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社會部落

Avant-garde!
Subscribe

IMF「施援」 烏克蘭危矣

四月 03, 2014 By: 青峰 Category: 社會透視

在社會動亂、國家分裂、財政瀕潰、強敵壓境等重重危機下,烏克蘭又面臨新的威脅。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3月27日宣布,已經與烏克蘭當局達成協議,今後兩年內,IMF將向烏克蘭提供總額高達140至180億美元援助。而未來兩年,國際社會對烏克蘭的資金支持將高達270億美元。表面上是「支持」和「援助」,但實際情況卻是另一回事。

IMF介入烏克蘭,將會為該國及其人民帶來甚麼?在回答這個問題前,應先回顧一下IMF「解救」危機的往積。現以曾受IMF「支持」和「援助」的韓國以及俄羅斯的慘痛經歷,一窺在IMF「施援」 之下,烏克蘭將會出現何種情況。

IMF惡行磬竹難書

1997至1998年亞洲金融危機期間,韓國大受衝擊,不得不向IMF求助。IMF開出緊縮、財控、裁員、接受監管等極苛刻的「改革」條件,幾乎等於是將韓國變成其經濟附庸,同時令多種民生必需品價格飛升。這不但加深韓國人在經濟危機中的困難,更大大侵犯了韓國的主權和尊嚴,韓國人視為奇恥大辱,奮起抗爭。當時韓國總統金大中,早年因對抗軍人獨裁政府而屢遭迫害,於風雨漂搖中通過全民大選上台,在能力上和道德上得國民信任。韓國政府和人民團結一致(人民紛紛向國家捐出黃金的場面感動世人)、忍辱負重,加上經濟底子厚,不出數年,不但還清債務,徹底踢走IMF,經濟更大幅提升,勢頭至今強勁。

1998年,俄羅斯爆發金融危機,IMF介入。一如其他曾受IMF「打救」的國家,俄羅斯在IMF影響下情況更壞,人民大受其害。此外,IMF但求緊縮,不問國情,結果,所借出的款項很多都落入有勢力的集團手上,進一步令更多國有資產遭到利益集團甚至黑道勢力侵吞。至於緊縮和「改革」的痛苦,就全部由一般平民承受。經此衝擊,俄羅斯政經形勢大壞。2000年強人普京上台後,形勢才逐漸喘定。

以上只是IMF所作所為的冰山一角。IMF不是「受援」國經濟問題的根源,但卻經常扮演趁火打劫的角色,在一些國家出現經濟危機時以極苛刻條件借款,犧牲「受援」國的經濟主權和人民的利益,確保其本利俱還,最終得益的,只有IMF背後的西方金融財團。IMF在世界各地的惡行磬竹難書,包括造成「受援」國糧食緊縮和糧價飆升,危害人命。關於IMF的「豐功偉績」,2001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斯蒂格利茨(Joseph Stiglitz)多有批評(尤其是影響「受援」國人民生活和生命必需品的緊縮政策),他在多部著作中有非常詳細的描述和分析。

重施故技逼迫烏國

IMF善於將一些國家的危機轉化為IMF自己的機會,烏克蘭危機也不例外。依據最近IMF和烏克蘭達成的協議,IMF提供「救助」的前提條件是烏國政府需要「改革」一系列關鍵而又敏感的經濟政策和部門,包括貨幣政策、匯率政策、財政政策、金融部門、能源部門等。據烏克蘭媒體3月26日報道,為獲取援助,烏克蘭當局宣布其民用天然氣價格自5月1日起將上升50%,水電價格將自7月1日起上升40%。烏克蘭總理亞采紐克在議會發言時也表示,縮減2014年國家預算開支,政府部門將裁員2.4萬人。

從IMF這次對烏克蘭的「援助」來看,又是一如以往地重施故技,以「改革」為名,逼迫烏克蘭大舉緊縮、大量裁員、大幅提高基本民生必需品的價格……從其他國家過往的慘痛經驗看,實在不能不為即將接受IMF「援助」的烏克蘭擔心。

烏克蘭沒有當年韓國的經濟基礎和國家團結(相反正鬧分裂)、沒有俄羅斯的強大,更不幸的是身處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及俄羅斯的國際政治鬥爭旋渦之中。現時烏克蘭正遭東西夾擊:東面的俄羅斯不但有能力向烏克蘭實施經濟、能源等制裁(2009年突然中斷輸送天然氣即令烏克蘭屈服),還以大軍壓境;西方支持烏克蘭建立反俄政權,卻對變天後的烏克蘭口惠而實不至,最後更落井下石地送來可怕可憎的IMF。俄羅斯或暫時不會入侵烏克蘭,但幾可肯定的是,不必俄軍入侵,IMF的「援助」已足以在烏克蘭引發慘烈內爆。烏克蘭,無論國家和人民,都前境堪虞。

本文刊於2014年4月3日《香港商報》,個別字眼略有不同。

請在此留言

*
To prove you're a person (not a spam script), type the security word shown in the picture. Click on the picture to hear an audio file of the word.
Click to hear an audio file of the anti-spam word