。普選民主未必是富國強兵的方程式,卻是一個政權取得統治合法性的最佳保證,讓社會能「執着於個人自由與民主程序,哪怕物質生活差一點,政府做事慢一點。」(加藤語)至於從強權轉型至民主政體的過程如何,內涵如何,能否達成人盡其才、地盡其利、物盡其用、貨暢其流、政治清明的理想目標,將取決於社會自身凝聚共識和維繫體制的智慧和決心。

無可否認,不論何種政治體制,離不開精英領導,分別在於如何在精英之中擇優而仕。強權政治縱或有權力繼承機制,亦是黑箱作業,加之由一政黨或一集團壟斷,缺乏有效制衡,如前所述,每次權力轉移總存在極高的不穩定性,種種派鬥甚至兵變的傳言甚囂塵上,在在顯示強權政治普遍存在的繼承危機,而當中的利益由壟斷集團獨佔,機會成本和風險則由舉國承擔。歸根結柢,並非人民怕民主,而是當權者害怕人民覺醒,懂得如何通過建立公民社會自尊、自救、自理,知道原來民主比強權更能長遠達致穩定、富足和高效,從而權貴便會失去他們的特權和既得利益,終日被置於民主監督下,戰戰兢兢地行使權力,這才是他們堅決抗拒民主,天天「不能亂」掛嘴邊的原因。

當下的埃及是「民主必亂論」者最喜愛列舉的例子,然而,就算埃及置於強人統治之下,數十年來亦沒有給人民帶來「穩、物、高」。埃及的問題並非民主制度本身,恰恰是經過投票上台的當權者破壞民主程序,當規則不獲一方(當權者)遵守,群眾才被逼訴諸體制外手段以守護民主體制讓其重回正軌,這是公民抗命的緣由,亦是民主政治的精髓所在,臺灣的「太陽花學運」即為明證。

再來看看堪稱強政厲治典範的新加坡,其民主體制並不完善,人所共知。但不要忘記,其信奉精英主義,對民主政治素來疑懼的「國父」李光耀也得承認,每五年一次的國會大選是警惕和鞭策執政黨繼續以公共性為施政依歸,防範其腐化墮落的必要手段(見湯姆‧普雷特(Tom Plate)著,張立德譯,《李光耀是狐狸?還是刺蝟?你所不知道的李光耀》,臺北:聯經,2011)。三年前的獅城大選,在野黨首次一舉奪得國會十分之一的議席,對於社會和朝野都是莫大的震撼和反思,足證秉持和實踐公平參與、公開競爭和公正制衡等民主核心價值,何其重要。

民主體制雖不能完全保證規則得以施行,權力不被濫用。然而,跟強權政治不同,一樣是精英領導,在民主體制下,就算免不了精英階層掌握不對稱的資源和話語權,仍必須由社會整體藉由公開討論和法定程序,通過普選授予其地位與權柄。民主體制倘若為社會各階層所共同遵守,能達致政治的可預期性,確保權力和平及有序轉移,長遠來說對精英領導和民眾福祉均有裨益。禮義廉恥,國之四維,公義重於私利,觀念決定價值,程序規範手段,唯有建立民主與法制,告別強權和人治的迷思,方能長治久安,人心安定。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原文載於「栢齊的異度空間」)

請在此留言

*
To prove you're a person (not a spam script), type the security word shown in the picture. Click on the picture to hear an audio file of the word.
Click to hear an audio file of the anti-spam 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