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社會部落

Avant-garde!
Subscribe

荒謬的「二百年一遇」

四月 04, 2014 By: 青峰 Category: 社會透視

3月30日晚,香港大風、暴雨、冰雹交加,有大商場變成「水舞間」、有港鐵站出現瀑布、汽車在雨中行駛有如潛艇……情況的確罕見。不過,「罕見」還是曾經出現過,「首見」才真的令人大開眼界。這個「首見」是甚麼?「二百年一遇」是也。

3月31日,渠務署表示,3月30日晚的暴雨屬「二百年一遇」。怎樣「二百年一遇」?大家不妨憑一點點的常識、找一點點的資料看看。

1972年6月,香港連降大雨,6月16日至18日期間,三日總降雨量達652.3毫米。持續暴雨之下,6月18日,九龍觀塘翠屏道木屋區及香港島半山區旭龢大廈先後發生山泥傾瀉及大廈坍塌慘劇,造成156人死亡、117人受傷,成為香港歷史上傷亡人數最高的雨災。「六一八雨災」也成為很多老一輩香港人的集體記憶。

1992年5月8日早上,香港突降暴雨,早上六時至七時的一小時內,天文台錄得109.9毫米雨量,打破當時紀錄。由於政府應變不力,市面出現嚴重混亂,學生上課更是險象環生,當時的教育署因沒有及時宣佈停課而成為眾矢之的。事後,天文台建立暴雨警告系統,成為時所用的黃色、紅色、黑色三個警告級別。

2008年6月7日,天文台在早上八時至九時錄得145.5毫米雨量,是有記錄以來一小時的最高雨量紀錄。

再看看剛過去的3月30日大雨吧。暴雨只下了三、四小時,下午九時至十時期間,雨量最大,香港天文台錄得56毫米。在三至四小時內,九龍及新界廣泛地區錄得超過100毫米雨量,元朗、屯門、荃灣及沙田的雨量超過150毫米。看到了吧,單看雨量,2014年3月30日的大雨,根本無法和1972年(距今42年)、1992年(距今22年)、2008年(距今6年)相比。單憑上述三例,加上香港1841年開埠(英軍是年登陸港島,宣佈香港為「自由港」)至今僅173年,就可知「二百年一遇」是何等荒謬了。

香港日後會不會出現更多特大暴雨?我們不知。但可以肯定的是,經過這次暴雨,「二百年一遇」已經成為一個基數,是「最低消費」。日後的「三百年一遇」、「四百年一遇」、「五百年一遇」、「一千年一遇」都會陸續出現。很快,這個數字會達到「五千年一遇」、「一萬年一遇」……治水的大禹在九泉之下看到,定必瞠目結舌、自愧不如,因為港官能遇上並治服「百萬年一遇」的大雨。

為什麼會有「二百年一遇」這種可笑兼白癡的論調?這是師法北方。北方的「多少百年一遇」,多為官員借天災推卸防災、救災不力的藉口,早成民眾無奈的笑柄。現在終於由港官親自引入香港。這反映港官的質素正日益與北方「融為一體」。加快香港與北方融合,是香港政府的基本目標。

本文刊於2014年4月4日《成報》「眾議院」中的「橫眉青鋒」專欄。《成報》同意轉載。

請在此留言

*
To prove you're a person (not a spam script), type the security word shown in the picture. Click on the picture to hear an audio file of the word.
Click to hear an audio file of the anti-spam 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